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歌谣

  作者:德本加著 万玛才旦 译    发布日期:2013-04-11  编辑:仁增才让

    1

    尼玛大叔觉得自己终于老去了。

    2

    尼玛大叔七十岁那年的除夕,他从心底里感觉到自己最终也没能逃脱掉一种惯常的生活方式。

    在他很小的时候,阿爸带他去很远的地方做生意。路上遇见一些女人,总是免不了一些抒情骂俏。当离开女人们继续寂寞的旅程时,阿爸总会唱起这首酒歌。

    “噢耶一

    要赛马就要在阳世上赛,

    阴问里没有赛马的说道;

    没有巴掌大的地方呀,

    哪有纵马驰骋的事儿。——

    那时候他只是盯着牦牛们的屁股看,都忘记了策马扬鞭。他的阿爸是个远近闻名的歌手,他美妙的歌喉只能用百灵鸟来比喻了。

    3

    尼玛大叔年轻时总是觉得阿爸的所作所为很可笑,但叉觉得阿爸的歌声是那么的美妙。他常常想,生活总是充满了乐趣,而人生就是一条金色大道。

    但是,随着岁月的流失,那首歌渐渐让他觉得很不安,有时候还会奠名地心慌。他蠕动着嘴巴反复地咀嚼那首歌。

    4

    他用手摸了摸布满皱纹的额头才突然记起明天就是新年了。

    “啊喷,顿主怎么还没回来?”他坐在炕上自言自语着,突然觉得一阵心慌,不由地动了动身于。之后,又拿起放在前面的碗,喝了一口,放在地上,就坐着一动也不动了。

    晚饭时,尼玛大叔还是像前面一样一动也不动地坐着,陷人了沉思。

    “怎么了,顿主怎么还不回来?”不知道他这是在自言自语,还是说给自己的老婆子拉措听。

    “早上不是说要住在他哥哥才项家里了吗?你怎么了?”

    “噢,是是,我都忘了。那咱家什么时候做法事?”

    “你不是说初五做吗?”

    “嗯,嗯。”他像是记起了这件事似地点了点头。

    晚饭后,尼玛大叔像往常一样捻着佛珠想着心事。偶尔蠕动着嘴巴发出一些含含糊糊的声音,昕起来像是在自言自语。

    5

    村里的孩子们穿上新年的衣服三五成群地到每家每户拜年,小伙子们则骑上养了很久的马耀武扬威地在村子里穿行。

    “大叔,新年好!”

    “大叔,您好!”

    “这是给您的新年礼物!”

    尼玛大叔端坐在炕上,脸上显出平常很少见的微笑,点着头说:“呀,多了,多了,长命百岁。”

    整个下午,从尼玛大叔家帐篷里传来的歌声始终都没有中断过。

    “噢耶——

    要唱歌就要在阳世上唱,

    阴间里没有唱歌的说道:

    见不到拇指大的人儿,

    哪能唱着歌儿任逍遥。”

    儿子顿主唱完之后,小伙子们都夸个不停。不知怎么的,尼玛大叔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了。突然间陷人沉思之中,呆呆地看着前面,也不再习惯性地捻动佛珠了。

    6

    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些小伙子已经醉得站不稳脚跟了,有些则说着一些笑话逗大伙儿玩。

    “大叔,我们走了。”

    “大叔.再见。”

    “我也走了——”

    不知道尼玛大叔是没有听到他们的话,还是没有注意到他们要走了,不说一句话。他像前面一样丢了魂似地在那儿呆坐着,偶尔蠕动嘴巴古含糊糊地重复着什么话。

    顿主送走客人之后回来收拾桌上的东西,他把客人们喝剩的茶倒在火塘里收起了碗。

    帐篷里一片沉寂。

    “他们走了吗?”过了一会儿,尼玛大叔问。

    顿主抬起头,知道了是在问自己就说:“他们走了。”

    尼玛大叔捻动着佛珠念起了六字真言。

    “他们来了你怎么不高兴了——”

    “什么々不高兴?谁不高兴了?”他瞪了一眼顿主。

    顿主正在准备着明天去舅舅家拜年的一些礼物,听了老人的话说:“那他们跟你道别的时候你怎么理都不理他们啊!好说歹说他们都是我几个最好的朋友啊,以后我怎么去见他们!”

    尼玛大叔没有说话。他再次陷入沉思之中,偶尔蠕动着嘴巴。

    7

    尼玛大叔坐在帐篷外面的阳光里捉皮袄的虱子。偶尔能听到一声念诵六字真言的声音。他没穿衬衣,他那干瘪的胸部和手臂被太阳晒得黑黑的。除了很谨慎地皮毛丛中找出一个个的虱子,他的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

    六岁的孙子旺洛捉到了两只地鼠,在脖子上拴了一根细绳,当作驮牛牵过来说:“爷爷.你快看!”像是在炫耀自己有多大的本事似的。

    “那是什么?你那样欺负地鼠,到了阴问地鼠会来报复你的。”

    “为什么?”旺洛抽了抽鼻涕,用天真的眼神看着老人。

    “你是说为什么吗?”尼玛大叔睁大眼睛.尽量将手指伸直说:“每个人死后都要去阎王爷那儿,到了那儿你小时候造下的所有的孽就要由自己来承受,比如说,你现在弄死了一只虱子,到了那儿虱子就要反过来弄死你。”

    旺洛害怕地把手指头塞进嘴里看了一会儿被自己牵着的两只地鼠,谨慎地说:“阎王爷住在哪里啊?”

    “大概就在很西边的什么地方。”

    “远吗7”

    “不是这辈子能到的地方。”

    “要走几天?”

    “到不了,到不了。去去,去玩吧。”

    8

    下午茶时,尼玛大叔拄着拐杖进屋和家里人一起喝茶。他像平常一样把碗放在炕沿上想着什么事。一会儿之后看了一眼顿主,问:“今天初几了?”

    “初三。不是前天才过的年吗?”

    “噢,不是,不是这个意思。”他摸了摸额头说,“是啊,咱家的法事——”

    顿主吃惊地看着父亲的脸说:“你不是说在初五吗?”

    “是是,嗯,那明天下午你去请活佛。”

    顿主不耐烦地点了点头,把火塘边上的茶碗拿过来,吹着气喝茶。这时,旺洛学着前天那些歌手们的样子唱着歌进来了。

    尼玛大叔停下喝茶说:“旺洛,你过来,爷爷教你唱歌。”

    “你跑哪里去了,快过来喝茶!”顿主有点不高兴,瞪了一眼儿子旺洛。

    “爷爷,我要唱歌。”

    “真的想听吗?可要记住了啊!”尼玛大叔把孙子拉到身边一句一句地教,让他一句一句地重复。

    “在我青春年少时候,

    没想过死后去哪里,

    唱着小调虚度年华;

    年老后突然想到时,

    只有颓然空伤悲啊——”

    小孙子拍着手跳起来说:“好,好,爷爷再唱!”

    看着爷孙俩.家里人都惊奇得张大了嘴巴。顿主把旺洛拉到自己身边坐下.递给他茶碗说:“赶紧喝茶!”

    9

    第二天早晨.尼玛大叔突然间去世了。这时,地球之外某个虚空中突然出现的一颗行星也开始了自己的运转,永远地——

    短篇小说《人生歌谣》荣获《民族文学》“2011年年度奖少数民族文字原创作品奖”。

    评委会评语:“德本加的短篇小说《人生歌谣》,通过对藏族日常生活准确而富有诗意的描述,将人生的诸多感悟融入到流畅的叙述当中,意境深远,令人回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