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可可西里书写坚守人生

2021-09-06 09:05:03 青海日报   张多钧 殷之皓 刘程锦

在可可西里书写坚守人生gqa中国藏族网通

——记全国先进工作者赵新录gqa中国藏族网通

1.jpggqa中国藏族网通

赵新录和救助的小藏羚羊。赵新录 供图gqa中国藏族网通

2.jpggqa中国藏族网通

赵新录喂养救助的小藏羚羊。赵新录 供图gqa中国藏族网通

3.jpggqa中国藏族网通

巡山路经太阳湖畔,赵新录与同事清理先烈墓前的杂物。gqa中国藏族网通

4.jpggqa中国藏族网通

可可西里藏羚羊。gqa中国藏族网通

5.jpggqa中国藏族网通

正因为巡山队员的坚守,藏羚羊才能安全无虞地迁徙至卓乃湖。gqa中国藏族网通

6.jpggqa中国藏族网通

索南达杰保护站救助中心放归救助的藏羚羊。gqa中国藏族网通

8月中旬,国家林草局最新发布,近年来随着我国生态保护和打击盗猎力度的加强,我国藏羚羊数量已从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不足7万只,增加至目前约30万只,藏羚羊保护级别也从濒危物种降级为近危物种。gqa中国藏族网通

坚守可可西里20多年,守护藏羚羊安危的赵新录,听到这样的消息,非常激动,还有一份动容。“藏羚羊保护级别降级,这些年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gqa中国藏族网通

赵新录是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站长,他所在的保护站也是可可西里藏羚羊救助中心。每年的藏羚羊产崽季节,保护站都会救助一批遭受意外的小藏羚羊,长大野化训练后再放归大自然。gqa中国藏族网通

相对于这些年救助小藏羚羊的日子,回想20多年前与盗猎分子持枪对峙的场景,赵新录记忆犹新。gqa中国藏族网通

gqa中国藏族网通

今年46岁的赵新录,出生在海东市乐都区碾伯镇西岗村的一个农民家庭,家中兄弟姐妹三人,赵新录排行老二,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gqa中国藏族网通

18岁那年,赵新录参军入伍,按照父亲的说法,“去当兵,复员后说不定还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总比待在家里靠几亩薄田过日子要强。”gqa中国藏族网通

参军入伍时,赵新录的户口由农业户口转为非农业户口,并落户在了玉树藏族自治州。当了3年兵复员后,赵新录被安排到玉树州当了一名合同制工人。gqa中国藏族网通

1997年,也是赵新录复员后的第二年,经国务院批准,可可西里升格为“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玉树州成立了可可西里保护管理处。管理处成立之初,面向社会招聘合同制工人组建可可西里巡山队,退伍军人优先。gqa中国藏族网通

得知消息后,赵新录想都没想就报名参加,成为了可可西里巡山队的一员。gqa中国藏族网通

“当时,对于可可西里并不了解,当兵期间听说了索南达杰为保护藏羚羊而牺牲,觉得他是一名英雄。复员后有这样一个机会,凭着一腔热血,报名参加了可可西里巡山队。”gqa中国藏族网通

经过个把月的培训,1998年3月份,赵新录和十几名同事第一次踏上了巡山路。从玉树州府所在地玉树县(今玉树市)出发,第一天晚上住在了曲麻莱县城,第二天早上从曲麻莱出发,第三天早上到达昆仑山口,前路越走越荒凉,头痛缺氧等高原反应随之出现,然而这仅仅才是开始。gqa中国藏族网通

进入可可西里,赵新录坐在东风车的车厢里,从未出现过晕车的赵新录,开始出现了晕车,呕吐不止。到达目的地后,巡山队员自己动手搭建帐篷,生火做饭,赵新录却使不出一丝的力气。gqa中国藏族网通

“踩在地上就像是踩在棉花上,别说是帮着大伙抬东西,那时候感觉活下去都非常吃力。”直到如今,回想起第一次进入可可西里,赵新录记忆犹新。gqa中国藏族网通

第一个晚上注定是难熬的一宿,住在帐篷里,赵新录辗转难眠,有睡意但就是睡不着,无奈只能到帐篷外面来回走动。当时正是可可西里的寒冬,帐篷外走动了不久,赵新录冷得只能钻进帐篷,一个晚上,来回折腾,硬是熬到了天亮。gqa中国藏族网通

前几日,每日如此,直到进入可可西里的第四天晚上,赵新录才睡了一个安稳觉。此时,赵新录已经适应了可可西里严酷的自然环境。gqa中国藏族网通

gqa中国藏族网通

在可可西里,战胜恶劣的自然环境仅仅是个开头。闯入这里的不法分子都是些亡命徒,手段毒辣,凶残无比。每一次巡山对于赵新录来说,除了要面对极度的寒冷和缺氧外,更要面对那些毫无人性的盗猎分子。gqa中国藏族网通

2003年6月,赵新录一行7名巡山队员在青海、新疆和西藏交界处抓捕盗猎分子。开始抓获了4个人、两辆车,提审过程中得知还有另一伙盗猎分子。gqa中国藏族网通

赵新录一行人押着4人去追另一伙盗猎分子,追了整整2天,才将盗猎分子全部抓获。当赶到盗猎分子剥藏羚羊皮的地方时,巡山队员震惊了,700多只已经怀孕的母羊遭到猎杀,现场就有400多只,旁边的一股泉水,都被血染红了。gqa中国藏族网通

这样血腥的场景,让赵新录的心灵受到了极大震撼,他深感自己肩负的责任重大。gqa中国藏族网通

长时间保护藏羚羊,赵新录对藏羚羊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遇见刚产下就失去母亲的幼崽,宁可自己不吃不喝也不会饿着它们。碰见疯狂的盗猎分子,宁可自己牺牲生命也坚决要保护它们。这是赵新录内心坚定不移的信念。gqa中国藏族网通

有一次,赵新录和队友郭雪虎到藏羚羊集中产仔的卓乃湖临时保护站值班。那时正好是藏羚羊产羔的季节,两人先后救助了7只失去母羊的小藏羚羊。小羊们没有奶吃,赵新录和郭雪虎就把自己的干粮给它们吃。gqa中国藏族网通

“为了节省食物,我和虎子每人每天只吃两袋方便面。但是加上七只嗷嗷待哺的小羊,我们的食物很快就吃完了。看着仅剩下的两个饼子、两袋方便面,我和虎子决定将7只小羊送到救护站。”赵新录说。gqa中国藏族网通

第二天早晨,两人简单吃了点早饭,送7只小羊出山,但路上并不顺利。奔波了7个多小时,眼看着快到公路边了,车陷到了一片烂泥地。车上的7只小羊又饿又冷,嗷嗷待哺的叫声让人非常难受。gqa中国藏族网通

赵新录把仅剩的两小袋麦片放到暖瓶里,泡开了喂小羊。小羊们暂时安静了,两人抓紧时间挖泥、推车,一点一点在泥巴里向前挪动,10公里的路程,走了整整两天时间,终于把7只小羊平安送到了救护站。gqa中国藏族网通

保护区刚成立的时候,巡山队员的武器装备十分有限。一次巡山过程中,巡山队员发现了一个9人的盗猎团伙,他们每个人都有一把小口径步枪,而所有的巡山队员只有一把枪。gqa中国藏族网通

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人的反应会变得迟钝,巡山队员决定先发制人,没等盗猎分子反应过来,就制服了带头人,其他人被迫束手就擒。等巡山队员把枪抢过来一看,才感到后怕。他们枪里的子弹都已经上膛,如果稍有疏忽,后果不堪设想。gqa中国藏族网通

当时,赵新录感觉到距离死亡非常近。gqa中国藏族网通

gqa中国藏族网通

无怨无悔坚守可可西里20多年,青春和汗水挥洒在广袤无垠的无人区,赵新录收获了别样的人生,但也留下很多遗憾。采访时,赵新录也坦言,这些年来最大的亏欠就是对于家庭,对于亲人。gqa中国藏族网通

1997年至2007年,是可可西里盗猎最为猖獗的10年。10年间,赵新录以可可西里为家,走在反盗猎一线,每年回家的时间次数屈指可数,更谈不上休假。“那些年,从未休过一次假,偶尔家中有事只是请几天假。很多时候都是在可可西里和格尔木之间来回穿梭,每次进入可可西里20多天,回到格尔木呆三四天,又返回可可西里。”gqa中国藏族网通

在妻子解秋花的眼中,赵新录是一个工作狂人,常年不回家,偶尔回家待不了几天就要返回,家中大小事情全都落在了解秋花的肩上,小到换灯泡,大到维修下水道、扛米面上楼。解秋花开玩笑说:“在我们家里,我就是一个男人。”gqa中国藏族网通

“经常不干家务活,即使回家了,有些家务活眼睛里也看不见。”赵新录说。gqa中国藏族网通

2017年4月份开始,省委组织部打造可可西里坚守精神精品党课,后来赵新录作为可可西里坚守精神宣讲团成员,赴全国各地宣讲。从那时候起,赵新录回家的次数才增加,“每趟外出宣讲完回西宁,都能在家待几天,那时候才感觉我不只有可可西里,我还有一个温暖的家。”gqa中国藏族网通

在儿子赵学之眼中,父亲是一个英雄,赵学之梦想,以后能成为像父亲一样的人。gqa中国藏族网通

父亲虽然很忙,赵学之成长的过程中缺少父亲的陪伴,但他从不埋怨父亲。相反,赵学之耳濡目染,喜欢上了父亲从事的工作。gqa中国藏族网通

今年高考结束后,赵学之跟着父亲来到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在青藏公路沿线巡护,喂养救助的小藏羚羊,捡拾青藏公路沿线的垃圾,体验了父亲日常工作的一部分。gqa中国藏族网通

填报志愿时,赵学之毅然决然报考了江苏农林学院的动物医学专业,赵学之说,“爸爸非常喜欢小动物,我想将来大学毕业了和爸爸一样,保护小动物,保护藏羚羊。”gqa中国藏族网通

对于家庭来说,赵新录或许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父亲,但对于工作而言,赵新录优秀得无可挑剔,是年轻同事学习的榜样,是索南达杰保护站队员的老大哥,是优秀共产党员的典范。gqa中国藏族网通

“赵哥在我眼里是英雄,在可可西里透支生命青春,换来了可可西里的一片宁静。”索南达杰保护站巡山队员邓海平这样评价。gqa中国藏族网通

“赵哥在工作上非常严格,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但在生活上对我们这些小兄弟非常照顾,在站上每天都是第一个起床,打扫卫生,烧茶做饭。”索南达杰保护站副站长龙周才加这样评价。gqa中国藏族网通

“除了工作上的事情,闲暇时间我们也会和赵哥倾诉我们家庭的事情,我们每个队员家里有几个孩子、孩子叫什么名字、孩子多大了,赵哥都一清二楚。”索南达杰保护站巡山队员才索加这样评价。gqa中国藏族网通

……gqa中国藏族网通

从2003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赵新录严格要求自己,也为自己定下了一个原则:“凡事都要比别人做得好一点。”gqa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加毛吉
相关稿件
  • 可可西里藏羚羊“产仔季”收官:记录到回迁藏羚羊6185只

    日前,记者从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可可西里管理处获悉,2021年藏羚羊迁徙产仔季已结束,可可西里生态保护人员共记录到3874只藏羚羊进入可可西里产仔,而回迁藏羚羊6185只...  [详情]

    发布时间:2021-09-01 08:18:25
  • 可可西里藏羚羊数量“涨”至7万多只

    记者从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了解到,近年来,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不断加大保护力度,有效遏制了盗猎藏羚羊案件的发生,保护区内藏羚羊种群数量从不足2万只“涨”至7万多只...  [详情]

    发布时间:2021-08-30 09:16:40
  • 可可西里藏羚羊回迁结束 种群数量已达到7万多只

    记者从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可可西里管理处了解到,今年的藏羚羊迁徙季已结束,共记录到3874只藏羚羊进入可可西里产崽,回迁数量达6185只,比2020年增加233只...  [详情]

    发布时间:2021-08-30 08:37:36
  • ​可可西里藏羚羊大规模迁徙产仔结束

    记者从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长江源园区可可西里管理处获悉,今年可可西里藏羚羊大规模迁徙产仔于近期结束,监测数据显示回迁藏羚羊数量稳步增长...  [详情]

    发布时间:2021-08-27 09:48:58
  • 可可西里记录到回迁藏羚羊6000余只

    近日,记者从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可可西里管理处了解到,今年“高原精灵”藏羚羊迁徙产仔季已结束,工作人员共记录到3874只藏羚羊进入可可西里产仔,回迁藏羚羊6185只...  [详情]

    发布时间:2021-08-27 08:3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