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网杯·永远跟党走】父亲教会我一首歌

2021-06-02 10:17:52 香格里拉网   殷著虹

由张永枚作词、彦克作曲的《骑马挎枪走天下》是流传于上世纪60年代初的一首革命歌曲。这首别具一格的歌曲采用了叙事抒情的方式,歌唱革命战士参军入伍、转战南北的戎马生涯。歌词激情、豪迈,曲调亲切、优美。如同让人身临于革命战争的年代,沉浸在军民鱼水情的场景之中。半个多世纪以来,这首歌通过许多歌唱家的动人演唱,获得了广大群众的喜爱,并传唱至今。Zfu中国藏族网通

“骑马挎枪走天下,祖国到处是我的家。祖国到处都有阶级的爱,到处都有战斗的友谊,到处都是革命战士的家,全国人民心连心,团结战斗力量大。我为祖国走天下,祖国到处是我的家。”词作者张永枚说,这就是这首歌的主题,赞美的是人民军队与群众鱼水情深,抒发的是革命战士永远跟党的情怀。我记得我父亲很喜爱这首歌,那时我年纪还小,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时候开始会唱这首歌的,总觉得父亲对这首歌情有独钟。每当他心情好的时候,特别是在参加生产劳动的时候,总会扯起嗓子一字不漏地唱完这首歌。起初我不懂得为什么父亲对这首歌如此钟爱,只认为这首歌有着别样的民族风味,十分悦耳动听。尽管这首歌歌词很长,却琅琅上口,容易让人记住。在父亲的影响下,慢慢地我也学会了唱这首歌。Zfu中国藏族网通

随着个人阅历的不断增长,在怀念起去世多年的父亲时,我会想起这首歌。再唱起这首歌的时候,我进一步领悟到了老一辈革命军人的情怀和精神。由此也更加懂得父亲之所以喜爱这首歌,是因为这首歌道出了父亲的心声,歌中描述“骑马挎枪走天下”的经历,与父亲参加革命所走过的历程极为相似,因而与其说它是一首我父亲喜爱的抒情歌曲,倒不如说它是我父亲的人生写照。更在于这首歌带有浓郁的北方民歌曲调,这与我父亲长期生活和战斗过的地点一致,所以难怪我父亲对这首歌情有独钟。Zfu中国藏族网通

我的父亲殷全安,1919年出生在河南省延津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延津县地处黄河北岸的平原地带,1938年黄河决堤泛滥,家园被洪水淹没之后,父亲被迫随我祖父、祖母和大伯背井离乡逃荒到了山西省屯留县。在一个叫水泉的村子里,被一户富裕人家收留,后来随着祖父的去世和大伯的出走,我祖母和父亲便成为了这户人家的长工。正因为山西屯留成了我父亲第二故乡后,父亲会说河南、山西两地方言,这正好成了他参加革命队伍后,做侦察工作的有利条件。Zfu中国藏族网通

1940年日寇横行于中原大地,禽兽不如的日本鬼子试图欺负我祖母,气急之下父亲抡起镢头向日本鬼子脑袋砸去,日本鬼子死了,而父亲却惊恐不安。当区委领导得知这一事件后,找到了我父亲,夸赞他说:“你是好样的,做了一件中国人应该做的事。”从此,父亲便走上了革命道路,担任八路军的情报员和民兵队长,投身到了当地发展抗日武装的战斗中。1945年解放战争开始后,父亲被正式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14军42师126团,父亲便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和共产党员。在人民军队里,父亲一直从事侦察工作,随部队转战千里,参加过解放战争的各大战役,并在两次战斗中立过大功。1949年底,父亲参加了解放大西南的战斗,随军来到云南。云南解放后,1953年父亲转业到鹤庆县政府工作,后来被派往丽江地委党校学习文化,学习结束后便调到了中甸县(今香格里拉市)金江区委工作。从此,迪庆高原成了父亲的又一第二故乡,他一生和高原上的各民族同胞结下了不解之缘,中甸县也就成了我们的家。Zfu中国藏族网通

由于父亲的青春年华都是在战斗中度过的。在枪林弹雨的岁月里,不知他经历过多少次生死考验;在艰难困苦的日子里,又不知他经受过多少风风雨雨。父亲被调到中甸县工作的时候,已经是36岁的“老光棍”了。父亲和母亲的婚姻,也是在党组织介绍安排下才促成的,对此父母在世时常对我们兄妹3人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这个家。对党要有感恩之情。”正像有人所描述的那样,我父亲是“旧社会吃过糠,抗日战争扛过枪,解放战争负过伤,建设祖国渡过江”的南下军人,因而父亲不仅战斗经历丰富,而且对党有着深厚的感情。父亲曾说过,他是靠双脚丈量过大半个中国的人,是扛着红旗一路闯荡天下的人。他对待工作总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对党的教诲又总是言听计从。所以那时的人们都把父亲叫做“钢牛”,后来我才知道,父亲原先的名字还真叫“钢牛”。每当父亲唱起“骑马跨枪走天下,祖国到处是我的家……”时,我会感受到父亲在唱这首歌时的用心。我小的时候会在小伙伴中炫耀自己父亲扛枪打仗的经历,长大后我更为有一个为新中国打天下的父亲而感到荣耀。正是在父亲的教育下,我不断增强了坚决听共产党的话,坚定跟共产党走的信念和决心。Zfu中国藏族网通

在学会唱这首歌的时候,我们兄妹3人都参加了工作,一家人过上了幸福生活。可那时父亲却老了,经历过战争的他伤病缠身。1990年5月,父亲去世了,我怀着悲痛心情写了一首题为《我在红旗下长大》的诗,诗中写道:“我在红旗下长大,举旗的人是我父亲,母亲把我降生在血染的战壕,父亲的嘱托是冲锋的号角!刺刀狂舞,子弹飞翔,铜号在黎明前吹响,红旗在阵地上飘扬。父亲倒在了敌人的枪弹下,而燃烧的旗帜已插在了高山顶上——迎来了初升的太阳!”当然,这首诗中的父母已经被艺术化了,但它却是我对父母真爱的深情表露,也是我对父亲革命生涯的敬仰。因此我在这首诗的下阕中写道:“母亲搂抱着我又一次地哭泣,那泪和着春风是绵绵细雨,洗净了红旗上的尘土硝烟,明净出旗帜上五颗闪亮金星。如帛的晴空簇拥起母亲的希望,瑞气袭人,亲切无比,我的心灵被鲜艳的红光润透,我走的道路有红旗的指引。当我把笑脸贴近炽热的旗帜,母亲,请您放心吧——我在红旗下长大!”这首诗在当年《迪庆报》发表后,我又用它参加了省里举办的“建党70周年征文”活动,再次在报刊上与读者见了面。Zfu中国藏族网通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父亲离开我们已有30多年了。30年来,我国各项事业蒸蒸日上,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富裕安康。每当我沉浸在幸福时光的时候,便会想起我的父亲,也就会想起父亲爱唱的《骑马挎枪走天下》歌曲。在喜迎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扎实开展党史学习教育的日子里,当我再次唱起这首歌时,更加缅怀新中国的献身者和开拓者,正是老一辈共产党员献出了他们的青春和生命,才有我们今天的美好幸福生活。为此,我想让我的儿女们也学会唱这首歌,用它来激励新时代共产党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跟着共产党走。Zfu中国藏族网通

在此,我以《骑马挎枪走天下》完整歌词作为这篇文章的结束段落:Zfu中国藏族网通

“骑马挎枪走天下,祖国到处是我的家。我曾在家乡开荒地,起早贪黑种庄稼,战斗的土地连着我的心,先辈的血汗把我养大。为求解放我参了军,毛主席领导我们到宝塔山下;十冬腊月渡黄河,北方的大哥为我把船划,千里行军不觉苦,北方的大嫂为我煮饭又烧茶;杀敌人,挂了花,北方的兄弟为我抬担架。我骑马挎枪走天下,祖国到处是我的家。我们到南海边上把营扎,海边人民待我们如一家,阿妈为我补军装,阿爹帮我饮战马,渔家姐妹举双桨,风雨同舟过海峡,军民联防去站岗,同心协力保国家。我骑马挎枪走天下,祖国到处是我的家。祖国到处都有阶级的爱,到处都有战斗的友谊,到处都是革命战士的家,全国人民心连心,团结战斗力量大。我为祖国走天下,祖国到处是我的家。”Zfu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拉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