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卡大师丹巴饶旦:祖孙四代的艺术传承

作者:索穷 来源:中国西藏网 发布时间:2012-09-05 17:13

唐卡大师丹巴饶旦

唐卡大师丹巴饶旦(资料图)

    丹巴饶旦,1941年生人,现为西藏大学美术专业教授。

    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丹巴饶旦曾先后从事小学教师、《格萨尔》研究、出版社美术编辑等工作,1980年调到西藏大学艺术专业任教,1990年获得国家教委优秀教学成果奖,1991年获吴作人国际美术教育基金奖,出版有三部个人专著。他是西藏第一位唐卡画家出身的大学专业美术教授,他的儿子也是一位美术教师,在拉萨师范专科学校工作。

    说到祖孙几代人在专业上的造诣,丹巴饶旦认为,祖父一生从事唐卡、壁画绘制工作,是一位典型的藏族传统画家;父亲一辈子主要从事装饰画的研究和实践,在藏族工艺美术的发展方面做出了贡献;而自己和儿子到目前为止,主要从事藏族美术教育工作。可以说,祖孙几人虽然都是以画出名,各自所走的道路却并不一样。

    丹巴饶旦的爷爷乌钦·次仁久吴(1872—1935年),人称“大胡子画师”,出生于山南艾地区一户绘画世家,13岁开始绘制唐卡,长大后加入画师行会组织“随炯”——工院,主要承担当时地方政府指定的壁画、唐卡绘制任务,先后评为乌琼、乌钦职称。1904年,他随十三世达赖喇嘛经蒙古前往北京,负责绘制沿途大事记图,学习研究了汉族及其他民族的美术。返藏后,十三世达赖喇嘛命他绘制罗布林卡、布达拉宫内的一些重要壁画。据说当他从北京返回西藏时,全身上下一套干练的蒙古装束,随身携带着大量内地的水墨画写本、毛笔、玉石质的调色板等,对其珍爱有加,连自己的子女都不许翻动,只对同道挚友偶尔示之,在同行间交流赏画心得,意在改良传统藏画。

    丹巴饶旦的父亲叫仲多·格桑罗布。在热振摄政时期参加修建十三世达赖喇嘛灵塔工程。由于师傅突然去世,灵塔的总体设计和全部装饰图案的规划工作落在他和另两位乌钦(大师)肩上。经过近三年的艰苦努力,格桑罗布和他的同事圆满地完成了这一举世无双的艺术杰作,整座灵塔气势宏伟,塔面花卉图案精细丰富,疏密安排得当,风格庄重典雅,成为装饰画艺术的代表性作品之一。作为工艺美术大师,他创造了许多新的独具特色的藏民族装饰图案,亲自设计了中国地方币种之一藏钞百两和二十五的票面,在业界获得很大的声誉。

图为藏钞一百两纸币的正、背面。

图为藏钞一百两纸币的正、背面。

    据丹巴饶旦了解,世界各地的钱钞很多为画家所设计,中国也不例外,如第二、三、四套人民币的彩稿设计,是聘请中央美术学院和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专家罗工柳、侯一民、周令钊等为主完成的;第五套人民币的百元券主席像原稿的素描稿由西安美术学院院长刘文西创作完成。作为解放前中国地方独具特色的地方币种之一,藏钞的设计也是由专业画家来完成的。纵观整个幅面,仲多·格桑罗布设计的藏钞图案在保持花边、花球为框的传统设计形式的同时,画面中精心加入“和睦四瑞”、“八吉祥”、亭台楼阁、宗教人物等藏族传统图案,既增加了钞票的防伪功能又富有浓郁的地域民族特色。

    说到父亲设计绘制的藏钞图案,丹巴饶旦笑着说:“虽然父亲亲手设计绘制了面值最大的一百两藏钞,但那时我们几个孩子身上却经常找不到几块铜板。那时候,赶时髦的贵族少爷们喜欢骑着自行车,身上穿一件崭新的白绸衬衫,衬衫的口袋上面露出几张百两大钞招摇过市,我们穷人家的孩子是很羡慕的。”

    丹巴饶旦教授说,自己现在过得是“蜜罐里的生活”,“我老头子要舒舒服服的休息,享受晚年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