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玛多之变”

2019-01-08 09:15:48 青海日报   宋明慧

“如今随着国家公园的建设,这里的生态环境得到了最严格的保护,千湖美景再度归来,并且通过监测发现如今这里的大小湖泊数量已经达到了5000多个,比曾经在县志上记载的还要多出很多。”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管委会生态保护站站长马贵告诉记者。dMe中国藏族网通

被誉为“千湖之县”的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是马贵生活工作了20年的地方,从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到后来三江源生态保护建设工程一期、二期相继实施,到如今建设三江源国家公园,他亲历着生态环境的一路变化。dMe中国藏族网通

扎陵湖-鄂陵湖是黄河的天然水库、星星海地处黄河源头,黄河又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所以玛多县的生态地位极为重要,尤其是2016年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在我省正式启动,如一股吹向江源腹地的温暖春风,染绿了高山莽原,也“染绿”了牧民群众的生产生活,让这里的生态环境在探索保护利用管理过程中得到了更好的保护。dMe中国藏族网通

“在我的印象中,2004年至2005年是生态环境退化最严重的时候,当时从县城到扎陵湖的路途中草场退化特别严重,野生动物也几乎看不见,一片片小湖泊也正在逐渐消失。”马贵回忆道。dMe中国藏族网通

今昔相比,不管是植被、野生动物还是大小湖泊的数量、面积等,在马贵看来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生态坐标轴上各项指标不断向着好的趋势发展。dMe中国藏族网通

马贵告诉记者:“不光是我的感受,很多当地老人也在说,2018年玛多县的牧草是近20年来长势最好的一年,而且2018年监测到的斑头雁数量也增加了很多,前不久还监测到了一只黑狼,这是生物多样性丰富的一种表现形式。”dMe中国藏族网通

作为我省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在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过程中,令马贵最为深刻之一,就是结合省上的大部门制改革,整合了原来林业、国土、环保、水利、农牧等部门的生态保护管理职责,设立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资源环境执法局,解决了“政出多门、多头管理”模式,“九龙治水”格局被打破,执法监管“碎片化”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dMe中国藏族网通

扎西多杰是如今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的一名生态管护员,每天佩戴着印有三江源国家公园的红袖章,守护着从小热爱着的那片草原,每个月固定的工资收入,享受着生态反哺“红利”正逐渐改善着家里的生活条件。dMe中国藏族网通

在如今的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和扎西多杰有着同一个身份的生态管护员达到了2500余名,身体力行保护着家门口的碧水青山。dMe中国藏族网通

“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以来,我们积极探索转变生态保护模式,每户设置了一个生态管护员岗位,让牧民在增加收入的同时,还可以积极引导他们变成保护生态环境的主动参与者。”马贵说道。dMe中国藏族网通

在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如今在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多措并举积极引导农牧民转产转业,牧民们都因地制宜发展起了合作社,经营范围除了畜牧养殖,还有汽车维修、服装加工、畜产品加工等产业,在保护好三江源头生态环境的同时,当地牧民群众的生产生活也实现了良性循环发展。dMe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加毛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