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果: 雪绒河畔的“舞者”

作者:记者 杨正林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4-07-21 17:18

1

图为普堆巴宣舞的传承人觉果(右二)亲自教授村民学跳。

    国家级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普堆巴宣舞,是直孔地方特有的舞蹈,只有在直孔法王坐床等重大庆典活动时表演。宣舞历史悠久、内容丰富,最早起源于民间,并流传在民间,是一种自娱性歌舞。改革开放以来,沐浴在党的阳光雨露下,通过传承人的带动,普堆巴宣舞已绽放出前所未有的魅力与风采。

    深秋时节,雪绒藏布河畔,万山栎树红遍。

    循着大山深处传出的低沉而优美的歌声,我们走进了墨竹工卡县门巴乡仁多岗村藏塘组。在一个土石木结构的小院内,记者亲身感受到普堆巴宣舞粗犷而豪迈、婉转而悠扬的精彩——

    只见,一群头戴华丽头饰的妇女低着头跳着宣舞,动作轻柔缓慢。而男子则站立着,动作粗犷而豪迈。“跳宣舞的时候,男人和女人跳法是不一样的。”69岁的普堆巴宣舞传承人觉果向我们介绍起来。正如觉果老人所说,宣舞的舞蹈形式不同于其他地区藏民族舞蹈的快节奏,整段舞蹈给人以层次分明、循序渐进、恬静中蕴涵欢快的感觉。

    “宣”,原为象雄语,意为“歌舞”。宣舞是一种以说、唱、跳相结合的藏民族民间传统舞蹈。其舞姿融合了西藏民间舞蹈的精华,别具特色;说唱形式展现了藏族古代语言文学的独特魅力,涵盖了藏民族宗教、礼仪、风俗、节庆等各方面的内容。

    民间有这样的说法:“普堆巴的宣、羊日岗的藏戏、掌达的卓舞”。普堆巴、羊日岗、掌达是拉萨河上游直孔地方沿河的3个地方,由此可见,普堆巴的宣舞在当地民间具有较广泛的影响。

    据直贡·旦增白玛坚参所著的《直贡法嗣》记载:直贡第十二代法嗣灌顶大国师顿珠杰布(约公元十四世纪)对原有的普堆巴宣舞的内容和动作、服饰等进行了规范和发展,使得普堆巴宣舞更加完美和丰富,其艺术性和观赏性大为提升,成为宣舞发展史上的鼎盛时期。

    关于“宣”的历史溯源,在麦仁罗素丹增朗达所著的《漫谈古代历史之言精华》(藏文版)中有这样的记载:“迎请旦巴·幸饶米沃且时人们跳了宣。”旦巴·幸饶米沃且,公元前一世纪人,是西藏苯教的祖师。可见,早在吐蕃王朝之前就有宣舞这一歌舞形式。

    觉果老人说,直孔普堆巴宣舞服饰华贵独特、歌声优美动听、舞步典雅而稳健,一直以来深受当地群众的欢迎。

    觉果,这位现年已经69岁,土生土长的直孔人,目前是直孔普堆巴宣舞的传承人之一。从小,觉果就喜欢歌舞,一旦唱歌跳舞,他就完全沉醉其中。

    作为直孔梯寺前身——觉巴拉康管理人员的后代,觉果学跳普堆巴宣舞的经历可谓“一波三折”——

    第一次跳,是在西藏和平解放前。觉果老人说,当时,村里仅有7户人家,每年都要支舞差,每户两个人,硬性规定。如果不去服差役,轻的罚钱,重的被鞭打。当时是直孔梯寺开展佛事活动,父亲就带着他去服差役,亲眼看到有的人因为没有去服差役,被打得皮绽肉裂。

    第二次跳,是在民主改革前。觉果老人说,当时,是欢迎达赖、班禅喇嘛从北京回来。也是通过服差役的形式参加的。

    第三次跳,是在改革开放后。觉果老人说,上世纪80年代初,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得到较好的贯彻落实,直孔梯寺从拉萨迎请觉巴拉康佛像时,他们就组织30多人的舞蹈队,跳宣舞。从那时起,中断了30多年后的宣舞,重新面见天日。

    普堆巴宣舞共分10个篇章,每一个篇章都由不同的章节组成。“普堆巴宣舞是祖先们通过他们的勤劳和智慧,创造出来的雪域高原上歌舞海洋中一颗璀璨闪烁的明珠。普堆巴宣舞的舞蹈动作优美、曲调动听,是展示我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一种形式。”觉果说,“宣舞能体现藏民族的优秀品格和良好的精神风貌,而宣曲的内容主要歌颂圣贤和大自然。宣舞艺术的姿势雄伟、音调细长而动听,手势朴素、步调协调。宣舞者给人一种壮观而朴素的感觉,这是宣舞的主要特色。”

    2008年,政府拨款20万元,建设普堆巴宣舞传习基地;2012年,政府拨款9万元,为舞蹈队购买服饰道具;2013年,政府拨款50万元,为舞蹈队购买演出帐篷、服装和道具……近年来,党和政府大力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使普堆巴宣舞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春天,舞蹈队已发展到50人的规模。2014年春节、藏历新年期间,普堆巴宣舞将参加西藏藏历新年联欢晚会展演。

    “浩渺行无极,扬帆但信风。”老人告诉记者,为弘扬民族传统文化,继承非物质文化遗产,只要还能走得动,他就会一直跳下去……

    记者观察:

    政府扶持固然很好,但不是长久之计,关键是要搭建好各种平台,以展演、巡演等方式,千方百计让普堆巴宣舞走出去,打响品牌,传承文化,面向市场,或许宣舞的发展会有更好的空间和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