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征程忆当年】穿越时空的血脉相连

2019-04-23 10:19:48 中国西藏网   王淑

【编者按】     新中国成立之初,为了祖国的统一,人民的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和西北军区派出部队,执行中央决策,从四川、青海、新疆、云南四个方向向西藏挺进。进军西藏、经营西藏的任务主要交由十八军。进军西藏的先驱们用他们的青春、热血甚至生命书写的故事虽早已远去,但其内涵却依旧激荡人心。那个特殊年代里,那段走进西藏、建设高原的故事今天正由亲身经历者、参与者和记录者娓娓道来,虽历久却弥新。r98中国藏族网通

有一种情谊,历经时代考验,仍然日久弥新;有一种团结,穿越历史云烟,日臻和衷共济。藏汉民族,血脉相连,休戚与共,在上世纪50年代初,共同谱写出一曲雪域之歌。原西藏自治区文化厅副厅长胡金安,于近日讲述了那个年代的藏汉情谊。r98中国藏族网通

1.jpgr98中国藏族网通

图为巴塘藏族人民支援解放军抢渡金沙江。翻拍:孔夏r98中国藏族网通

十八军进藏 受到的第一次欢迎r98中国藏族网通

从甘孜出发,高山丛林掩映中,一块平原跃然眼前,这就是位于金沙江东岸的巴塘。r98中国藏族网通

1949年11月,藏族青年、中国共产党党员平措汪杰根据中共云南省滇西北地委的指示,回到了巴塘,秘密地进行活动,积极筹建“巴塘地下党”组织。这一组织的建立,点燃了康南的革命星火。r98中国藏族网通

2.jpgr98中国藏族网通

图为巴塘青年参军进藏前的合影。翻拍:孔夏r98中国藏族网通

3.jpgr98中国藏族网通

图为1950年,藏族妇女高举锦旗,手捧鲜花,热烈欢迎进军西藏的部队。翻拍:孔夏r98中国藏族网通

1950年,在十八军北路先遣支队进驻甘孜之后,南路先遣支队也向巴塘进发。“进军西藏时,我们的部队从南路走巴塘入藏,巴塘有地下党,群众基础好。和藏族群众真正接触也是从巴塘开始的。” 因处于藏汉文化的结合地带,巴塘人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很强。第一批参加人民解放军的藏族群众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r98中国藏族网通

“我们一去,很受群众欢迎。群众们排着长队,敲着鼓,热烈欢迎我们的到来。”在巴塘,部队有纪律规定,不准随便到群众家买东西搅乱市场。“当时,部队内部印了内部流通券,但仅限内部使用。”r98中国藏族网通

到了巴塘,战士们帮助群众打扫卫生,搞好群众关系。帮群众背水,“盛水的木桶类似于酥油桶,背时需将木桶底部抵住背部。我们背时,水总会洒到背上。即使这样,大家依然有足够的积极性,尽己所能地帮助群众。”r98中国藏族网通

发现红军借条 条件艰苦依然归还r98中国藏族网通

在难忘的峥嵘岁月里,红军和藏族人民携手并肩,书写了中国革命的辉煌篇章。藏族人民拥戴、支持红军,拥戴、支持中国共产党和党领导下的军队这一光荣传统延续下来。r98中国藏族网通

红军路过巴塘时,物力财力几近枯竭,曾向老百姓借了物资,以解燃眉之急。当地群众慷慨地给红军提供急需物资,但有的部队没有支付能力,只能打欠条,答应革命胜利后如数奉还。“我们去了以后,团里的领导了解到这个情况,就去走访。有些群众无偿帮助红军,不愿意拿出借条。但我们坚持要还,就用自己的粮食偿还老百姓。表示我们共产党是诚信的,说话是算数的。”还了老百姓的粮食,收了欠条,也扩大了进藏部队的宣传影响力。但这同时也给部队造成了困难。“当时交通不畅,全靠牦牛运输。理塘的毛垭土司借故不给运输粮食。我们买了牦牛,但不会用牦牛。后来土司将他的牦牛和我们的混到一起,一吆喝,我们的牦牛全都跟着走了,这给运输带来极大困难。”r98中国藏族网通

即使这样,在那个运输很是艰难的年代,进藏部队依然继承了红军的传统,遵守了红军曾经的承诺,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谱写了汉藏情谊。r98中国藏族网通

冒着生命危险 组织群众运输r98中国藏族网通

“当时,在理塘有一个朱德总司令的警卫员,长征时因为一些原因,不能跟着部队走,就在理塘安家了,他的妻子是个藏族人。听说进藏部队粮食运输困难,他就冒着生命危险,组织群众运输。我听了以后很是感动。”胡金安动情地说,“我们去的时候,就说的是发扬红军精神,除了路上听过的红军的故事,这也是一个切身的体会。也说明藏汉群众关系有多好。伤员留下以后,没有受到伤害,还成了家。在那种情况下,能活下来太不简单,说明群众关系是真的好。我们也很受教育。人虽留在了藏区,但依然心向共产党,革命意志坚定。”r98中国藏族网通

在巴塘,进藏部队的一举一动都产生了很好的影响,不少群众对人民解放军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和了解,不少藏族群众成为了解放军的一员,“巴塘的同志洛桑卓玛、益西卓玛、朗杰、益西旦增等都是当时参军的人。”胡金安回忆到。r98中国藏族网通

尊重宗教信仰 爱护群众生命r98中国藏族网通

进军西藏的路上,胡金安、李进孝、张志鹏和周艳炀号称157团的“四大噶伦”,他们有文化,藏语成绩也名列前茅。r98中国藏族网通

张志鹏是“四大噶伦”之一,他跟工作组下乡,住在老百姓家里,鼻子上不小心被疯狗咬破了一块,伤口并不大,他也没在意。回来开会的时候,总感觉没精神,很疲惫,当时没有吃的,给他煮稀饭,“那个时候有稀饭已经很不简单了。”他回去以后就发作了,战友赶紧给他取疫苗,可部队的疫苗过期了,拿回去不管用。他也没办法了,跟老百姓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尊重你们的风俗习惯的,是尊重你们的信仰自由的,可是我被这条狗咬伤了,我已经得了狂犬病,将不久于人世,希望你们把这条狗打死,不然它会咬死很多人。”藏区老百姓听到这个故事后,很是触动。张志鹏回去后,把自己关到家里,组长去找他谈话,让他开门,吃点饭。他说:“你们不要再管我了,我牺牲了没关系,进来后会感染你们的。”生死关头,张志鹏还在想着百姓,想着战友,这份情谊,身为战士的胡金安感同身受,他声音哽咽地告诉我们张志鹏的遗憾:“我只有两个遗憾,第一我还没入团,我希望能成为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第二个遗憾,我还没有结婚。”话语一落,胡金安已忍不住红了眼眶。r98中国藏族网通

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在我们祖国大家庭中,藏汉民族形成谁也离不开谁的情谊。这种情谊,在历史的传承、现实的感召下,跨越千年,绵延至今,历久弥坚,我们没有理由不倍加珍惜、用心守候。r98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拉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