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藏语猴祖神话的谱系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  作者:王小盾    发布日期:2012-07-26  编辑:仁增才让

二、对汉藏语猴祖神话的两种分类

  以上45例,作为文献普查的初步收获,大致反映了汉藏语猴祖神话的全貌。按其主题,可以归纳为猴祖创造人类、婚配育人、物种进化、灵猴等四类神话;按其情节,可以概括出:A.猴祖的来历,B.猴祖的身分,C.配偶的身分,D.创造人类的过渡行为,E.创造人类的关键行为,F.创造人类的结果等六项要素。综合上述两方面,今提出关于汉藏语猴祖神话的第一种分类:

    (一)猴祖创造人类神话(共6例)

  1.1 猴为创世者

  A.由天神地母所生的;B.一只猴子;C.无配偶;D.爬上马桑树或吞下大石蛋;E.上天或出海,打翻金盆或打碎腹中之蛋;F.造成史前洪水或造成动植物和人类女祖先的产生。[羌2][纳4

  1.2 猴为次创世者

  A.由天神捏成的;B.一对猴子;C.互为配偶;D.交媾;E.生殖;F.繁衍了人类。[傈1][傈2][纳5

  1.3 猴为文化英雄

  A.由白猴变成的;B.英雄;C.与公主婚配;D.通过婚姻考验;E.从天神处取来稻种;F.牺牲自己造福人类。[哈2

 (二)婚配育人神话(共15例)

  2.1 猴为女性始祖

  2.1.1 与男性始祖婚配

  A.不知来历的或洪水后幸存的;B.母猴;C.天神或两兄弟;D.婚媾;E.生殖;F.产生氏族。[dèng@①1][藏4][汉1][瑶1][拉1

  2.1.2 与偶人婚配

  A.住在山林中的;B.母猴;C.神匠所造的12个偶人;D.婚配;E.生殖;F.产生不同民族。[傈5

  2.2 猴为男性始祖

  2.2.1 与女性始祖婚配

  A.不知来历的;B.公猴冉必娃或猴形人斗安珠;C.天神之女木姐珠;D.经过婚姻考验,烧去猴毛;E.成婚;F.繁衍了人类。[羌3][羌4

  2.2.2 与非女性始祖婚配

  A.由观音转世的或经观音点化的;B.一只来到雪国的猕猴;C.山上的岩罗刹女或女妖、女鬼;D.经或不经青香树撮合;E.婚配生六子或七子;F.食五谷而成人类。[藏1][藏2][藏3

  2.3 猴非始祖

  2.3.1 与始祖女神偷婚

  A.洪水过后幸存的;B.公猴或长臂公猴;C.公主或仙女;D.避开男性始祖;E.偷婚生子;F.烫去或烧去体毛,繁衍成人。[纳1][纳2][纳3

  2.3.2 与普通女子婚配

  A.不知来历的;B.一只林中之猴;C.烫伤臀部的姑娘;D.在林中;E.结婚生子;F.部分为红臀猴子,部分成人类。[傈4

    (三)物种进化神话(共12例)

  3.1 自然进化神话

  3.1.1 起源于地上物种的神话

  A.由雪族子孙——六种无血生物进化而来的;B.第五种有血生物猴子;D.E.逐步进化;F.成为第六种有血生物人类。[彝1][彝2][彝3

  3.1.2 起源于水中物种的神话

  A.由水生动物(包括青蛙)进化而来的;B.猴子或独眼人;D.E.先转变为直眼人;F.再变成横眼的人类。[彝7][彝8][傣1

  3.1.3 起源于地下物种的神话

  A.原来在地下的;B.生物或岩石;D.因天神划破地皮或因浸入海中踩炸;E.先变成猴子;F.再变为人。[布1][哈1

  3.1.4 起源于肉蛋的神话

  A.创世的两兄妹;B.生下的肉块;E.碎后变成猴子;F.再变成人。[瑶2

  3.2 学习进化神话

  3.2.1 有创世兄妹的神话

  A.创世的两兄妹;B.生下的孩子;D.向猴子学习用火与熟食;E.讲不同语言;F.进化为各个民族。[拉2

  3.2.2 无创世兄妹的神话

  A.不知来历的;B.猴子或红毛短尾猴;D.E.通过各种学习,包括用尾巴取火、熟食;F.进化为人。[珞2][彝6

 (四)灵猴神话(共12例)

  4.1 猴图腾:猴是氏族的符号或人类的兄弟[羌1][彝5][珞1][怒1][纳6][傈3

  4.2 猴怪神话:猴为水旱之怪或山石之怪[汉2

  4.3 猴神神话:创世、生人的神

力转变为其它神力[珞3][汉3][彝4

  4.4 灵猴抢婚:[白1][汉4

  上述45个神话,就其主体而言,可归入起源神话(myths of origin)。起源神话的本质在于确认空间和时间的起始,以便为人类降生提供有序的世界背景,因而依次包括天地形成神话、自然现象起源神话、氏族起源神话、人类起源神话等四项内容〔13〕。如果说氏族起源神话结合于图腾信仰,天地形成神话结合于自然崇拜,人类起源神话和自然现象神话分别是前两种神话的延伸,那么,这些内容也代表了某种历史过程:建立在氏族同某种自然物之间的神秘血缘联系之上的图腾信仰,属于血缘社会时代;信奉若干族群之共祖的人类起源神话,应属地缘社会的神话。再晚一些,才有文化起源神话。一般来说,文化起源神话是部落、宗族时代或曰文化英雄时代的产物。

  神话内容的时代性,是由神话的功能和传播方式决定的。神话通过口头而传承,这一方面使其绝对年代无法考证,另一方面也使它总是体现了一定时代的集体精神。作为人类社会生活的投影,它表现为阶段性的发展。根据民族学资料,每个族体在一定历史阶段总是会确立一种中心信仰形式。中国南方民族普遍经历过的中心信仰形式,依其时代先后,主要有母系氏族社会早期的图腾女始祖崇拜、母系社会晚期的祖先崇拜、父系社会的氏族祖先崇拜、村社部落祖先崇拜、宗族祖先崇拜〔14〕。上述神话亦反映了这五个历史阶段的次第推进。

  关于神话的年代判断有一个著名的假定:“一个神话的分布范围越广,这个神话就越古老。”〔15〕在特定范围内,这一假定是可以成立的。经验表明,上文关于神话时代层次的判别标准,同这一假定亦相吻合。有鉴于此,我们遂可换用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顺序,对上述神话加以解释。

  (一)正如最早的神话是关于人类生活伙伴(动植物)的故事一样,汉藏语猴祖神话是从“猴图腾”型起步的。这一类型包藏了猴祖神话的原始动机:对有关自身来源的直接原因的解释。除羌、彝、怒、珞巴、纳西、傈僳等六个民族以外,猴图腾还见于白、藏、壮、瑶、景颇、普米、布依、哈尼等汉藏语民族,以及属于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的克木人〔16〕,事实上是分布最广的类型。它以氏族为传播单元,所以有两条不同的成长路线:在具有亲缘关系的族群中,成长为祖先神神话;在具有敌对关系的族群中,成长为鬼怪神话。作为高祖,“夔”在殷商时代加上表示神异的头角成为“夔”或“夔龙”,在周代以后变成木石之怪和水旱之怪。这些变化,正好证实了它作为图腾物的原始身分。

  (二)同样以图腾信仰为核心的神话有2.1.1“猴为女性始祖”、3.1.1“起源于地上物种”两个类型。它们共有八个例证。一般来说,图腾信仰是关于母系氏族的社会关系的信仰,不免包含排斥男性作用的生殖观念〔17〕。因此,2.1.1的两个特征——按母系传承、讨论氏族起源问题,便可看做图腾神话的典型特征。3.1.1的实质则是图腾分类。类似的分类又见于彝文典籍《人类历史》和苗族古歌《枫木歌》。前者说彝族第三十代祖先武老撮有十一子:妖(居岩穴)、绿(居树枝叶)、鸣(与飞鸟同居)、虎(居老林)、猴(居玄岩顶)、熊(与野兽同居)、蛇(居土穴)、蛙(居水池)、蚱(居禾稼)、鸡(与家禽同居)、犬(与家畜同居)。后者说人类起源于枫木:枫木孕育了蝴蝶妈妈,蝴蝶妈妈从蛋中孵出了姜央、雷公、老虎、水龙等兄弟。通过这两则神话的结构,我们可以看到另一种思想史的积累。例如枫木(植物)—蝴蝶(昆虫)—老虎(动物)等等的顺序,乃对应于采集—种植—渔猎这种时代顺序,其实质是由时代变化造成的崇拜对象的转移。由此可以推知:既然维系氏族和区分群体是图腾制度的两项主要功能,那么,3.1.1的进化观念便来自两种次序的结合——关于信仰对象的次序和关于图腾分类的次序。

  (三)接下来,我们看到了猴祖神话向三个方向的辐射:猴作为女性始祖的身分消失,出现了2.2.12.2.2等公猴婚配而生人的神话;对氏族起源的关注转变为对人类起源的关注,出现了1.11.2等猴祖创造人类的神话;作为氏族主神的猴子融入多神崇拜,出现了夔为山神和乐神(汉族)、白猿为战神(纳西族《黑白战争》)一类猴神神话。这些转变的基础,可以概括为血缘社会组织(氏族)向地缘社会组织(部落、村社和宗族)的转变。在上述神话中,我们即可以从新旧思想内容的转换中,看到氏族时代或采集时代向部落时代或渔猎时代的演进:2.2.1神话中的“公猴”和“猴形人”,分别意味着图腾意识的减弱和祖先崇拜因素的增长;4.14.2,夔的地位的逐步下降,对应于华夏民族的形成过程——个别族团的主神转变为族团联合体的分支神;2.2.2既保留了“青香树”这种植物崇拜的遗迹,又以“六子”“七子”形式反映了人群共同体的融合与分化;这一神话所强调的藏南泽当贡保山的猴子洞,则可以理解为图腾时代圣域(仪式场所)观念的遗存。

  毫无疑问,神话中的事物关系反映了现实的社会关系。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阶段,社会关系的变化还表现为几类神话母题的融合——在猴祖神话中,加入了卵生神话(1.1)、天树神话(1.12.2.2)、洪水神话(1.12.1.1)、泥土造人(1.2)、难题求婚(2.2.1)等神话的因素。它们都是人类早期的神话母题。它们的融合,意味着拥有不同图腾和始祖神的人群建立了新的共同体。3.1.4既然是由洪水神话(A)、卵生神话(B)、猴祖神话(E)结合而成的,那么,它便不再是血缘社会的氏族神话,而是地缘社会的族群神话。

  (四)其余猴祖神话的时代特点也可以通过比较而揭露出来。同猴为始祖的神话相区别,2.3.1是典型的文化英雄时代的神话。它以公猴同女主人公的不合法婚媾,暗示了图腾神向男性祖先神的让位。4.4的思想实质也是与此相同的——从灵猴抢婚在猴祖神话整体中的位置看,它实际上是图腾信仰的告朔饩羊。而1.32.1.22.3.23.1.23.1.33.2等神话分支,则表现了对于文化事物的探寻,在很大程度上属于文化起源神话。例如1.3属谷种起源神话,蕴有人类英雄同天神相抗争的内涵。这一点正好可以和上面谈到的2.3.1型纳西族神话彼此比证:纳西族《创世纪》中男英雄利恩从天上偷来蔓菁籽的故事,其情节和思想内容皆同1.3一致。又如3.2.13.2.2在相当程度上属于火起源神话,其主题所表现的正是对火和熟食的推崇。在考察其细节“红毛短尾猴”时,我们同样可以比证2.3.2中的“红臀姑娘”和“红臀猴子”。显而易见,烫伤而致的“红臀”,正如用于击石取火的“红毛”一样,可以理解为对火的暗示。至于2.1.2型猴与偶人婚配的神话,则明显是图腾信仰同文化英雄观念相结合的产物:十二偶人反映了原始的氏族分类,神匠代表了部族时代的文化英雄。

  在猴祖神话的所有例证中,涵义比较复杂的是3.1.23.1.3这两个物种进化神话。3.1.2既有人类起源于水生动物和青蛙的细节,也有独眼、直眼、横眼次第进化的细节;3.1.3既有卵生神话的影子(“划破地皮”和“踩炸岩石”),也有阴阳化合的观念。尽管水生、卵生细节反映了一种朴素的思想意识,但神话的重心却明显是落在比较晚近的那些因素之上的。判断它们晚近的理由是:独眼、直眼、横眼的次序曾经用另外的方式表述。例如在彝族史诗《阿细的先基》的几个传本中,一说人分五代,即“蚂蚁层”、“蟋蟀层”、“独眼人”、“西尾家”和洪水遗民的子孙;一说人分三代,即“瞎子”、“斜眼人”和“横眼人”;一说人分四代,即“蚂蚁瞎子朝”、“蚂蚱直眼睛朝”、“蟋蟀横眼睛朝”和“筷子横眼睛朝”〔18〕。由此可知,独眼、直眼、横眼的次序,乃是昆虫崇拜时期图腾分类的遗迹。在猴祖神话中,它们得到了系统整理,被整理成关于文化进化和智慧发展的次序〔19〕。就此而言,3.1.2中的[傣1]应属图腾分类神话,而[彝7][彝8]则是文化英雄时代的神话。至于阴阳化合观念,则在2.3.1[纳2]“黑白交界”一语中得到过表现。此语见于上文羌族巫师的猴帽传说,亦见于纳西族的三大神话史诗——在《创世纪》中,是为求配偶而升往天界的从忍利恩婚后回到大地的地点;在《黑白战争》中,是充满光明的东族与一片昏暗的术族的边境线;在《鲁般鲁饶》中,是开美久命金埋藏财物的处所。若比照《创世纪》关于“九重白云”和“七层黑土”的描写,那么可以知道,这是一个表述天地交泰、阴阳分际观念的哲学术语。同样的内涵在3.1.3中改用山和海、仰和伏这种二元化合的意象来表达了,但它们的思想方式及水平显然是相近的。

  据此,我们可以从历史形态角度,给出汉藏语猴祖神话的第二个分类体系。

  这一图表的主要意义,在于它显示了不同神话主题的嬗替关系及其思想因素的历史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