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热·索南才让《近现代藏族文化名人传》印象

2019-09-26 11:20:47 青海日报   古岳

苍茫高原的灿烂星河HOE中国藏族网通

——华热·索南才让《近现代藏族文化名人传》印象HOE中国藏族网通

看星吗?HOE中国藏族网通

我的星。HOE中国藏族网通

愿我是苍穹,HOE中国藏族网通

以无数的眼睛看你!HOE中国藏族网通

——古希腊小诗 (引自手机短信)HOE中国藏族网通

我喜欢仰望星空,尤其喜欢仰望高原的星空,因为在高原,你会感觉每一颗星星都离你很近,因而格外璀璨。进而我还发现,即使在青藏高原这座地球最高的高原上,不同的海拔、不同的地貌,夜空所呈现的万千气象也大有不同。比较而言,在相同的海拔,我更喜欢站在一座山头上仰望同一片星空。当然,如果是不同的海拔,我又喜欢选择更高海拔的一座山头去仰望。感觉因为海拔的不断升高,每一颗星星与你的距离也有了明显的变化,海拔愈高星光也愈加璀璨。在海拔超过5000米的地方,如果你站在一座山头仰望夜空,仿佛你不是在仰望,而是在俯瞰,灿烂星河都在你的脚下,颗颗星辰宛如朵朵莲花,开满天涯。我曾在唐古拉山顶仰望过高原的夜空,在那样的高绝之地,苍穹不仅在你的头顶——你头顶上的星空只是一小片,更在四周八荒,它从你头顶和脚下浩荡而去,苍茫无际。极目远眺,亿万星辰自你头顶向天尽头辉煌泻落,最远处的那些星星已然落向地面,与万家灯火连成一片,天上人间尽在眼前此刻,不禁浩叹。HOE中国藏族网通

在阅读华热·索南才让的《近现代藏族文化名人传》之前,我就想过,这样一次阅读无异于仰望高原的夜空。我读的是这部堪称巨著的作品出版前的打印稿。因为作者的讲述,此前我对这部书稿及其它所涉及的内容已经有所了解,料定这将是一次令人惊叹的邂逅和遭遇,因而满怀期待。但是,一日午后,当华热·索南才让先生把一摞书稿放在我办公室的案头时,我还是感受到了它带给我的震撼。单面打印的书稿几可盈尺,它用浩浩800多页、60余万言,讲述了自1840年后近现代藏族历史上最杰出的近60位文化巨匠的光辉一生。位列卷首的第一位大师华锐·洛桑绕布赛生于1840年,最后一位入选名人端智嘉卒于1985年,前后相距145年。断断续续,我用了两个月时间才将这部书稿读完。感觉自己不是在读一本书,而是在一座座比肩耸立的高山上攀缘,其过程堪称一次历险。HOE中国藏族网通

坦率地讲,其中的很多人,虽然此前我也有所了解,但由于民族语言文字方面的阅读障碍,除了零散的汉文字记载,多限于耳闻——因为他们早已名满天下,譬如喜饶嘉措、根敦群培、平措汪杰等。还有很多人,我只是听闻过他们的名字,却连只言片语也不曾读到过,譬如居·牟潘嘉扬南杰嘉措、多智·丹贝尼玛、夏玛尔班智达·根敦丹增嘉措等——因为在藏族社会或藏语世界里,他们也是名传千古的大智者。而还有很多人,我甚至连他们的名字也不曾听闻,比如格当·洛桑华丹、钦饶诺布、加羊加措等,不禁汗颜羞愧。读过华热·索南才让的这部作品之后,我才知道,他们为人类文明做出过怎样卓越的贡献——虽然,他们的传奇故事我也曾听到过一些的,但在我,那只是一些没有了主人公的模糊记忆,我从未将那些记忆与这些名字联系在一起。HOE中国藏族网通

这是一个令人窘迫却无法逃避的事实。因而生出一个疑问:我身为藏人后裔尚且如此,那么在一个更加宽泛也更为广阔的世界里,别的族群和读者对他们的了解和认知又有多少呢?回答应该是令人沮丧的。这就意味着忽视、淡忘甚至遗忘。继而又产生了一个更大的疑惑:世界对他们的遗忘,某种意义上是否意味着一种流失和消亡呢?如是,对历史而言,则是一种不幸,是人类文明的不幸。值得庆幸的是,华热·索南才让先生的这部著作多少对这种历史缺憾有所弥补——也许是一次了不起的弥补,弥足珍贵!它填补了世界语境下藏族历史长河中一片巨大的空白。因为这部著作,我们才有缘与这么多青藏高原人类历史上杰出的文化巨人重逢。他们无疑是一座座巍峨的高山,耸立于这座旷古高原。高山仰止,斯为人间盛事。回望一个半世纪的这段历史时空时,我们看到,他们像一颗颗耀眼的星星,在人类历史的夜空中,至今焕发着璀璨的光芒。我们之所以喜欢把历史上那些杰出的人类灵魂比作星辰,是因为他们不仅照耀过历史的夜空,也指引过历史前行的方向。无论时间过去多久,他们思想的光芒和启示像星光,一直在天地间闪耀,从不曾熄灭过。他们是另一层意义上的灿烂星河。HOE中国藏族网通

因为这部著作,我们才有幸得以仰望这高山、这星光灿烂,并受其照耀和启示的眷顾。这不能不说是这个伟大时代的一次伟大际遇。HOE中国藏族网通

藏族历史上有一种说法,说伟大的智者寥若晨星,每500年才出一个。《近现代藏族文化名人传》中说不定就包括了这样的伟大人物。比如喜饶嘉措。我曾在《巴颜喀拉的众生》一书中写到过一个听来的故事,说的是,20世纪中叶释迦牟尼涅槃2500年之际,喜饶嘉措大师曾随同周恩来总理出席在印度举行的世界纪念大会,与会者去瞻仰佛教圣地菩提伽耶(瓦拉那西)时,一到那里,喜饶嘉措大师便跪伏在地,三拜九叩,末了,站起来,立于一侧潸然泪下,并自言自语道:我是在拜2500年前出生在这里的那个人,而非在拜眼前之景物。听到这个故事时,我曾作如是想,当他静静站在那里茫然四顾时,悠悠2500年间,竟然空无一物,惟有斯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不禁泪下。在读这部作品时,我一次次停在某处,停在一个人的身旁,心想,在某个时刻,他是否也曾如此浩叹。也不禁泪下,不敢为自己,而为这些智者先贤。HOE中国藏族网通

康德的墓碑上写着这样一句话:“有两件事物我愈是思考愈觉得神奇,心中也愈充满敬畏,那就是我头顶的星空与我内心的道德准则。它们向我印证:上帝在我头顶,亦在我心中。”我等并非上帝信徒,但我仍旧愿意将头顶灿烂的星光看成是一种神圣庄严的启示,因为亘古而来,它们不仅一直那么辉煌灿烂着,而且与我们的生命息息相关。依照毕达哥拉斯学派哲学家们的观点,那些星辰也许能发出悦耳的音乐,那一定是宇宙之乐,得时时保持聆听的姿态,你才有可能听到如此神圣广大的声音。这部书中所辑录的伟大智者,除了广博的文化成就和造诣,还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是,他们几乎都可以说是天文学家,而藏族天文学的历史表明,他们并没有天文望远镜那样的观测设备,他们只用眼睛和心灵观测。我曾设想,他们一定是望穿了浩瀚苍茫,才能参透它深邃的奥秘真相,并启示于世界,为尘世打开一扇能窥见万物本源的窗户。如此想来,《近现代藏族文化名人传》称得上是一部浩瀚的奇书,它讲述了天地间一群神奇智者探索宇宙奥秘的传奇身世。HOE中国藏族网通

我需要指出的是,本书作者华热·索南才让并非一个通常意义上的作家,他的职业是出版社的编辑。如果这一辈子他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编辑图书,这件事他整整做了36年。简单地讲,他主要的精力和心血都倾注在别人写的书上。当然,业余时间,他也做了一些别的事情,其中包括大量著述,其内容之庞杂、体量之盛,亦足可叹为观止。其中包括10部已经公开出版发行的专著和42篇各类期刊上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大多用藏文写成。尽管我与华热·索南才让先生相识也有些年头了,而且一直就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但直至读到这部书才对他有了一个粗浅的了解。记得是在一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不经意间,他轻描淡写地提起这部作品,我当时就说,虽然没看到书,单听这书名就是一部了不起的著作。他随即又表示,虽然这部书所涉及内容真的具有历史性的意义,但是,他并不是最有资格的书写者,面对这样的书写对象,他恐有辱使命,在这部书的前言后记中,他也一再表露了这样的心迹。HOE中国藏族网通

我所能想到的一个事实是,迄今为止,这是汉语世界对这个领域如此众多杰出人物的第一次书写,这已经足够了。所谓资格的界定是一件看似堂而皇之实则荒谬的事情,如果一个人意识到一件事情的重要性,并自觉肩负历史使命,遂将之付诸行动,做成一件很多人都想到过、但却一直没人去做和敢做的事情,他就是最有资格做这件事的人。这也许就是历史的选择,因为他成就了这件事。要知道,从长达145年的近现代藏族历史上,选出不超过60位代表性文化名人(入选比例每代约2人),本身就是一件浩繁的工程。他不仅要考虑到地域间的平衡,还要从学科领域、所成就事业、历史地位等全方位总体考量。这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事,需要广泛论证和仔细征询……而写作是最后的事情。其过程之艰辛,难以记述。所能记述的也就剩下一句话了:为完成这部书,华热·索南才让整整耗费了10年时间。他耗费了10年心血,让我们看到了145年间近60位杰出人物的光辉形象。这才是最重要的。HOE中国藏族网通

对一个书写者而言,他所擅长使用的语言文字决定着他的思维方式和最终的表达形式。华热·索南才让的写作与表达大多是用藏文字来完成的,换句话说,通常情况下,他是一个藏语文书写者,这部作品是他少有的几部汉文字作品之一。就写作本身而言,汉语语境下的《近现代藏族文化名人传》也许不是一部非常出色的作品,遣词造句上似乎也有一些瑕疵,但是瑕不掩瑜。这是一个人用良知对历史义不容辞的书写,也是历史对一个真正的书写者做出的必然选择。一个试图尽力记录历史真相的人,永远比一个只创造优美文字的人更值得铭记,也更令人尊敬。HOE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加毛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