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宗喀巴大师传 第三章

  作者:法王周加巷 著 郭和卿 译    发布日期:2013-04-25  编辑:仁增才让

    第三章 以回向和发清净愿而作结束

    如是文殊怙主法王宗喀巴大师的史迹,如虚空无边,如大海渊深,如大地尘土,难以计量,而且超越登地诸菩萨的行境。从如是的境界中,仅就适应此方见解而示现的概况,根据昔日诸大德所撰诸原稿,以搜集零散的方式合一而撰出之。此复如前文最初议论中所说,主要是以克珠杰格勒伯桑所著共通的《宗喀巴传记信岸》及(不共通的)《宗喀巴密传大宝穗》两种著述作为依据,而且想到出自两著的词句,大都是具有加持之法流,因此仍保留原文,全文录出。在此基础上,又把多敦·绛伯嘉措所著《宗喀巴传嘉言集》、洛追勒桑所著《宗喀巴传极密卓越史事之庆宴》、阿里释迦准·绛央尼玛敦比绛称所著《宗喀巴传具缘莲花盛开之日》、勒宁巴·衮嘎德勒所著《宗喀巴传记信岸》、嘉木样协巴所著《宗喀巴传一百五十三布绘造仪》、达昌仁波且·罗桑图丹旺秋所著《宗喀巴传一百零八稀有史事》、桑桑勒仁哇·奇麦饶杰所著宗喀巴大师讲、辩、著三者的《传记具信喜悦》和关于宗喀巴大师的善、戒、贤三德的《传记珍宝库》、关于大师的大弟子情况的《传记黄金塔》,还有《传记补遗黄金苗》等、喀纳译师及克珠仁波且·麦哲巴和阿旺罗桑嘉措(即五世达赖)三人合著赞颂宗喀巴的《西藏王臣记诠释杜鹃歌音》、人主绛央桑杰嘉措所著《甘丹教法史》内的宗喀巴传、乍阁饶江巴所著《宗喀巴大师传稀有悬记之音乐》、古汝·坚赞桑波所著《善愿篇释》、绒巴·阿旺却扎嘉措引据诗律理路而著出的《宗喀巴传妙花束》以及纳麦王的诵经近侍果莽巴·顿珠敦比坚赞所著摄宗喀巴传要义合编的《纯洁信海游戏之岸》、绛央协饶所著《吉祥三域篇》、大师在拉萨大愿法会上供养之次第、大师在嘎哇东授记及赐牙舍利的情况、大师与洛扎堪钦相会的情况、大明永乐皇帝致大师书函手抄本等昔日凡所见到的材料中,适宜引用的都完全录出之。此外,贾曹、克珠等一些首要弟子的史事,堪记载者,是附带录出的。总之,这些编著中,为了消除瑖疵和矛盾及解决疑团起见,尽量引据教理的论据作出适当的编排,并作出中间摄义及于断句处作中间赞颂,这样的编撰是为了使诸智者能生起悦意,使诸大德欢喜,使具信者增长倍解。除由这样的增上意乐而作编撰外,我(著者)决不是为了贪图智名、利养恭敬、美誉名声等。还须细说的是:应知文殊怙主宗喀巴大师这样的圣者,于此浊世中,对于完成佛的事业,他发大心和做出了卓越的成绩。对我们来说,应当认为比其他佛菩萨的悲心和恩德更大。但是愚昧诸人,对大师的功德不能真实知道。因此,不必说怀念大师之恩而生祟敬,反而由偏私怀恨的动机,说各种妄言,对法与人都加以毁谤,积下极为严重的罪业。对于这些人们,我心中难以忍受。而且日窝格鲁派的后学者中,也有一些矝骄者由于未能通晓教法的真实要义,误认为日窝格鲁派只是利养恭敬和美誉名声特大,而法之深要,还是他派为大,这正如经教中所说:“不知是极大的痛苦。”因此,我(著者)想尽力使这些痛苦诸人,以后能进入正直的大道中。由这样的利他思想,以及为了我自己也能在以后生生世世,不离开文殊怙主宗喀巴大师的显密大宝教法,持有佛世尊所有的正法,并追踪大师德行史迹,成就自他二利。为创造如是等善净种子之故而编著此传。我知道如是的著作,能无灾障而完成,也是由文殊怙主宗喀巴大师的悲心摄受之力而来的。以此再作颂文,以赞词和发愿来作结束:

    “师较诸佛菩萨发心之事业,犹如行星中之金曜更朗明,

    因此师受十方诸佛所称赞,不断以诸风茄花鬘供频增。

    是师隐秘文殊童子靛髻形,示现善巧、戒严、贤善戏舞身,

    师是浊世众生唯一皈依处,三域之中无等美名宗喀称。

    我师即佛亦菩萨,已离生死示有相,(有相即受生世间相)

    无学仍示从学起,直至无边生死际。

    此间等同轮回坑,彼诸贪恋众有情,

    为置彼于离贪地,示应世人之色身。

    昔有许多善巧成,浊世住持佛教证,

    唯师与佛相同等,雪域难与师比伦。

    色身如月出多麦,事业卫藏耀光辉,

    佛法精华遍大地,甘露藏师更有谁。

    由昔印度车轨师,击碎邪说象头顶,

    大乘狮吼赡洲惊,美名遍传如鼓声。

    如是雪域佛教法,涤除无知邪知秽,

    四要宗义如日辉,显明完成大车轨。

    说辩著与智戒成,教法增长利众生,

    事业若是有体形,三千界难容毫分。

    说修仅有总句文,仅存僧相之现今,

    所有显密教证法,如法明师前礼敬。

    特是离边中观见,无上二次义密深,

    如佛旨意阐明师,第二龙树遍传称。

    如是师之史事情,若欲全说每一份,

    虽经俱胝劫时间,千身述说亦难尽。

    因此我之所著述,师史光遍虚空边,

    以庹计量如海深,我如指量实厚颜。

    然而如我诸有情,心中为入师加持,

    所有昔德诸言论,仅依辛勤合编成。

    此非为显智名声,亦非为求利恭敬,

    是对大师三密德,(身、语、意三密)信解而作表衷心。

    但由邪慧误知力,难免错误矛盾生,

    尽于三宝上师等,善成诸德前忏净。

    愿以勤此诸福善,如螺、秋月、睡莲净,

    回向佛教与师教,直至有际永长存。(有际即轮回边际,言永久之意)

    并愿师教寿长春,智、戒、贤与说、辩、著,

    说修教法住持者,与师同等遍地盈。

    愿僧同心戒律净,显密修如夏海增,

    具戒僧光照大地,如覆彩霞成美景。

    愿诸世间如藏疆,普遍十善之境象,

    暂永安乐甘露味,众生能得饱满尝。

    我等从今至未成,(未成佛之间)得师摄受暇满身,

    愿值第二佛陀教,(即宗喀巴显密教)闻思修学到究竟。

    并愿三律罪不侵,辨法慧眼观经义,

    明理善见教诲力,由共通道治此心,

    继修生圆瑜伽行,不久获得双运位,

    愿成有情皈依境。三世所有佛菩萨,

    特是法王宗喀巴,利教与众之发心,

    如其愿望我祈成。愿以三世所积善,

    不为自利作资本,回向众生成佛因,

    能如所愿速得成。愿由三宝佛海力。

    法性缘起真实力,以及增上意乐力,

    所发诸愿易速成。

    此名为《与遍主至尊导师能仁金刚持体性无别之文殊怙主法王宗喀巴大师传—佛教唯一美妙庄严稀有宝鬘》一书,系由文殊怙主宗喀巴的教法明灯—工布地区特钦岭寺(大乘寺)的珠旺喇嘛仁波且·意希尊追鉴于我们的导师宗喀巴的事业,量等虚空,宽广无边,然而昔日所有宗喀巴大师传记,有过于简略之嫌。因此为了补益后世应化有情的信仰,无论如何必须编著一本广略适合,尊卑易知的宗喀巴大师传。于是献来长洁哈达,命我(著者)作此编著的任务。此外特钦岭寺的离世专修者也共同劝请并献来曼遮、佛像、经、塔、哈达等,还有前藏大寺中的噶仁格西也大都再三劝请之下,遂由我(著者)色拉寺麦扎仓妥桑罗布林的僧人—达赖喇嘛的近侍达尔汗堪布活佛·罗桑称勒朗嘉(意为善慧事尊胜,即法王周加巷的名号)应众人请求而作编著。我俱生修习之功德,虽极薄弱,然而略得遍主热振赤钦金刚持等大德的许多言教甘露,渗透于心中,而且对于经典和明处等我也曾略作学习,因此,我厚颜冒昧地久有编著此书的想法,但因中间发生一些放逸的因素,而延缓下来。幸而应允之约未能松懈,于是我于第十四绕迥的水兔年(癸卯公元1843年清道光23年),在短暂假期中,前往工布地区时,开始编著,继于木龙年(甲辰公元1844年)我到前藏,在身体发生疾病时,也未中断而尽力编著。时在木蛇年(乙巳公元1845年)四月上弦初七日,恰逢释迦牟尼诞生于兰毗尼园中的节日,会合轮流星曜吉祥鬼宿能生的吉利节日的大吉利,二者和合具足增盛,成为上善吉日中,于拉萨附近我的居室中,全书撰毕。愿由此善业,成就我等生生世世,获得文殊怙主法王宗喀巴大师欢喜摄受之力,究竟现证粗细二次第,不久迅速证得双运四身的果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