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去黑海

2019-10-28 14:51:26 香格里拉网   雨霖铃

1.jpgTm4中国藏族网通

徒步旅行,光是这四个字就足以开启人们的无限想象。帐篷、睡袋、登山杖,朝阳、落日、烧烤架,山顶的咖啡、草原上的星空……我平生的第一次徒步旅行献给了哈巴雪山的黑海。Tm4中国藏族网通

此次徒步旅行源自老杨的一个童年情结。老杨不老,出生在哈巴雪山脚下,是一位风风火火的美女,我们都习惯叫她老杨。老杨说,黑海附近曾是她家的牧场,小时候她给牧场送粮食,徒步去过一次。不是为了看风景,是为了喝现煮的牛奶。送粮那天,牧场相当于过节,当天挤的牛奶不用来制作酥油,而用来犒劳送粮的人。在高原上放牧要随着季节变化不停迁徙。当草木繁茂的时候,牧民会赶着牛群去深山里驻扎几个月,牧场里大都没有水电,网络信号就不用提了,进山时带的粮食不够,就需要有家人乡邻步行数十公里来送粮。老杨小时候送粮就是这样的历史背景。她至今仍念念不忘。Tm4中国藏族网通

从香格里拉城区到哈巴雪山有两条路,组成一个环线:往东经白水台到哈巴雪山,往南经虎跳峡到哈巴雪山。我们选择的是从虎跳峡进,从白水台出。我和老杨还有我家罗先生一组,一路向南从俄迪到虎跳峡,山路崎岖狭窄,有落石堆积在路边。一边峭壁一边悬崖,让人看了就紧张。老杨和罗先生都很淡定,他们生长在这里,早已司空见惯了。Tm4中国藏族网通

2.jpgTm4中国藏族网通

到达哈巴村已是傍晚。去老杨家吃了地道的灰水面,浇上土鸡汤配上当地特有的香叶,捏碎了洒在碗里,别提多美了。村子里几乎每户都没有修大门,院子敞开着,鸡犬相闻夜不闭户。环绕着村庄的是不计其数的花椒树。当花椒离开调料盒,以一种果实累累的姿态出现在你面前时,有一种说不出的美,那种密密麻麻的红色热烈而富足。Tm4中国藏族网通

夜里住在一个叫雪山阁的客栈,院子宽敞花木繁茂。遇到刚从黑海徒步回来的客人,说是徒步往返8个小时,他们选择当天进出,没有留宿。Tm4中国藏族网通

第二天吃过早餐,老杨请了1个向导1个马夫外带1匹马。这样一来4个人的餐食要准备,而且要驮进山,我顿时觉得昨天想得太简单了。于是,烙饼、鸡肉、大米、酥油、盐巴、酱油、一次性碗筷、红牛、桶装方便面……瞬间堆起一大堆行李,我突然意识到徒步的压力。等马夫和马到了,全部挂在马背上。我的背包也挂在了马鞍上。5个人1匹马,我们出发了!Tm4中国藏族网通

3.jpgTm4中国藏族网通

向导叫东原,年轻帅气经验丰富。马夫叫天元,刚开始不熟话不多。我发现此时已经没有手机信号了,于是心无旁骛地走路。心里盘算着,4个小时,很快。当牛肉干和大白兔奶糖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路上出现了黄色的杜鹃花,让我们十分惊喜。杜鹃花常见但黄色的罕见。旅途的疲倦被这些美丽的杜鹃花冲淡。就在我们拍照的时候,向导和马夫早就到了前边。等我们爬上坡顶看到有炊烟升起,才知道东原他们已经在生火做午饭了。Tm4中国藏族网通

距离出发时间已经过去了3个小时,煮饭的天元说,我们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说好的单程4小时呢?天元大哥有条不紊地开始打茶。他做酥油茶的过程吸引了我。我顾不得沮丧,看他用缸子烧开河水,放了一勺酥油加了一撮茶叶一点盐。然后就地取材折断一根细小的竹子,竹节上面连着枝桠,就像一个小扫帚,用手快速搓着竹枝旋转,就像一个手动打茶机。酥油茶做好了,土豆也烧好了,早上准备的饼也烤热了,还有事先切好片的熟牛肉。我们围着火堆在树下吃了一顿丰盛的大餐。Tm4中国藏族网通

人吃饱了,马也歇好了,我们再次整装出发。天开始下雨,脚下的石头路有一点滑。无心再四处拍照,我们低头赶路。迎面遇上进山捡药材的女人们,背着背篓,健步如飞。Tm4中国藏族网通

5.jpgTm4中国藏族网通

     坡逐渐陡,路逐渐窄,当登上不知道第几座山顶时,眼前豁然开朗。我们接二连三发出惊叹。目之所及都是连绵不断的杜鹃花海:层层叠叠错落有致、红白相间在雨雾中开得张扬绚烂。你会讶异这勃勃生机,在这人迹罕至的大山里,杜鹃花才是真正的主人,我们是贸然闯入的陌生人。感觉眼睛不够用,手机的摄像头完全无法再现这一山又一山的杜鹃花海,大自然用它的方式欢度迟来的春天。我不想再往前走,有一瞬间希望自己就是一棵杜鹃树,千年万年生长在这山巅,花开花谢自给自足。Tm4中国藏族网通

隐约听到他们在呼喊:“看到了看到了!”想必黑海就在附近了。我从变成一棵树的念头里拔出来,加快脚步。几分钟后,黑海就这样在花丛中显现。那样一汪宁静碧绿的湖水依偎在雪山里怀抱里,像一块玉石镶嵌在花海里。沿着碎石路,深一脚浅一脚向它走去,顾不得雨水顾不得湿滑,我想用最快的速度靠近这美丽的湖水。Tm4中国藏族网通

终于到了,上午9点40到下午5点,历经7个多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黑海边。想起别人8小时往返,有点唏嘘。沿湖一圈有五六个黄色的帐篷可以住宿,还有一个简易的房子,这个简陋的房子让我心里生出许多感激。所有的炊具都洗好倒扣着,石头和木板衔接的地方形成一个天然的置物平台,放着油盐酱醋、挂面、大米、西红柿,还有一袋青菜,都是前面来过的人留下的。我们拿着桶和盆去湖边打水,回来烧水做饭。没有人在湖里洗菜洗碗,都只是取水,在岸上洗好,用过的水倒在屋子后面。这个湖是这里唯一的水源,饮水、煮饭、洗漱都靠它。Tm4中国藏族网通

6.jpgTm4中国藏族网通

  晚餐做了炖土鸡、番茄鸡蛋、清炒土豆丝、炒青菜,除了我,他们四个都是厨师。可惜没有红酒杯,我们把带来的红酒倒在纸杯里,一起举杯。今晚海拔4000米的黑海只属于我们5个人和屋外那匹马。Tm4中国藏族网通

     饭后天色尚好,沿湖去散步。水清澈透明,岸边浅处有各种鱼。罗先生伸手去捞,掌心里这条鱼就是著名的娃娃鱼,它是雪山冰湖里边唯一可以生长的鱼类。我们看过之后又把它轻轻放回水里。Tm4中国藏族网通

入夜,睡在帐篷里。外面风雨交加,帐篷被风刮着发出巨大声音。仔细辨认,能听到马在帐篷外来回走动,老杨总担心马蹄踩到她的头。而我担心雨越下越大,会不会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飘在黑海里。实在紧张的时候,就握紧罗先生的手,有点相依为命的感觉。Tm4中国藏族网通

天亮了,被老杨叫醒。觉得风雨交加的夜晚好像是上辈子的事。钻出帐篷,雨停风驻,清晨的黑海是另一番景象,水汽氤氲薄雾缭绕。还是要洗漱,因为今天要回到文明社会的人群中去。如果住在这里,胭脂水粉等都是无用的俗物。罗先生去取水,我等在岸边,他走回来的身影让我想起原始社会的狩猎者。Tm4中国藏族网通

7.jpgTm4中国藏族网通

早餐是东原做的米酒鸡蛋还有昨天带来的饼。原来他那个硕大的背包里还背了米酒和那么多鸡蛋!在这里,每一种食物都变得更美好更重要。我们把多余的大米、土豆还有其他调料留在厨房,收拾干净炊具。这个营地就是靠人们的自觉和善意保持良好状态。Tm4中国藏族网通

又开始下雨了,我们一行人开始返程。我和老杨在前面拍照,看着他们3个男人牵着马从雨雾中走来,那画面像极了西游记。Tm4中国藏族网通

返程时马背上的行李空了,他们把我安排在马背上。为了不耽误行程,我听从了。可是我错了,我以亲身体验告诉你们,下山不要骑马!陡峭的山路上,马自顾不暇,我要用尽力气才能确保自己的屁股和马背贴在一起。而且,上山骑马要俯身,下山呢,要仰着身体。个中滋味一言难尽。我不能叫苦,因为马不叫苦,那些徒步的伙伴们也不叫苦。果然速度快了很多。中午12点多就返回停车的地方。当人从完全没有信号的地方回到手机叮咚作响的环境,有一点不真实的恍惚。告别马夫天元大哥,和东原一起返回雪山阁客栈。这次徒步旅行耗尽了体力,极大满足了视觉享受。Tm4中国藏族网通

不离开物质丰富的城市,无法体会一果一蔬的珍贵;不进入远离人烟的山野,无法生出对大自然的敬畏。徒步是亲近山水最好的形式。黑海,是我徒步最美的开端。Tm4中国藏族网通

来年花开,我们一起去哈巴雪山看黑海。Tm4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拉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