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牙藏毯传承人----杨永良

作者: 来源:中国藏族网通 发布时间:2012-07-23 17:27

 

加牙藏毯传承人
杨永良

   ■他是加牙藏毯的传承人,儿时就跟着父亲洗毛、捻线、编织。

   ■他家境贫寒,可是执著追求加牙藏毯编织技艺,守护着这一片精神家园。

   ■加牙藏毯如同一首民族历史长诗,它浓郁的高原特色,让世人叹为观止。

   湟中,是一片美丽的土地,湟水河东流而去,造就了一片片青山绿川,养育了一代代勤劳的人民。美丽的加牙藏毯,也从这里神奇地“飞”了起来,加牙藏毯闻名河湟。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加牙藏族织毯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杨永良就出生在这里。杨永良是土生土长的上新庄加牙村人,他的先辈杨正贤、杨正泰等四兄弟是加牙藏毯的创始人。在杨永良家的院子里,萝卜、芫荽、甘蓝、菜瓜,几样庄户人家常吃的菜蔬长得正旺。

   没有什么招待的,杨永良情急之下拔了两个萝卜说:“吃点我们自己种的萝卜吧,新鲜!”

   杨永良家里的炕上铺着藏毯,图案鲜艳,摸上去毛茸茸的,很舒服。“这是我的爷爷织下的藏毯,到现在还好好的,连颜色都没变,看着就像新的一样。”杨永良说。

   屋子里很暗,杨永良把桌子抬到外面。这个年近五旬的汉子一根接一根地抽着廉价的香烟,生活的风霜在他黝黑的脸上刻上了深深的皱纹。

   杨永良说起了加牙藏毯的来历。据说清朝道光年间,加牙村里来了个流浪汉,人称“薛爷”。薛爷就被好客的加牙村人留住,竟一住不回。薛爷自幼学了一手织地毯的好手艺,他在加牙村带出了好几名徒弟,从此,织毯的手艺就留在了加牙村里。

   时光倒流,上世纪60年代末。夜深人静,年幼的杨永良站在忙着织藏毯的父亲旁边,他瞪着乌黑的眼珠,好奇地看着父亲娴熟地将一根根彩色的毛线缠到事先挂好的竖线上,然后用小刀裁减、打磨,渐渐地,花朵、山水、大象、喜鹊这些图案在父亲的巧手下编织而成。虽然在生产队劳动了一天,但父亲为了补贴家用,每天晚上都要点着“气死猫”(清油灯盏)织藏毯。当时只有八九岁的杨永良也闲不住,他边看边捻线,把父亲编织藏毯的手法牢牢地记在心里,趁着父亲出去的工夫,杨永良就坐在地毯架上,像模像样地织上几下。

   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加牙藏毯名声远扬,这时杨永良已经成为了村子里的织毯能手。后来,杨永良打破了祖上“传男不传女”的传统,将编织藏毯的手艺传给了妻子,还主动帮村里人织地毯。

   由于所有的工序均为手工,完成一件藏毯至少要二十多天的时间,再加上成本高、地毯工厂的冲击等因素。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手工制作的加牙藏毯不再风光了。加牙村里织毯的人越来越少,现在,也有慕名而来的人在杨永良家订藏毯,但人数不多。

   为了三个孩子读书,杨永良只能放下编织藏毯的活,外出打工,只有在冬季闲下来的时候,在家里的火炉旁边,他一边计算着家里来年的开支,一边精心地编织着客户订的藏毯,他不想丢掉祖辈传下来的这个曾给他的家族带来名声和财富的手艺。杨永良说:“虽然现在织毯子织得少了,但是以前经常织的那些个花纹、手法什么的,现在闭着眼睛也能织出来,这些东西就像印在我的心里,一辈子也忘不掉。”

   可喜的是,2008年,牢牢掌握着加牙藏毯织艺的杨永良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面对荣誉,杨永良心里喜滋滋的,“还是省长给我发的奖哩。”但是他也没忘记加牙藏毯的传承,“我希望我的孩子还是能够上大学,织藏毯的手艺,娃娃现在也会一些,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我想还是可以把娃娃教会。”

   采访结束,我们即将离开时,杨永良又坐在了祖辈传下来的那个木织机前,开始编织藏毯。夕阳照在他黑胡巴茬的脸上,显得有点苍老,但他依然守护着这一片精神家园。(作者:杨尚燕)

  杨永良简介

  ●1962年,杨永良出生于湟中县上新庄加牙村。

  ●1970年,杨永良就开始跟着父亲杨怀春学习洗毛、捻线、纺线。

  ●1978年,在父亲的教授下,杨永良开始系统地学习加牙藏毯织毯技艺。

  ●1988年,杨永良和杨永刚背着自己制作的藏毯走南闯北,开阔了眼界,积累了丰富的藏毯制作经验。

  ●2007年6月,杨永良被国家文化部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加牙藏族织毯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祁万强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