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瞿波罗王时代

来源:印度佛教史  作者:多罗那他 著 张建木 译    发布日期:2013-12-27  编辑:仁增才让

    在中部与东方的交界处有蔗增林苑附近一个色相美好的王族女子与一个树神会合,一天生下一个具相之子。略微长大时,在那个神的所在地掘树根处的土,得到一个自身放光的摩尼宝,以此从一阿阇梨受得灌顶,乞求纯陀天女观修教诫并加以修持。暗中携带一个本尊手识小木杖不离其身。一天天女梦中现身予以加持,以后到圣法萨波那伽兰乞求获得王位,授记说:“你到东方去可获得王位。”他就前往东方。

    那时藩伽罗国已经多年没有国王,一切国人痛苦不安,一些首脑人物会商,为了依法护持国土要立一个国王。过去作过梨提满多具有神变的国王王妃的一个咒力大而凶暴的龙女,有人说是瞿毗旃陀罗王的王妃,又有人说是罗梨多旃陀罗王妃,那里所立的国王当晚她就吃去。这样杀害所有被立的国王,可是又说:“没有国王国家不吉祥,”每天午前立了国王当晚她就加以杀害。明天日出时把尸体抛出。国人这样轮次作下去已经好几年了。那个修纯陀天女的成就者到达一户人家,那家的人们不胜痛苦,就询问其原因,回答说天明就轮到他儿子作国王。他说:“若是给予报酬,我来代替。”他们高兴万分把报酬给了他。天明时登了王位,当天半夜时,龙女变成罗刹女相,照旧来吃。他就用本尊的手识刺击,那龙女死去。黎明抬尸人来,看见他没死,大家都很惊奇,后来又答应代替别人,七天之内即位七次。以后大家都说:“此人具有大福德。”于是立他作永久的国王,献号为瞿波罗。他的前半生统治藩伽罗,下半生摩揭陀也收服。在欧丹多补梨附近建立那烂陀寺,在此两大国中建立好多僧寺,广事供奉佛教。

    因陀罗达多说弥曼娑迦阿阇梨入灭的后一年此王受即位灌顶,而地自在贤说是七年以后。他在位四十五年,在这个国王的一生中寂光、福称的弟子释迦光阿阇梨生于西方,在迦湿弥罗利益众生。特别是在迦湿弥罗国有大檀那尸罗、异友、慧铠与持律者毗罗阿阇梨等出世。东方也住有智藏阿阇梨。至于追述清辩、观音禁、觉智足、智藏、寂护中观自续派的传承的,乃是未见对于寂护的《中观庄严论》,狮子贤曾在《八千大疏》中作过注释忘掉觉智(足)是狮子贤的弟子,而主张觉智(足)的弟子是智藏,这只是暴露愚人的愚相而已。

    释迦智慧、本性贤、王子称友与地亲班智达等出世,而迦湿弥罗国则为纥梨曷舍提婆所统治。

    那些时候出现的成道者,由上述可以推知。特别是小毗卢波,显然是出现于此王与提婆波罗之间。

    西方契咤国出现一个叫毗跋罗咤的国王,她的女儿嫁作提婆波罗的王妃,所生之子叫做罗娑波罗,毗跋罗咤时代小毗卢波出世,国王供养的对象兼有内外二道。国王本人崇敬内道,所有臣属都信仰外道。在那里兴建殿堂,建立很多身量与人相仿的内外二道的石神像。佛教徒说殿堂要分开,外道们说应该在一起,臣子们依后者意见而安排。开光时延请小毗卢波。他不行任何仪轨等事,只说:“阿伊舍!阿伊舍!”意即“请过来!请过来!”于是一切神像都来到殿堂外面的院里。说声“请坐!”诸神就坐在地上。于是在一个容器中滤水,在神像的头上连绵不断地浸沾,结果内道诸尊突然起立,哈哈大笑走入殿中,外道诸神低着头停留在院里。殿堂到现在还存在,名叫阿弥梨多区摩波。

    《不可思议论》的作者摩诃钴多梨大阿阇梨也在此出世。

    在这个瞿波罗王或提婆波罗之际,吉祥欧丹多补梨寺也建立起来。此寺的缘起如下:在摩揭陀的一个地方,有一个咒力成就、本性正直的外道瑜伽行者名叫那罗陀。他为修持起尸,需要一个大力、无病、身有勇士九相、言语诚实、聪明勇敢、无有陷进、精通一切工艺的人作为助伴,别处没有,看到一个内道优婆塞具有。向他说:“作我的修法侍者吧!”那人说:“不作外道的修法侍者!”那罗陀说:“你不需要皈依外道,因有无尽的受用产生,可以用以弘扬教法,因而是合适的。”答:“那么访问阿阇梨后再来。”请问阿阇梨后得到允许,于是作他的修法侍者,接近成就时,他说:“起尸舌头向外甩动时,应该抓住。首次(甩动)就抓住得大成就,中间一次抓住得中成就,末次抓住得小成就。三次都抓不到首先我们俩人被吃掉,之后国土趋于荒废。”首次二次优婆塞两次都没抓到,以后和起尸对着嘴不动,第三次用牙咬住,于是舌变成剑,尸身变为黄金。优婆塞持剑旋转、飞腾虚空。外道说:“我为剑而修持,请把剑给我!”优婆塞说:“我游览一番再来!”于是到了须弥山顶,须臾之间周游四洲以及小洲后,把剑交给他。外道说:“这个化为黄金的身体你亲自把肉切下,不要碰骨骼,不要作饮酒宿娼等邪行。若用作自己的生活所需或作善事,今天切下的痕迹今晚就长满,没有穷尽。”于是他拿着剑往天国去了。那位优婆塞倚靠起尸的黄金建立欧丹多补梨大寺。欧丹多是能飞之义,仿照优婆塞上升虚空后亲自所见的须弥四洲的形势而建造,那位优婆塞得到优底耶优婆塞(上升居士)之名。这个佛寺并没有国王大臣等任何人的恩惠,建寺工人、塑像工人、技艺工人等的工资、食物、功德金、物料等所有一切只靠出售起尸的黄金而成办。只靠那顶黄金供给五百比丘、五百优婆塞的生活。那位优婆塞未去世之间他本人支持法产,临终时说:“这项黄金暂时不能利他,将来于众生有利。”因而隐藏起来,而将法产交付提婆波罗王。

 

分享到:
20.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