第六章 阿育王传记

来源:印度佛教史  作者:多罗那他 著 张建木 译    发布日期:2014-03-18  编辑:仁增才让

    在那个时候大约是阿育王成为青年的时期。

    关于他的传说如下:属于他卢族,在瞻钵那有日种王尼弥多,左右有臣属五百人,财力雄富,统治北方之地。他最初有六个儿子,即逝黎耶那、罗谛迦、商其迦、陀尼迦、钵土摩迦与其第六子比多罗。有一个时期一个商主的妻子与国王会合因而怀孕。正当国王的母丧除忧之日商主的妻子生了一个小孩,因是除忧日所生,所以取名无忧(阿育)。长大时,精通六十种技艺、八种观察、文字和手算术。其时臣子们在人众中向一个婆罗门占相师询问国王的儿子谁该嗣位。他说;“吃最殊胜的食品、穿最殊胜的衣服、坐最殊胜的坐具的那个人。”于是两个地位高的大臣背地询问,他说:“最殊胜的食品是米饭,最殊胜的衣服是粗布,最殊胜的坐具是地”。国王其他的儿子享用充裕,阿育只受用普通衣食,因此知道他该作国王了。中间尼泊尔和佉悉耶等地众多山民叛乱,派遣阿育带兵征讨,很容易地就把山民平定了。制定赋税、擒获祸首、定决岁贡,献于国王。国王说:“你的聪明、力量、勇气各方面都使我喜欢,你希求什么我就给你。”答:“在这里其他弟兄们侵害我,请许可我在波咤厘子城住,并且给我一切享用资具。”给与之后,就在那个城建立五百处园林,女乐千人环侍,日夜嬉游享乐。

    之后,摩揭陀国遮摩沙王逝世,他有十二个儿子,有的虽然登了王位,但不能护持国土。大臣婆罗门犍毗罗尸罗摄政几年。那时他和尼弥多王结下冤仇,长时期在恒河岸上交战,国王六个较大的儿子都投入战斗。不久尼弥多王也去世了。顾虑公布了国王死去的消息会增大摩揭陀人的力量,因此秘不发丧,由两个大臣自理国政。七天以后,被城市中的居民知道了,不听他俩的话。他们想起了从前婆罗门的预言指的正是这个时候,于是迎阿育即位。六个王子战胜了摩揭陀,得到了六座城。那天听说阿育已登王位,于是偕同五百臣属不到恒河以北,在王舍城等五座城,第六子在鸯伽城,在此六座城中大王子各登王位。

    第一王子信仰顺世学派的秘句,次子信仰大自在天,三子信仰毗瑟纽天,四子诵持吠檀多秘语,五子信尼犍子学派的迦那迦,六子信仰名叫婆罗门姑奢子的梵行者,他们各自经营处所。

    阿育王依靠毗梨具族的仙人的供养空行母与罗刹的语句,以邬摩天女以及尸林女鬼为本尊。此后数年之间耽于爱欲,因此称为迦摩阿育,即爱欲的无优。

    之后与诸兄不和,交战多年,终于杀掉六位兄长以及五百臣子。毁灭众多城市,雪山与宾陀山之间的国土都受他的统治。嗔暴转增,若不作刑罚等事,心就不坦然,饭也吃不下去。早晨命令作了杀戮、捆、打等刑罚,然后心安理得地进餐。象这样阿育王作战的故事很多,因为没有必要所以不述。以上为地自在贤所说。我虽听到一些印度人口耳相传的史话,此处也不录了。

    那时由于一些邪见婆罗门的鼓动,励行生命祠祀,特别是由于毗梨具族牛耳仙人指教若杀一万人作为祠祀,不但国上扩大而且成为解脱之因。因此就建筑一个祠祀堂,到处寻访能杀一万人的人,但一时得不到,最后在抵罗呼底城求得一个旃荼罗族人。国王亲自承诺,凡应杀死的人送入堂内,若不到一万时有人到那里就杀死,这是立誓供养遮苦行女(邬摩)。以此方式杀了大约一两千人时,刑吏到城外漫游。有一个比丘打算遮止此人的行为,讲解了杀生的罪业、地狱的种种故事,可是未能唤醒此人善报,刑吏反而想,“以前斩首杀人,现在应该如同从这个比丘所讲的故事中听到的那样焚烧、剁碎、剥皮等等杀人才好”。这样杀死多人,死于祠祀堂的人约有五千。此时以前的名称改变,改称为旃荼罗阿育,即暴恶的无忧。

    此时有耶舍阿罗汉的弟子一个住于加行道证悟的多闻沙弥,路过不知,来到祠祀堂之内。刑吏将用剑砍下时,他问这是什么原因。刑吏述说过去的事情,沙弥说:“那末七天以后再杀,这个期间我也不到别处去,就住在这祠祀堂里”。刑吏说:“这样也好”。此人由于在祠祀处看到充满肉血骨骸内脏等等因缘,无常等圣谛的十六行相现前,不到七天即证阿罗汉果,并成就神变。

    七天过去以后,刑吏以为以前没有这样装束的人来到这个堂里,用此要用前所未用的杀法。把沙弥放进装满芝麻油的大铜锅里,升火烧熬,火昼夜不熄,但此沙弥身体丝毫不受损伤,于是通知了国王。国王生起好奇心,因此来到祠祀堂。当时刑吏持剑奔来,国王问这是为什么。刑吏答:“这是国王亲自立的誓言,不满一万人时,凡来到这个堂的人一律杀死”。国王说:“若是如此,你自己比我先来,那末先杀死你吧。”两个人正争论时,沙弥示现降雨、闪电、腾空等神变,国王与刑吏极为敬信,顶礼足前,菩提种子大为醒觉。

    之后,沙弥说了法,国王对罪业大为追悔,毁坏了祠祀堂,为了净除罪业请沙弥留住。沙弥说:“国王,我没有能力指教你净除罪业的方法,东方鸡欢喜园有亲教师阿罗汉耶舍度婆阇,他能净除国王的罪业。”国王遵从教导,送信到阿罗汉面前说:“圣者请来波咤厘子城,净除我的罪。假如圣者不到这里来,我就到您那里去。”耶舍阿罗汉知道若是国王前来就会给多数人带来损害,因此亲身前往波咤厘子城。每天白昼在国王身边说法,每晚到庙中为四众传授经教,自从与耶舍阿罗汉会见之后,国王的信心大为增长,昼夜以作善行度日,每日供养比丘三万人。

    其间,耶舍阿罗汉住在摩揭陀等其他地方时,国王所遣商人约五百人到宝洲采宝。他们航行成功了,满载各种珍宝返航。他们在海的此岸停泊休息时,诸龙掀起海浪,一切货物尽人海中。

    之后他们依靠别人维持生活逐渐返回,一时传称这些商人七天当到波咤厘子城。由于没听说过他们的经过情形,无数的婆罗门,遍行者,及一般人众集合起来,想要看看这些珍宝的颜色和稀有的优点。到第七天国王偕同人众到达林苑,看到那些商人仅着上衣,狼狈而来,太不象话,大家哄笑而散。国王询问原因,商人陈述经过,并策励国王说:“天王若再不把诸龙降伏,以后再也没有谁愿意去采宝,天王应该搞个办法,”于是国王心里为之感动,向一些智者询问方法。婆罗门与遍行者都不知道。于是一位具足六通的阿罗汉想道,“这个方法也可由天神的教导而得知,假如由阿罗汉自己指示,就会认为此人偏向比丘。国王也要生起疑心,外道们也要说闲话。”于是说:“大王,办法是有,今天夜里家神会指教”。之后黎明时住在家中天空上的神说:“请国王盛大供养佛,龙可以降伏。”之后地神说;“请国王供养罗汉僧,龙可以驯伏。”第二天清晨召集一切人众述说神的预言后,讨论如何办理。臣子们说:“请问昨天作预言的那个阿罗汉。”把他召请来请问,他想搞一个令人相信的方法,在红铜片上书写“龙等听阿育王敕令!”等引言和“把商人们所采的所有珍宝还给商人们!”这类文句,投入恒河。在城中道路大十字路口处极高石碑的顶端八重真宝容器中放置金制国王像和龙像各一个。次日早晨一看,诸龙骚动,偕以风暴,把红铜片抛掷于宫门之前,国王的像向龙像敬礼。国王询问阿罗汉,答:“这是因为目前龙的福德大,为了再增长国王的福德,请供养佛和僧伽。”经此策励之后,国王对像塔的供养增加了七倍。这个阿罗汉一刹那间去到天和龙等的住所,报告所有阿罗汉。国王也建筑了宴会大厅,这个阿罗汉鸣击键椎,在须弥山和轮围山以内居住的一切阿罗汉来集。三个月内对六万阿罗汉众供献一切资具,那时国王的像逐日伸直,到了第四十五天,国王和龙的像才能相平,以后龙的像逐日弯曲,又过四十五天龙像在王像足前顶礼。一切众人对于供养三宝这样的功德大为惊奇。之后将以前的红铜片投入恒河,次日清晨龙的使者化作人形而来。他说:“珍宝已经送到海岸上,请派商人们去取。”国王正要这样作时,以前那个阿罗汉说:“国王!这样不足为奇,通知他们,‘你们要在七天以后派人把珍宝等放在肩上,前来献上。’这样才算希奇。”这样,第七天的白天,国王在无数人众围绕之中,诸龙化作商人的形象献上珍宝,敬礼王足。对于民众,给了热闹看,并举行盛大宴会。

    此时国王也成就夜叉车的明咒,多产生如象大的马,如多罗树干的士夫等等夜叉的四支军队。宾陀山南方地区等地也未遭损失而置于管辖之下,北至雪山与于阗背后的雪山,东南西三方直抵大海的赡部洲大陆和五十个左右岛屿也都宾服。

    其后,耶舍阿罗汉述说本师正遍知的授记,劝国王以如来舍利装藏的宝塔庄严大地,因此产生对佛舍利的需要。为了发掘阿阇世王在王舍城大窣堵波的地下埋藏的所分得的舍利,国王和耶舍阿罗汉率领人众来到那个地方;掘地约三人深之下,有猛烈火焰的铁轮在旋转,不能获得取舍利的处所。当时该地的一位老妇人指示方法,从此处向西约三由旬的一座山前,有一个瀑流,将流向改变,轮子停止旋转,火也熄灭了。又再掘地,看见红铜片上写着,“此处有如来舍利一摩揭陀大斗,未来有一贫穷国王掘取”。阿育王由于傲慢,认为发掘的不该是自己,因为即说贫穷,应该是别人,于是背向而坐。耶舍阿罗汉再度劝请,最后掘到七人深的地方,见有铁箱。打开箱子内外七层,在中央有本师的舍利,已增长到往昔一摩揭陀大斗,约有六驮之量。箱子的四角各置有放光远达一具卢舍的摩尼宝作为供养物,每一个摩尼宝若判断价值,阿育王全国的所有受用都不能相比。国王晓得以后,傲慢破灭。从那里取出舍利宝一大斗,又如以前奉安埋藏,装上铁轮,又使秘密的水流如前流在,如前发火旋转,然后把上面覆盖好。之后向各处人民发布命令,使者和一切助伴都由大力夜叉来充当,在八大圣地宝塔,金刚座中围,此外北方于阗以内的赡部洲一切国上建立牟尼舍利藏塔,一昼夜之间完成八万四千塔。又向各地发布命令,每天应以数以千计的明灯、熏香、花鬘供养一切宝塔;以上万的金、银、琉璃瓶装满香水和五种甘露供养菩提树,从远方以上万的香和明灯作供养。三个月以内邀请六万阿罗汉,请他们每天安住波咤厘子上空,供养一切资具。对于有学圣众和凡夫僧则在地面上供养。到结束时每个比丘都著以价值十万的衣服。当晚为了瞻礼诸塔,由大力夜叉把国王及其眷属带在肩上,七天之内巡礼赡部洲各地的一切宝塔,供养比平常多十倍以上。对于佛和声闻的一切塔各各献了金饰,把菩提树用一切珍宝格外庄严起来。到了第八天的白天频频发愿:“愿我以此善根成为人中尊佛陀!”对人众说:“应以极大欢心而随喜!”人众多说:‘国王这种作为劳多果小,一时也没有无上菩提,国王这个誓愿定不会成就”。国王说:“假如我的誓愿成就,大地也震动吧,天空也落花雨吧!”说完,立刻地的震动,也落了花雨。众人也由于生信心而发愿。

    当时为了“暖塔”(塔的落成典礼),供养比丘三个月,到结束时,凡夫僧忽然暴增,国王在林苑中作大供养。对于坐在席间首位的一位老比丘特别作大供养。这个老比丘寡闻而且极笨,一个颂也不能念诵,在年轻比丘中持经藏的也有很多人。吃完以后,坐在下座的人们问老比丘说:“你知道国王为什么对你特别敬事?”老比丘答不知道。他们说:“这件事体我们知道,国王打算现在就来听法,你需要说法。”于是正中老比丘要害,他心里想,“我受具足戒虽然已经有六十年,但是一个颂子也不知道。假如以前了解这个道理,应该把好食品给与其他比丘,请他说法。但是现在已经吃完了,怎么办呢?”想来想去,极为痛苦。住在林苑中的神心想,若是国王对这个比丘失去信仰,那是不合适的。变化身形来到比丘面前说:“若是国王前来听法,你就说,大王!大地山岳也要归于毁灭,何况国王的王位,大王好好想一想吧!”之后国王来了,给老比丘穿上一套金色衣装,坐而听法。老比丘如上所述说了,国王由于具有信心,深以为真实,毛发倒竖,思惟其义。随后林苑的神又说:“请老比丘,你不要白白耗费信徒所施舍的物资!”老比丘也就向阿阇梨请求教授,专心修行,三月以后,证阿罗汉果。在三十三天劫波树苑中坐夏后,又来到波咤厘子城僧俗人众中,国王所施与的衣服上染有劫波树的香气,香味遍满各地。于是其他比丘询问原因,他述说过去的历史,大家都很惊奇。逐渐国王士听到这件事,以为极愚笨的比丘也能证得阿罗汉,这是由于法的功德以及自己献衣的因缘而发生。看到了布施利他的胜利,又对三十万比丘作了五年的大宴会,午前第一段时间对罗汉众,第二段对有学圣众,第三段对异生僧众供养最殊胜的衣食。

    之后,国王的晚年发誓对阿波兰多迦、迦湿弥罗、吐货罗等国僧众各供黄金百俱胝。对迦湿弥罗和吐货罗的僧众已圆满献讫,其他资具也同等地供献了。对于阿波兰多迦的僧众黄金和资具还差四俱胝的时候,国王得了重病。国王的侄子财天施掌管金库,违反王命,不将其余黄金献给僧众。那时候国王面前有众多阿罗汉莅临,国王有半捧解渴的庵摩罗果,以极大的尊敬献给僧众。阿罗汉等同声赞颂:“国王!比较起你从前一切自由时九十六俱胝黄金的供献,现在这个供献福德更大。”

    后来,一个婢女摇宝柄的拂尘时,由于白昼暑热而打瞌睡,拂尘由手中落下,落在国王身上。国王想,“以前一些大国王也要替我作洗脚等事,现在象这样最微贱的奴仆也轻侮我!”一怒而亡。由于嗔怒的因缘,在波咤厘子城大湖中投生为龙。耶舍阿罗汉观察虔诚的国王转生何处,知道在湖中转生为龙,于是来到那个湖畔。由于夙昔的熏习,欢天喜地地来到湖面,停于阿罗汉面前。正要吃飞鸟和漂流的昆虫时,耶舍说了“大王!请不要放逸”等法。它于是断食而死,据说生于兜率天众中。这个国王在自己的全部领土上建立很多庙宇和法产,使佛陀教法遍达诸方。当他归信佛教以后,过去的名称改变,称为达摩阿育,即法无忧。当对阿波兰多迦的比丘们的供献不能超过九十六俱胝时,有个有智谋的臣子说:“国王!这个问题我有主意,请把国政统统交给僧伽,百俱胝黄金自然在内。”阿育王知道这话有道理,就把国政献给僧伽。为了增长国王福德,由僧伽护持国政两昼夜,于是向僧团献上无量金宝。取得国政后,传与阿育工的孙子毗伽多阿育离忧。

    地自在贤所编传记的文字中,仅仅编排了此人历史的次第,与声闻藏有关者有《阿育王传》,《调伏阿育王因缘经》,《阿育王降龙因缘经》,《造塔因缘经》,《作大施会因缘经》,《供金因缘经》六种和《鸠那罗因缘经》共七种。其中第二种和第七种有藏译,其余我曾见过梵本,供金等事的记载在《如意藤》中也有一些。

分享到:
20.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