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进三江源的奇女子

2022-03-28 09:54:01 西海都市报   李皓

闯进三江源的奇女子I1q中国藏族网通

——《我住江之头》野生动物故事导演、摄影家顾莹的故事I1q中国藏族网通

1.jpgI1q中国藏族网通

顾莹在三江源拍摄。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I1q中国藏族网通

顾莹有一个奇怪的微信名——野生动物,不少初次见面的人都会问她为什么会取这样一个名字,每一次顾莹都会发出爽朗的笑声,她纯净而清脆的笑声极具穿透力,这是顾莹的标志。顾莹说,这个名字,缘起于她和三江源的故事。I1q中国藏族网通

从运动员到摄影师I1q中国藏族网通

顾莹曾是滑翔伞国家队的队员,获得过四届全国女子滑翔伞冠军。她说自己对蓝天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爱,在她看来,蓝天就是自由的象征。可是命运之神却过早地剥夺了顾莹翱翔蓝天的权利。I1q中国藏族网通

2009年,滑翔伞国家队备战世界杯集训时顾莹意外失速从空中坠落,导致第二节腰椎骨折,医生告诉顾莹,她至少需要休养两年,不然可能会留下后遗症。I1q中国藏族网通

命运折断了顾莹飞翔的翅膀,却把另一份自由呈现在了她的面前。I1q中国藏族网通

为了排解寂寞,刚刚能下床活动,顾莹就和一帮摄影界的朋友外出游玩,她用朋友的设备,拍了一张黑脸琵鹭腾飞的照片。看到黑脸琵鹭起飞的刹那,顾莹感觉自己的心又随着鸟儿重返蓝天,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卸掉了滑翔伞包的顾莹,背上了沉重的摄影包,开始拍摄各种鸟和野生动物。I1q中国藏族网通

圆梦三江源I1q中国藏族网通

顾莹对野生动物有着超乎寻常的爱。一个偶然的机会,顾莹看到了一部关于北极熊的纪录片,于是便产生了拍摄北极熊产崽的想法。后来她又去了南极,拍了帝企鹅繁殖。就这样,为了拍摄野生动物,顾莹先后走过几十个国家。顾莹说,她想通过自己的作品,让大家意识到这些珍稀的生命所处的生活环境,唤醒人们对自然的敬畏。I1q中国藏族网通

顾莹具有深刻人文关怀的作品,很快就引起人们的关注,她的作品先后获奖。I1q中国藏族网通

拍摄完南极和北极后,顾莹产生了这样一个想法——到青藏高原拍摄。I1q中国藏族网通

青藏高原被称为地球第三极,那里至今保留着地球上最原始的自然生态,是野生动物集中的地区之一。I1q中国藏族网通

顾莹说:“拍摄野生动物这个题材那时候很少完成过,这对我来说既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诱惑。”I1q中国藏族网通

2016年,顾莹如愿以偿地来到了梦寐以求的三江源拍摄藏羚。I1q中国藏族网通

与棕熊狭路相逢I1q中国藏族网通

除了自然环境带来的危险外,野生动物的侵袭也让顾莹心惊胆战。I1q中国藏族网通

有一次,帐篷中食物的气味引来了一只棕熊,棕熊在帐篷外徘徊了十几天,吓得顾莹一直没敢走出帐篷,每天只能靠吃八宝粥充饥,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她甚至连水都不敢喝。I1q中国藏族网通

还有一次,顾莹正在投入地拍摄藏羚,抬头的刹那,突然发现所有的藏羚都跑了。顾莹四顾张望,原来一只棕熊正向她跑来。顾莹大吃一惊,她慌忙向越野车跑去,踉跄中还摔倒在地上,棕熊离它最近时只有八九米的距离,所幸顾莹和棕熊之间有个障碍物,阻碍了棕熊,顾莹才有机会爬进越野车。I1q中国藏族网通

可可西里的野性之美,对顾莹来说,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顾莹说,虽然她到过几十个国家和中国大部分的自然保护区,没有一个地方能让她留下来,但是来到可可西里后,她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一下子爱上了这片土地,三江源就像是她灵魂的归宿,她宁愿把后半生都交付给这里。I1q中国藏族网通

在顾莹看来,拍三江源的摄影师很多,可是真正能在这儿长期扎下根来拍的人是很少的。她说,如果你不长期扎根拍,不花很多的时间精力投入拍,只是蜻蜓点水,走马观花式地拍摄,你肯定拍不好,而且在三江源拍摄野生动物,你真的需要专业知识和专业态度,你越是急功近利,就越拍不好。I1q中国藏族网通

结缘《我住江之头》I1q中国藏族网通

2016年,凭借着组照《角落里的生命——生息在地球三极》,顾莹获得了2016年第十六届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的大奖——优秀摄影师奖。顾莹有关三江源野生动物的影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和喜爱,有关她的报道,也不时出现在报刊和各类网站上。I1q中国藏族网通

两年后,她突然接到朋友秦晴的电话,原来秦晴正在筹拍纪录片《我住江之头》,网络上有关顾莹拍摄三江源野生动物的报道引起了她的关注,她力邀顾莹参加这部纪录片的拍摄并担任分集导演。I1q中国藏族网通

而此刻,顾莹拍摄三江源野生动物的影像资料已经积累了一千多个小时,海量的素材让她用纪录片的方式展现三江源的野生动物之美成为了可能。I1q中国藏族网通

写提纲,选片子,做剪辑……I1q中国藏族网通

《我住江之头》仅后期就做了3年,顾莹希望通过这部纪录片,唤醒人们对自然的尊重,对三江源的敬畏。I1q中国藏族网通

顾莹说,其实很多人对野生动物依旧很陌生,尤其在城市里长期工作生活的人对动物的认知还停留在宠物身上,他们其实很需要摄影家用影像带来对野生动物的正确认知,这或许正是自己导演、拍摄《我住江之头》的意义所在。I1q中国藏族网通

如今,顾莹拍摄三江源的野生动物已经有7个年头了,她每年三分之二的时间待在青海,几乎走遍了三江源国家公园。I1q中国藏族网通

顾莹说,三江源野生动物的影像非常稀缺,中国本土的摄影师有责任记录它们的生活,中国本土的野生动物摄影家只要能够扎根在一个地方拍摄,就一定能够做出世界一流水准的纪录片,《我住江之头》便是一次成功的实践。I1q中国藏族网通

九死一生拍江源I1q中国藏族网通

在海拔超过4000米的可可西里拍摄,对于每一名摄影师来说,都是巨大的考验。I1q中国藏族网通

因为高原反应,顾莹每一次去可可西里的第二天都会把第一天吃的东西全部吐出来,第三天不得不空腹,直到第四天才慢慢恢复体力。I1q中国藏族网通

藏羚是一种警惕性很高的动物,它生性机敏,这就要求摄影师在拍摄藏羚时,绝对不能暴露自己。I1q中国藏族网通

通常情况下,顾莹会选择用帐篷做伪装,每天早上天不亮,藏羚还没来,顾莹就要钻到帐篷里去,等晚上藏羚走了以后,顾莹才能从帐篷里出来,十几个小时不能发出任何动静。I1q中国藏族网通

在顾莹看来,野生动物真实的生命情态最能打动人,任何一种惊扰对野生动物都是一种伤害。I1q中国藏族网通

在三江源拍摄野生动物,除了要克服恶劣的自然条件之外,还会遇见意想不到的危险。I1q中国藏族网通

顾莹每次进入可可西里,行程都有上万公里,可可西里有令人望而却步的流沙沼泽,有昼夜温差极大的恶劣天气,还有难以逾越的崇山峻岭,但凡可以想象的自然界最危险的地理环境,在可可西里都是随处可见的景观。I1q中国藏族网通

那年6月,顾莹和丈夫到可可西里卓乃湖拍摄藏羚,拍摄的地方离卓乃湖保护站其实只有几公里,可是在可可西里,这短短几公里的路程,往往要走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更要命的是,顾莹和丈夫刚到拍摄地,就下起了雨,那雨一连下了好几天,这对原本希望能用附近一条小河中的水作为饮用水的顾莹夫妇来说,几乎是灭顶之灾。I1q中国藏族网通

几天后,车上为数不多的饮用水就喝完了,顾莹不得不放弃拍摄计划,开车返回卓乃湖保护站,可是因为雨水的浸泡,可可西里早已变成了一个烂泥塘,他们的车挪了几米就不动弹了。I1q中国藏族网通

顾莹的丈夫决定徒步返回卓乃湖保护站寻求救援,在可可西里,这可是一件冒险的事。每年6月是藏羚产崽的季节,卓乃湖成为藏羚的产房,狼、棕熊等野生动物闻讯而至,几乎每一个生命的背后,都躲藏着一双觊觎的眼睛。可是,在没有手机信号的情况下,等待无异于坐以待毙,顾莹的丈夫决定铤而走险,寻找生机。I1q中国藏族网通

丈夫走了,世界变得更加空旷,顾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而此刻雨越下越大。I1q中国藏族网通

一只不明就里的藏羚晃晃悠悠地从顾莹藏身的帐篷前悠闲地走过,顾莹说,那一刻她感觉在自然面前,人实在是太渺小了,顾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失望。I1q中国藏族网通

正在这时,一辆摩托车从地平线外跌跌撞撞地闯入顾莹的视线,原来卓乃湖保护站的几辆巡护车在外出执行任务时都抛锚了,接到顾莹丈夫的求救后,队员们只能骑摩托车到卓乃湖边寻找顾莹。I1q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加毛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