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永良:加牙藏毯非遗传承人的坚守

2018-07-05 10:37:19 青海日报   王伟才

31.jpg1Jx中国藏族网通

晾线1Jx中国藏族网通

32.jpg1Jx中国藏族网通

捻线1Jx中国藏族网通

33.jpg1Jx中国藏族网通

平修1Jx中国藏族网通

res10_attpic_brief.jpg1Jx中国藏族网通

撕毛1Jx中国藏族网通

35.jpg1Jx中国藏族网通

缠线1Jx中国藏族网通

36.jpg1Jx中国藏族网通

染线1Jx中国藏族网通

37.jpg1Jx中国藏族网通

编织1Jx中国藏族网通

杨永良八岁跟随父亲选羊毛、洗羊毛、捻线、上经线等藏毯编织技艺,经过多年艰苦磨炼,成为第七代加牙藏族织毯技艺非遗传承人,如今,他在政府的帮助和支持下成为了“加牙藏族织毯技艺传习所”传承技师,并连续三年在中国青海藏毯国际展览会上现场进行织毯技艺表演,得到了国内外专家客人的高度赞誉。1Jx中国藏族网通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加牙藏毯”,多年来,杨永良从未放弃每次机会,总会带着自己编织的毯子参加各种大小展会,精心介绍和推介“加牙藏毯”。1Jx中国藏族网通

当记者和杨永良谈到“加牙藏毯”的发展前景和创新传承时,他饱含深情地说,“加牙藏毯”一路走来,如果没有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帮助,这门手艺也许在经济迅速发展的浪潮中消失,过去这门手艺是维持家中生计,农户只是以织补马褥子补给家用。有一次的西藏之行,堂哥将20对马褥子运到西藏那曲并以较好的价格销售,从此找到了一条好的销路,回到村子后慢慢带动全村开始普及藏毯织补,每户的收入增加了,生活发生了变化,周边村民络绎不绝闻讯赶来学习。但随着机器织毯技术的快速发展,这项老手艺开始慢慢走入低谷,也面临失传的危机。杨永良说:“这个‘国家级非遗’全村只有我和表兄两个人还在编织、修补毯子,其他徒弟们都因嫌工作单调和收入较低,纷纷外出打工,包括自己的孩子们也没有继承这门手艺,而是定居在了城里。”提到这些,杨永良感叹道:“织毯太寂寞,不怪他们,手工藏毯虽市场价格不菲,但市场的需求量和制作相当费时费力。不过我坚信,一定会有合适的接班人继续接替我将这门手艺传承下去的。”1Jx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李庆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