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巴狗收养记

  作者:德本加 著 万玛才旦 译    发布日期:2013-04-11  编辑:仁增才让

    在某些地方,哈巴狗是狗的通称,但是在我们这个地方一提起“哈巴狗”就指区别于藏獒、狼狗等狗类,专指那些矮个长毛、鼻梁扁平、四肢粗壮、常常在房屋里外晃荡的小狗。这些哈巴狗虽无藏獒、狼狗一样搏击狼群和围截盗贼的勇猛,但通常除了能给主人报个信做个伴之外,还能在达官贵人面前逗逗乐子什么的,所以就显得十分可爱。有一段时间我也恰恰收养了那样一只哈巴狗。

    一开始,那只哈巴狗和我家不仅住在同一层楼里,而且还是门对门的邻居。我平常上班或下班回来时偶尔能看见那只哈巴狗,它那矮小消瘦的身子、乱蓬蓬的毛发,还有疲惫的神情等总是显出一副可怜相。那时候那只哈巴狗也老是做出一些动作,比如蹦跳着跑出很远之后突然转过身来摇头晃尾地看着我脸上的表情,但是总是不敢走近我。那时候,我身上也有某些领导具有的那种很“自尊”的毛病,就老是板着面孔,没给它什么好脸色。

    一个瓢泼大雨的下午,我去基层视查工作回来时汽车陷进泥路没能出来,我们就下车推搡,大伙儿的鞋和衣服都被泥水弄脏了。回到家妻子看到我的样子笑着赶紧拿来一双拖鞋递给了我,我也就脱下泥鞋放在走廊里穿着拖鞋进去了。

    第二天早晨准备去上班时才想起没擦皮鞋。走到了门外不觉大吃一惊,被泥水弄脏的皮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亮锃锃的新皮鞋。我环顾四周都没有看见自己的皮鞋,就以为是被小偷偷走了。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又转身看那双新皮鞋。阿啧,那确实是自己的鞋,只是擦得锃亮发光就像刚买回来的,以至于自己也没有一下认出来。我想可能是妻子帮我擦的就没太在意,穿上就去上班了。后来有一天因为下雨,鞋面上粘了泥就就又像前次一样把鞋放在走廊里,穿着拖鞋进去了。奇怪的是第二天早上也像往常一样皮鞋被擦的很干净外,还亮锃锃的发着光。我仔细看时觉得擦鞋的技术绝非一般,就连鞋缝里的泥渍都不见了。心想妻子哪有闲心这样擦鞋,就进屋瞅了一眼她的鞋。她的鞋虽像以前一样打上鞋油擦过了,但没有我这般锃亮发光。我疑惑地问我的鞋是不是你擦的,她说不是。我又问哪是谁擦的,她说不知道。看她的样子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我就更加迷惑了。那么是谁哪?两个孩子很小,不可能干这样的细活。这件事也就成了一个迷。心想一定要找个适当的时机解开这个谜底,找出那个神秘而又可笑的家伙。可是接下来的好多天偏偏又没有下雨,渐渐地几乎忘了这事。一个月之后的某个下午,突然间下了一场小雪,我也就利用这个机会故意弄脏皮鞋放在了走廊里等待那个神秘的家伙出现。天黑之前没有任何动静。晚饭后妻子说两个孩子困了就领去睡觉了。我独自坐在沙发上点上烟一边看电视一边仔细听门外的动静。过了一会儿,门外便有了响声,我就站起来轻轻走到门口去听。门外传来一阵老鼠吃东西似的蟋蟋嗦嗦的声音。我迅速开门打开了走廊里的灯,一切便真相大白了。原来是邻居家的那只哈巴狗。它拿着鞋刷和鞋油在擦鞋。突然打开灯使它一下子怔住了,但又站起来显出很恭敬的样子,皱着鼻子、摇着尾巴说:“局长大人,还没休息啊?”

    我没有直接回答哈巴狗,只是说:“你在这儿干什么?”还看了看它手里的鞋子。

    “我只是出来散散心,又觉得很无聊,就……”哈巴狗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着说,“局长大人早出晚归很忙,也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我总是对别人这样说。刚刚出来散步没什么事可做就……”说着地下头看手里还没擦完的鞋子。

    多么懂事的一个哈巴狗啊!那时在我的眼里那只小小的哈巴狗不仅正直可爱,而且油然而生出一种很亲近的感觉。一时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就笑了笑说:“屋里就我一个人,你进来我们聊会儿天。”它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了声“呀。”我把它领进屋里将晚饭吃剩的几块骨头放在了它面前,但是它说它已经吃饱了吃不下了。我又给它倒了杯水。这样我们就很随意地聊了起来。

    我问哈巴狗:“你这样给人服务就不怕招来别人的口水吗?”

    哈巴狗答道:“给人服务是狗的天职。在背后说三道四只能说明那个人没什么本事。”

    我又问哈巴狗:“说真的,人和狗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哪?”问完听它怎么回答。

    “那不是很简单吗?”哈巴狗说,“一般说来,狗的天性中有一半的人性,如果丢失了那一半的人性,狗不是就变成狼了吗?虽然人性和狗性之间有一定的距离,但是有时仔细想想,也会产生人性的一半也是狗性的错觉。平常人们说这是一条好狗时,就包含了狗性中多一点人性的意思;说这是一个坏人时,就包含了人性中多一点狗性的意思。”说到这里又压低声音说:“但是在我身上应该是人性的成分占了多一半。”

    我听了它的的话突然觉得很好笑,但仔细一想又觉得确实有点意思。我想更进一步地了解,就看着哈巴狗说:“那么你想不想跟着我。”听到这话哈巴狗显得很高兴。

    它又一次皱着鼻子、摇着尾巴说:“能跟随您的左右是我的荣幸。”

    第二天,哈巴狗便一早来到我家紧紧跟随着我了。不论是洗漱上厕所吃早饭它都紧跟着我,一刻也不离开。它还善于察言观色,平常用那双很黑很亮的眼睛盯着看我脸上表情的变化。我高兴时它会在我面前表演各种小节目,有时还爬到我的怀里将黑油油的嘴巴伸向我的嘴和鼻子闻一闻,做一些娇惯的动作。有时候我心情不太好时,它会一动也不动地呆在我身边,给我作伴,分担我的一半的忧虑。有时候我发火时,它不敢亲近我,远远地趴在某一处谨慎地准备着随时听候我的使唤。因为这些,我也就更加地喜欢它了,把它当家人对待。但是去办公室上班时必须丢下它,所以它显得很烦躁。不论我什么时候下班回家它都会在门口等着我。一看见我就跑上前摇着尾巴一前一后地欢跳着做出很欢喜的样子来欢迎我。有时候它那双显得恨寂寞的眼睛里还会流出几滴泪来。看上去它那身子跟以前比显得消瘦了许多。有一天我去上班时哈巴狗再也忍不住了,哭着求我说它也想去我们的办公室。这件事让我很为难。这是它第一次求我,所以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拒绝它。但是得经过一个程序,就让哈巴狗写了一个申请书,特意去拜见了县长大人。

    县长大人是个心胸狭窄容易动怒的人,而且在别人面前很顾及自己的面子。假如谁令他不满意或不给他面子,他就会记在心里一辈子也忘不了,并且会伺机加以报复,这成了他的官场秘笈。那天我去拜访他时恰好县长大人在报复他家的那只藏獒。原因是前几天州长到他家做客离开时,县长要送一些礼物,藏獒狂吠不止,把州长给吓坏了。县长正拿着一根长棍子四处追打。藏獒惨叫着拽着铁链跑来跑去躲避着。

    我不忍心看着眼前这么残暴的事情再继续,劝起了县长,但他却对我说:“你同情它,谁会同情你啊!”仔细想想他说得也不无道理,就呆在一边没说什么。

    看上去藏獒伤得很重的样子,颤巍巍地躲在一个角落里哀叫着。县长还是很有火气,说:“你还有什么好哀叫的?”将棍子摔过去怒气冲冲地进屋了。一时间我呆立在那儿不知做什么好。人确实是很残忍的动物,被别人踩在脚下时就像个可怜无助的蚯蚓一样,但是当把别人踩在脚下时却连一点仁慈心也没有。

    我跟着县长进了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上好的烟想让他消消气。他没接我递给他的烟,从桌子上拿起一包更好的烟取出一只点上猛地吸了几口说:“这种狗绝对不能养,这种狗除了添麻烦就没什么用!”然后又教育我以后必须在这方面要多加注意。

    我也是因为狗的事情来拜访他的,所以对他的话不能做出什么评判,只是笑着说:“狗毕竟是狗啊,为这么一件小事犯不着生这么大的气,最重要的还是您要保重身体。”

    县长也一下子笑了。他叹了一口气说:“是啊,最近身体也不太好,几天后想到西宁住院疗养一段时间,后面的事情也基本上安排好了。”这时他好像才完全注意到了我似地瞟了我一眼,问:“噢,你今天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我马上从口袋里取出那封报告递给他说:“没什么大事。是这样的,现在县上但凡是个单位,不管大小,基本上都养着一条狗。因为有狗,在工作上有很多便利。我是很难驯服那些藏獒,原因是藏獒不仅鲁莽而且凶猛,会无端的惹是生非,不利于单位间的团结往来,所以我觉得有一只哈巴狗就够了,并就这件事请示一下您。”县长听了很高兴,接着仔细地向我打听那只哈巴狗的情况,比如身高啊,毛的长短,四肢的粗细程度等,最后很兴奋地说:“这确实很好,说实话我们需要的也正是这样的哈巴狗。”马上在申请书上写了“同意”两个字并署了名。

    哈巴狗第一次到我们单位时它的主人便找了我的办公室。哈巴狗的主人是个今年刚刚退休的老干部,听说退休前是某个单位的领导。他到我们单位不是为了找我,而是为了找哈巴狗。他手里拿着一枝细细的柳条,一边追哈巴狗一边骂了起来:“你……你……你这个无耻的东西!没良心的东西!现在你不需要我了,是吧?我一直怎样待你,你现在忘的精光了,是吧?你,你现在回不回家?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忘恩负义?……”说老头是在怒骂,还不如说是在责问,我什么也没听懂。这时同事们也挤了进来,看着彼此的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哈巴狗像是在隐藏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在别人后面躲来躲去,最后躲到了我的身后。老头继续严厉地说:“说,你到底回不回家?”

    哈巴狗从我的两腿间探出头说:“家里有什么呢?不回!”说得很决绝。

    老头很认真而又很无奈地说:“以前我总是拿肥肉养着你,你怎么能这样呢?回家去吧。”

    哈巴狗使劲地摇着头说:“不回,我也有为自己前途着想的权利!你再妨碍我,我要把你告上法庭!”

    这句话使老头无话可说了。最后,他很无奈地回去了。临走时还忍不住吐了一口唾沫说:“呸!你不回也行,谁会要你这样无耻的哈巴狗!”

    哈巴狗就这样和它的主人断绝了关系,我便成了它的新主人。哈巴狗这样和自己的主人断绝关系也是为了表示它对我的信任和对我的全心全意,因而我怎能不为此高兴呢。但是因为这件事,单位的所有同事对哈巴狗产生了看法。大伙儿悄悄走出我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位子低声议论着什么,剩下我和女秘书、哈巴狗。女秘书是去年大学毕业分到这儿的,她是一个很机灵的女孩,为了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很快走到哈巴狗面前伸出手说:“欢迎您光临!”哈巴狗看着她漂亮的脸蛋怔在那儿, 一时竟忘了握手。我马上介绍说:“她是我们的秘书,以后你们就要一起工作了。”哈巴狗也像是一下子从睡梦中醒过来了似地很有礼貌地说:“非常感谢,非常感谢,以后在工作上还望多多照顾。”说着握着女孩的手皱起了鼻子。因而,女秘书成了哈巴狗来到这个单位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哈巴狗来到单位后毛色变得好看了,身子骨也变结实了,而且给我的生活和工作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方便。为我擦擦皮鞋、挂个衣服,生生火、泡泡茶、整理文件、打扫房间、关房门、开厕所门等等所有的杂事都是它来做的,所做的事也像它以前为我擦皮鞋一样很利索,很令人满意。我去上面开会或是去基层了解情况它都紧紧跟随着我,手下的工作人员露出很不满的表情讽刺它是“局长的尾巴”。所以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像是真的长了一条尾巴,这条尾巴就是那只哈巴狗。

    我想俗话说的好“众人的嘴佛祖也堵不住”,但是一想,这些话如果传出去有损我的形象,就趁哈巴狗给我倒茶时,我让哈巴狗坐下,非常认真地说:“知道最近同事们在议论你什么吗?”哈巴狗怔了一下说:“不知道,在说什么?”说完用黑黝黝的一双眼睛盯着我,像是在担心有什么可怕的事情马上就要降落到它的头上。

    我看着它的样子说:“大伙儿都在说你是我的尾巴。”之后,听它怎么说。

    哈巴狗怔了一下后“哈哈”地笑了起来。我变得莫名其妙了。过了一会儿哈巴狗停住笑说:“我还以为在说什么哪,原来在说这个啊。”我更加地莫名其妙了,说:“你也听说了?”

    哈巴狗接着毫不在乎地说:“那是因为他们不是哈巴狗,哈巴狗也有哈巴狗的使命,而且要完成这个使命。假如他们也模仿我的所作所为,那么他们也不是成了哈巴狗吗?再说,他们在低下说三道四不正好说明他们无能吗?这点我好像对您也提起过吧。”

    哈巴狗的一番话使我无话可说了。说实话它说得也有道理,哈巴狗毕竟是哈巴狗,因此我不是也没敢收养那些凶猛的藏獒而专门收养这只哈巴狗的吗。哈巴狗不仅有自己的习性,也有自己的想法。假如哈巴狗也模仿同事们的行为,那么它也就不是哈巴狗了。我这样想着觉得自己刚才真是犯傻了,马上改口说:“你说的很在理,我是担心你听了这些流言蜚语会影响你的工作,从今往后你就是听到这类话也不要理睬它。”

    哈巴狗马上皱着鼻子很高兴地说:“俗话说的好,听众人的话连阿爸的尸体都找不到埋葬的地方。”说完我们俩都哈哈笑了起来。

    从那以后手下的不管怎样说哈巴狗的坏话,我都装作没听见,不去理睬。哈巴狗也对他们的嫉妒的眼神和不满的言论不加丝毫的理睬,更加地跟随在我的左右,连我衣服上的污渍它都用舌头添得干干净净的。平常在同事们面前它会爬到我的肩膀上往下看,以显示自己的威风。嫉妒之火虽然在同事们的胸中熊熊燃烧却又无可奈何。有时候我回老家没办法带走时,和哈巴狗来往的就只有女秘书一个人了。说实话那些时候也是哈巴狗最清闲和最自由的时候,它会经常跑到女秘书那儿想方设法地显示自己的能力。女秘书是个爱开玩笑的人,经常逗它笑,在很多方面给了它许多的帮助。这些从另一方面讲也许是因为哈巴狗是我的尾巴的缘故吧。不管怎么说哈巴狗自从跟了我之后,对别人说话的口气也大了,自我感觉也越来越好了,似乎觉得自己和女秘书是一样的职位了。

    一天晚上正在家里喝酒时,哈巴狗来到了我身边。我把它抱到怀里摸着它的头问了它一些话。哈巴狗以为我醉了,就渐渐忘了自己的本性,对我私下讲起了单位里每个人的坏话。它用很神秘的目光看着我对我一一讲起了我不在时哪个女人在办公室织毛衣,哪个男人在办公室里喝酒,哪个人几天都不见踪影,还有哪个人私下对我有意见,哪个人低下向上面打小报告等我以前知道的事情和以前根本不知道的许多事情。最后说到女秘书时立即大加赞赏地称赞她真是一个好女人,想了一会儿之后又显出不好意思的样子低声对我说:“我想和她结婚,请您做我俩的媒人。”

    “你要结婚?”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想和谁结婚?”说完自己也笑了起来,心想它一定是在开玩笑。

    哈巴狗的脸稍稍红了一下之后,用十分认真和祈求的目光看着我说:“我说的是真的,我喜欢女秘书,我们俩情投意合,您一定要帮我做媒人。”说完转动着眼珠子看着我的表情等着我说什么。

    它的要求让我不知所措。想了一会儿总觉得这事不可能,没什么好考虑的,因而我对它说:“你不要犯傻了,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女秘书是人,而你是狗,人和狗结婚,世间哪有这样的事,再说你们俩的身份也是不一样的,你就没有想想自己的身份吗?”说了这些话希望它能懂得自知自明的道理。

    哈巴狗翘着头、竖起尾巴求我:“我不是在犯傻,说实话这个世上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呢?没有!不是还说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吗?再说我们不仅在一个单位,而且还是最好的朋友,身份上有什么不一样哪?你是说她是个秘书是吗?那么你也给我一点权利不就变得平等了吗?”

    我毫不含糊地说:“不管怎么说,我是绝对不会做你们俩的媒人的。这种事得靠你自己!”

    哈巴狗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决绝。有一阵子怔怔地用不信任的目光望着我,接着慢慢低下头想了一会儿从我怀里跳下来跪在我面前求着说:“那么请无论如何给我安排一个小小的职务吧,这样我就可以直接追她了。”它的祈求很真切,脸上露出一种很天真和无奈的表情。

    我又想了一遍,觉得不答应它的任何要求也显得有点过意不去,再说自己外出时也必须有个人负责,了解单位内部的事情可能没有比它更合适的,就马上把哈巴狗抱在怀里说:“那就这样吧,我让你当办公室主任,我不在时工作方面就靠你管理了,这样行吗?”

    哈巴狗特别高兴地说:“这样我就一定能争取到她了!”说着勾住我的脖子亲近了一下之后从我怀里跳下来在地上蹦来蹦去的,弄得我也笑了起来。

    “务必记在心里,”最后我很严肃很认真地对它说,“要和所有的同事搞好团结,做什么事都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哈巴狗被任命为办公室主任的事让办公室的其他同事很不高兴,在低下议论纷纷起来。但这次他们的情绪不是针对哈巴狗,而是针对我。说实话,这也怨不得他们,因而也就更加严格地要求这位新上任的主任,指导它一定要好好工作,教育它行为一定要检点,对于同事们的议论也只能视而不见了。因而哈巴狗也不像以前一样不只是看着我的脸色,经常到同事们中间聊聊天啊什么的,下班后也跟在每个人后面想方设法地拉近关系。与此同时,也尽力在女秘书面前表现自己。但是遇见我时一反之前阿谀奉承的神情,做出一副任何事都在商量着来的样子。有时候还对单位未来的“长远计划”提出一些新的建议。后来听说这些“长远计划”也是同事们的一些想法,它做了一定能够如期实现的保证。听它讲解那些“长远计划”时,似乎是一下子就能改变单位面貌的样子。但是我能理解它的这种做法,一些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和一些刚上任的的没有经验的人往往会把心里的一些幻想拿到实际的工作和生活当中,因而想一只哈巴狗这样做也是情有可原的,也就没怎么理会。但是,正如俗话所说,癞狗你越是抬举它,它越是要往下跳啊。

    一天早晨我早早地来到办公室正在整理桌子上的文件时,门一下子被打开了,随之,女秘书像是像是被谁推着似地进来了。她一进门就捂住脸哭了起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让她坐下来用温和的语气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哭了一会儿,从口袋里取出手绢擦着眼泪说:“哈巴狗酒后欺负我!”说完又很伤心地哭了起来。

    我想着哈巴狗可能“咬”伤了她,就急忙用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说:“咬了吗?伤到哪儿了?”说着我对哈巴狗很气愤。

    “虽然没伤着……”她止住哭低下头说,“是用舌头舔我,还说要囫囵吞下我,我很怕它。”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不由苦笑道:“可能是它跟你开玩笑吧,一只哈巴狗哪有消化你的胃口?它现在在哪儿?”

    女秘书接着又哽咽着说:“它现在还在我的宿舍里躺着!哪有这样开玩笑的?它的目的是想让我变成哈巴狗,我绝不同意,我要向法院起诉它!” 说着又哭了起来。

    我急着劝她:“不能那样冲动,都是一个单位的,也要考虑考虑单位的影响,再说对你自己的名声也不利。”

    女秘书也是人,因而她也能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她停止哭泣,像是在回忆发生过的事情似地说:“我没想到它会那样,开始时它在舔我的靴子,我还以为它是一个正直的哈巴狗,它还说它是一个诗人,但它是一个不要脸的……”

    这时我忍不住看了一下她的靴子。说实话,到现在我都没有注意过女秘书的靴子,也没必要注意。现在看来哈巴狗不仅舔了女秘书的靴子,而且舔得像我的靴子一样油光发亮。我心里想笑但还是忍住了,很谨慎地说:“你先去工作吧,我会好好开导它的。”

    中午下班时,我特意留住哈巴狗想好好说说它。这时哈巴狗还没有醉醒的样子。它说昨晚喝得太多了,都不记得干了些什么,上午还头痛。它那原先整齐的毛发都乱蓬蓬的,扁平的鼻梁左右的毛当中粘着两块黑眼屎,和我第一次见它时的样子没有两样,我的心里不由生出一种很失望的感觉,说:“你这是什么行为?上午她到我这儿告状了。还说要告到法庭上,我好说呆说才劝住了她。这是作风问题,很严重!你一个新上任的领导怎么就不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份,怎么就不考虑一下自己的前途!”这样训了它几句,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显出一种毫不在乎的样子。

    我比较反感它的那种表情,就很严肃地说:“我看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回去好好反思一下再写个检讨书来,还要对她赔礼道歉,马上就去!”

    哈巴狗还没有走的意思。它像是跟一个老朋友交流想法似地说:“那是因为你思想太保守了,这叫争取爱的权利,这个不仅具有时代的特征,而且也符合年轻男女们的心态,还有……”说完转过身来想和我握手。

    我实在无法再继续忍下去了,就打断它的话训斥道:“你是局长还是我是局长?前面说的已经很清楚了,下午会议上读检讨书!”说了这样决绝的话之后,哈巴狗很不情愿地出去了。

    哈巴狗走后我的心里很不高兴。

    中午我回到家继续想哈巴狗的事情。想着想着觉得下午让它在会上读检讨书有点过分了,但是必须得打击一下它的嚣张气焰,也就只能这样了。这样我就给女秘书打电话说下午开会时哈巴狗向你请求原谅时你也必须要给它一个台阶下。女秘书听了说就请局长放心好了。

    下午上班后,大伙儿一个接一个地来到了会议室,女秘书早就到了。但是哈巴狗还没有到会,大家就不得不等它一会儿。过了一会儿,哈巴狗来了,手里拿着检讨书,恭恭敬敬地坐在了会议室的一个角落里。接着会议开始了,首先女秘书传达了新收到的文件精神,接着我总结了最近单位里存在的一些问题,还对今后的好多工作作了安排,最后,哈巴狗读了检讨书。

    哈巴狗站在大伙儿面前首先鞠了一躬,接着打开检讨书清了清嗓子勇气倍增地读了以下内容:

    “慈爱如天空般辽阔的领导,友谊如大海般深厚的同事,还有,抚育我爱情花苞的秘书姑娘:

    我是飘移湛蓝天空的一朵白云/我心怀无边海底的美好期望周游列国/我怀揣凛冽的寒风冰凉的露水永远求索的心儿来到这儿/今天我终于找到了/在这儿找到了我用心灵长期培育的花的美丽/在这儿找到了我期待的漫漫旅途的劳顿的意义/啊啊/谁也不要加以干涉/谁也不要加以阻拦/这是开启自由和飞跃之门的时代召唤/这是砍伐蒙昧和猥琐的时代利斧……”哈巴狗在声情并茂地读检讨书,我听着听着觉得不像是在读检讨书,而像是在读一首表达爱情的诗,接着又觉得不像是在读一首诗,而像是反过来在批评我。我满脸一阵阵地发烧,在后悔让它读检讨书的同时,也从心底里对它这种反常的做法产生了一种憎恨。哈巴狗继续竖着毛发、皱着鼻子、笑眯眯地读着“检讨书”慢慢地走向女秘书。

    “啊,我生命的归宿和情感的养分/我心中永远不落的自由女神啊/请赐予我生命的能量/请赐予我生活的光芒/请点燃我情感的火把……”说着跪在女秘书面前突然像变魔术似地拿出一枝花献给了她,会议室里一下子充满了掌声。没想到女秘书不知所措地站起来,满含眼泪地接过了哈巴狗手里的花。会议室里再次充满了掌声,久久不能平息。

    散会后,我觉得自己犯了一个大错。我到现在一直都不在乎别人说的人永远是在语言的威慑下生活的可怜动物这个观点,更不相信单纯的语言的威力就能摧毁人的意识最深处纵横交错的每一根神经末梢。但是无法掩饰事实,现在哈巴狗和女秘书的事实让我彻底地找到了不能轻视这类哈巴狗的理由。我在办公室里独自思索着时,哈巴狗开门进来了。它的脸上挂着一种胜利的喜悦,看见我皱着鼻子做出很恭敬的样子。我在想着它现在还会有什么事哪,就等它说什么。

    它到我旁边很不好意思地说:“刚刚我做了不合常规的事,请局长见凉。”

    “不该那样说,”我让它坐到沙发上慢腾腾地说,“事实上是我的那些观点错了,这些也是自己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思想落后的表现,谁都不必记在心上。”

    哈巴狗听了我的话显得很高兴,脸上挂着一副更加自负的表情说:“不用那样说,哪有这样的说法。”它笑了一下,没再说这件事,将嘴巴伸向我很神秘地说:“听说今天下午县长要从西宁出院回家,您不去问候一下他吗?”

    县长大人今天要返回的事我早就听说了,也准备着要去问候他,但是不知道它这样问是什么意思,就说:“真的吗?如果是真的一定要去问候的。”做出没有任何准备的样子。

    哈巴狗靠近我一步,很有把握地说:“千真万确,如果您要去我也想去一下,请把我介绍给县长大人。”说完它那双黑亮的眼睛里露出了像以前一样祈求的光。

    原来它是为这事来的!我从心底里想笑,想这鬼东西野心真大啊,但是回头一想觉得它今天的请求和以前的相比是一件很容易办到的事,就不假思索地说:“当然可以,找个时间咱俩一起去问候县长大人。”听到这话它很高兴地回去了。

    哈巴狗走后没一会儿,女秘书也来到了我的办公室。她一进来就哭起来了,而且哭得比早晨更厉害了。我心想该不会又发生了什么事吧就用温和的语气问:“怎么又哭了,别哭,又发生了什么事?”

    女秘书带着哭腔说:“它……它在人群中侮辱我,若不是听了局长您的话忍住了……当场就给了它几耳光……我实在受不了了……”说完用十分委屈的目光盯着我的脸。

    我惊呆了:“那么……那么……你也不是愿意吗?这是……”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说实话我被弄糊涂了。

    “我不愿意!”它的语气更加坚定了。我压根没想到平常很温和的她会发这么大的火。她继续说:“我对它的行为感到恶心,人和狗永远不可能在一起!”

    我不无怀疑地问:“那当时你不是在流泪吗?”

    “怎么,我还要笑吗?”她的脸上显出无奈之色。擦了一下眼泪之后又低声说:“当时我无可奈何,想跑出去又怕让您没面子,同时又担心同事们不高兴,除了哭我还有什么办法呢?总之我俩没法在一起!”

    我觉得她说得也确实有道理,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了。一会儿之后想起了一件事就问她:“那同事们知道你不同意吗?”她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怎么不知道?但是他们也在帮它。”

    我没听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就问:“他们为什么要帮它?”

    她毫不含糊地说:“局长,您不要生气,它确实是个狡猾的狐狸!它不仅把同事们拉拢到了它的周围,还在暗地里说您的坏话。我是亲耳听到的。我实在是失望极了。先前关心它的只有我们俩,现在反过来说我们的坏话,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家伙吗?”

    听到这话我失望极了。但是这失望不是对于她,也不是对于哈巴狗,而是从从心底里对自己感到了深深的失望。我后悔当初养了那只哈巴狗。说真的自己为什么要养一只哈巴狗呢?这类低级动物只会不分是非颠倒黑白,违背主子投靠他人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我在心里连连责备自己为什么养了这样一只败家狗,并且决定以后再也不相信哈巴狗了。但是作为一名领导干部,不能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全表现在脸上,就有点无奈且很疲惫地看着女秘书说:“你确实很无辜,但它终归是一只哈巴狗,你犯不上为它生气。这件事我会慢慢处理的。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理他了。”说完就把她打发走了。

    晚上,我正在看电视时,哈巴狗鬼鬼祟祟地来到我旁边问:“局长大人,咱俩今晚去拜访县长大人怎么样?”

    我不想看见它的样子,就说:“今晚我有事,没时间去!”

    它还赖在那儿不走,说:“那咱们明天去吗?”

    我露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说:“明天也去不了!什么时候有空再说吧!”

    它看到我的样子,一下子显出很可怜的样子说了声“那这样吧”就走了。

    几天后,中午快下班时,哈巴狗又来到了我的办公室。它显出一副很恭敬的样子问:“局长大人,下午有什么事吗?”

    我不知道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随口说了声“没什么事”,心里想这家伙又有什么事呢。但是它站在那儿显出一副沉思的样子。我看着它的样子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哈巴狗像是一下子醒过来了似地说:“噢,没什么事,只是随便问问。”说完准备往外走,我叫住它说:“你等一会儿。”

    哈巴狗停住脚步有点慌张地走近我,骨碌碌转动着眼珠子问:“局长大人,有什么事吗?”之后等着我回话。

    我很严肃地对它说:“从今往后不许再对女秘书有什么非分之想了!如果你还想保住这个位子,就到此为止吧。”

    哈巴狗更加地靠近了我,很有理由似地说:“但是,那是我个人的私事啊……”

    “不用说了!”我打断它的话,“这件事我已经很清楚了,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一定严惩不贷!现在你可以走了。”

    哈巴狗没什么话可说了,只是用不太相信的眼神望了我一会儿,马上又弯着腰连连说“是,是”就匆匆地开门走了,随之一阵凉嗖嗖的风从门口袭来。说实话,我无法判断自己这样做对不对。随着时间的流逝,任何事情都会发生许多意想不到的变化,所以谁也说不准将来会怎样。我不由地点燃一支烟思索这些事情。

    中午正在家里吃饭时哈巴狗又来了,而且手里还提着一个包。妻子拿碗准备给它盛饭时,哈巴狗说它刚刚在街上吃过了,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汽车模型铅笔刀给了我的大儿子。大儿子平时总是嚷嚷着要这样一个铅笔刀,但因为太贵妻子一直没有买。看见哈巴狗带来的礼物,妻子和大儿子都显得很开心。我见哈巴狗似乎比他俩更高兴,也笑了笑。哈巴狗看见我笑了就慢慢蹭到我旁边,很高兴地和我说着话。吃完午饭后,它低声说:“我打听到今天县长在家,而且不会外出,就准备着来了。”

    原来它是为了这件事来的。本来我没必要把它介绍给县长,也不想这么做,但看它的样子好像必须要这么做就让妻子拿出两瓶好酒连同哈达装进包里领着哈巴狗去了县长家。

    刚刚迈进县长家的大门,那只很凶悍的藏獒对着哈巴狗狂吠起来,吓得哈巴狗惨叫一声躲到了我的身后。这类凶悍的藏獒好像打心眼里看不上这类哈巴狗,哈巴狗们好像也很怕这类藏獒。听到藏獒的叫声,县长夫人也出门把我们迎进了屋里。屋里没有外人,县长穿着便装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看见我俩进来就坐了起来。他把我俩让到旁边的沙发上,从桌子上拿起“中华”牌香烟每人让了一支随便聊了起来。我一边从包里取出酒和哈达放在桌子上,一边请求县长原谅没能在住院期间去看望他。县长显出虚怀若谷的样子笑了笑说:“不必,不必,哪有比我不在时抓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更好的呢。”

    这时哈巴狗也可怜兮兮地从包里拿出两瓶精装茅台酒和一条哈达放在了前面的桌子上,翕动着鼻子对县长作出了十分恭敬的样子。我看见自己的礼品远远不及哈巴狗的,觉得非常地不自在,而且很反感哈巴狗的所作所为。

    县长像是突然发现了我旁边的哈巴狗似的,直直地盯着它,有点疑惑地问我:“这是……”

    我准备给县长介绍时,哈巴狗却先开口了。它像是自我介绍似地说:“我是新来的,哈巴狗里面我算是优秀的,因为我以承担责任、助人为乐为荣,尤其我能听从主人的教导服务于他。总之,大家都说我是一个很不错的哈巴狗,我也觉得是这样。”说完还摇了摇尾巴。

    县长听了哈巴狗的话看着我的脸说:“这么说你以前说的就是它啊,那时你一说我就觉得它是一个很好的哈巴狗。”县长显得很自信。

    我也不得不笑着说:“是,是。”

    听了县长的话,哈巴狗兴奋地扬起头、翘起鼻子、摇着尾巴,作出很喜欢县长的样子,县长也一直在看着它,似乎忘记了我的存在。过了一会儿,县长显出很喜欢的样子把哈巴狗抱在怀里笑着逗它玩。哈巴狗像当初见我时一样用黑亮光滑的鼻尖从县长的耳朵、面颊闻到额头、鼻子、嘴唇,还紧贴着县长不时作出各种调皮和撒娇的样子,然后又到地上做蹦蹦跳跳、直立行走等各种动作。县长高兴得脑门都涨红了,笑着看了看我又看着哈巴狗说:“确实是一个懂事的哈巴狗,你看看它的眼睛,显得多么机灵聪明啊!唉,这种哈巴狗真的很少见啊,过来过来,这么快就跟我混熟了。”说着又把哈巴狗抱在怀里逗乐,不跟我说什么话。我也只好看着他们玩了。

    下午快上班时,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就不得不和县长告别了。

    我看了看手表说:“下午我们还有一些事,就先回了。”哈巴狗听了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

    县长虽然有些不高兴,却显出一副笑容说:“局长的时间真是比金子还宝贵啊!”接着又严肃地说:“那就这样吧,总之工作是第一位。”说着起来送我们。

    一出门,那只藏獒又冲着哈巴狗狂吠起来。这次,哈巴狗没有躲到我旁边来,而是一下子逃到县长的脚边躲起来瑟瑟发抖。县长吼着嗓门骂了几下之后,藏獒虽然停止了吠叫,但还是不服气似地来回走了几步,怒目盯着哈巴狗不放。县长继续对着藏獒骂道:“实在是条恶狗,养着它还不如宰了它吃肉!”一下子说得一无是处。

    出门后,我跟县长告别之后就离开了,哈巴狗跟在我后面还不时恋恋不舍地回头看县长。路上,我的耳边又不时回响起“局长的时间真是比金子还宝贵啊”这句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哈巴狗虽然跟在我后面,但我们之间没有一句话。刚到单位门口,哈巴狗就开口了。它有些埋怨似地说:“你不是说下午没事吗。”

    我没有理它,径直走向办公室。

    之后,哈巴狗就没到过我们家。妻子和儿子还每天盼着它来呢,有几次妻子还问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事使哈巴狗不敢到家里来。妻子有这样的疑问怪不得她,可说实话我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不知该怎么回答了。但是上班时哈巴狗还是常常到我办公室,建议我改进单位的一些工作制度,甚至还毫无避讳说了一些我的工作方法有问题之类的话。那时,虽然觉得它的言行很可笑,但是丝毫没有表露出来。

    有一次,我带哈巴狗去基层的某个乡下乡。到乡政府门口刚下车,当地几个领导和干部便前来迎接。老乡长和我是多年的好朋友,他很高兴地上前问候道:“两位贵体可否安康?”

    我正要开口时,哈巴狗从我后面说了声“很好很好”就挤到前面和乡长等人握手,我只好盯着它的脸看。看它一点也不在乎地和每一个人握手问候的样子,好像这个局长不是我而是它。

    我们到接待处喝茶时哈巴狗也和前面一样摆出上级领导的样子在我前面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去会议室时老乡长拉住我指着哈巴狗低声问:“这是谁?”

    我回答说:“它是我们办公室的主任,新来的。”

    老乡长笑着摇了摇头说:“我还以为是谁呢!”接着像是开玩笑又像是提醒我似地说:“现在的人和狗都野心勃勃,你可要多加小心啊!”说完,我俩各自笑出了声。

    下午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县长的电话。县长用比较着急的口气说他今天打了几次电话也没人接是怎么回事,我如实做了汇报并问有什么事,县长说也没有什么大事,晚上过来喝酒还准备了好吃的,我说县长给这么大的面子,到时一定前往。县长笑了笑说我等着,来时把哈巴狗也带上。我放下电话,耳边又响起了今天老乡长说的那句话,随之从心里对哈巴狗生起了一丝憎恨,想着该找个机会让它长点见识了。

    晚上我带哈巴狗去了县长家。财政局局长也在那里。县长很高兴地让我们坐下之后,一边向财政局局长介绍哈巴狗有怎样怎样的优点,一边又炫耀着说这些优点是如何被自己发现的。财政局局长听了县长的话也装出很认真的样子对哈巴狗们作出了这样的高度评价:“能够得到县长的赏识那肯定很不一般。这些哈巴狗不仅知道人的想法,而且还知道给人作伴,所以我也很喜欢这些哈巴狗。”随之把哈巴狗抱在怀里抚摸着哈巴狗的头作出很喜欢的样子。但是哈巴狗似乎对财政局局长不是很感兴趣,不太情愿地呆了一会儿之后就突然跳到地下跑到了县长的身边。县长更加高兴地把哈巴狗抱到怀里看着我和财政局局长说:“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确实是个聪明的哈巴狗吧?”说完很开心地逗哈巴狗玩,哈巴狗也像前面一样作出了各种调皮和撒娇的动作。我和财政局局长也只好跟着县长笑了。这时县长的妻子端来两盘炒肉放在了前面的桌子上,县长也停止了和哈巴狗的逗玩,把它放回原处说:“我家的老狗不仅没用,有时候还在客人面前让我难堪,所以我今天特意让人把它宰了请你们过来品尝。”说着进了套间。

    我突然记起前面进来时那条藏獒没有对着哈巴狗叫,同时也知道了县长曾说的不如宰了它吃肉的话不是在开玩笑。我们家从来没有吃狗肉的习惯,不知是因为相信狗是人最好的朋友,还是相信一句谚语所说的“投生为人还不如投生为狗”这句话,总之别说是吃狗肉,就是看着别人吃也不敢。但是今晚好像不想呆着也得硬着头皮呆下去了。这时县长从套间里拿出一瓶酒来,是我从来没见过的一种酒。县长指着那瓶酒对我们说:“这是州长去香港时特意给我带来的礼物,他说在香港这一瓶酒的价格是七百元……”如此夸赞了一番之后又说:“来,咱们先干一杯吧!”说着打开酒瓶每人倒了一杯,起来干了杯中的酒。接着县长拿起筷子劝大家说:“呀,大家吃吧,狗肉是养胃的宝贝,就不要客气了,好好吃吧。”

    我很不好意思地说:“各位千万不要生气,我不吃狗肉,我喝酒。”

    县长听了我的话以为是不给他面子,有点生气地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吃狗肉的?”之后又想了一会儿,笑了笑说:“这也可以,我们得尊重个人习惯,你喝酒,我们吃肉。”说着将一块狗肉放进嘴里有滋有味地嚼着,还夸奖说这肉炒得真是很好啊。

    我在想哈巴狗无论无何也不会吃自己同类的肉时,财政局局长也用筷子夹了一块狗肉放进嘴里尝了一口说很好吃。这时,县长把哈巴狗拉过来夹了一块狗肉放进了嘴里。哈巴狗翕动着鼻翼嚼了两下就咽下去了,并说:“我打娘胎里出来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肉!”说得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正在尽兴之时,县长又把哈巴狗抱在怀里轻轻抚摸着狗毛对我说:“老兄,这只哈巴狗很喜欢我,我也正好需要一只哈巴狗,我来养它怎么样,你再找一个喜欢的哈巴狗,我会特批的。”听了这话,哈巴狗显得很高兴,从县长的怀里回头等待我的答复。

    “这……”我一时拿不定主意低下头准备想一想再作回答时,看见了县长的皮鞋。县长的皮鞋也同我先前的皮鞋一样擦得油光锃亮,很漂亮。再看看我的皮鞋,就像那时妻子的皮鞋一样脏兮兮的,完全没有了昔日的光泽。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皮鞋了。我马上抬头说:“这当然可以啊,现在县长的身体也不太好,必须要有个作伴的。这样吧,这只哈巴狗就算是献给您的一个礼物吧。”之后大家都发出了很开心的笑,继续喝酒吃肉,渐渐笑声越来越响亮了。

    从县长家回来时,路灯还亮着,但不见行人。我有些醉了,哈巴狗已酩酊大醉,但还是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含混不清地哼着一支曲子只管往前走。在一个路灯边,我装出很醉的样子堵住哈巴狗奚落道:“你为什么要做一只哈巴狗?你一定要对我说清楚!”哈巴狗醉眼朦胧地看了我一眼,毫不在乎地说:“如今世道有时候人还不如狗呢。”之后又哼哼着小曲往前走了。

    我想了一下它的话好像还真有点道理。先前我从一本书里看到了“压死城里的一只狗比压死乡下的一个农民还要严重”这样一句话。当时还觉得很可笑,现在想想好像还真是这样,今晚那样的场合里县长最喜欢的不就是只哈巴狗吗。我不愿往下想,再次在一个路灯边堵住哈巴狗讽刺道:“你刚才不是吃了狗肉吗?你吃得下自己同类的肉吗?”

    哈巴狗笑了一声,教导我似地说:“为什么不能吃,饿疯了人也不是在吃人肉吗?”接着它又摇晃了一下指着天上继续说:“但是,狗吃狗是直接的关系,人吃人是间接的关系,首先你要明白这一点。再说狗吃狗只有一种吃法,人吃人却恰恰相反,有很多种吃法。”说完又摇摇晃晃地往前走了。我一时怔在那里望着哈巴狗的背影出神。这时,我觉得哈巴狗是一个伟大的哲学家,它说的话是那么地富有哲理。我久久站在路灯下没有动。

    第二天下午快下班时,女秘书拿来几个文件让我签字。我仔细看了每一个文件,附上意见递给她时,她像是有什么事却又很难说出口似地低着头不走。我看着她的样子问:“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她有些害羞地说:“我……我……它老是来找我,我也……我也就答应了它。”

    我没有听懂她的话,就有些急促地问:“你答应了什么事?”

    她的头更低了,说:“我答应和哈巴狗……结婚了。所以……我来请求您原谅我。我也有问题,请您原谅我。”

    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走的,等我注意到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我叹了一口气,点燃一只烟猛地吸了几口,眼前不由地浮现出了原先哈巴狗的主人——那个已经退休的老领导的样子。突然觉得现在的自己和那个老头子很像,就不由地发出了一声苦笑,随之从左边的抽屉里取出擦鞋布使劲擦了擦皮鞋,走出了办公室。

    我慢慢地走上了回家的路。这时,路上行人很少,两边一盏盏的路灯有如现在的我,陷入了孤独的沉思之中。但是在没有被路灯照到的这个城镇四周的黑暗角落里,许多哈巴狗的叫声此起彼伏着。这让我不由地想起遥远故乡的夜晚时刻,让我想起那些在沉沉的暮色之中和豺狼拼死搏斗着的藏獒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