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萨尔的英雄草原》第二集《荣耀之光》解说词

2019-05-31 10:21:03 青海日报  

1 (1).jpg9dE中国藏族网通

在海的那一边,很远的,太阳出来的地方,有一个大河的国家,高山雪域充满了传奇的故事……9dE中国藏族网通

春天的星宿海,冰盖悄然融化,数以千计的小湖泊点缀在这一片海拔4000米的雪山草场之间,当东南季风裹挟着温暖的气息千里而来,草原上的生命之水,开始肆意流淌。9dE中国藏族网通

这里是人类最伟大的河流之一——黄河的源头,藏族人称它为“玛域”。9dE中国藏族网通

这世界上最长、最美的诗篇——《格萨尔王传》,就诞生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历经千年漫长的时光,它一直在藏族牧区的牧场、帐篷中被幽婉传诵。9dE中国藏族网通

每当暮色降临,牛羊回栏,劳顿一天的人们围坐在家中,祖先格萨尔王的传奇,便复活于奶茶的香气之中。9dE中国藏族网通

在藏区,那些专门传唱格萨尔史诗的艺人,被称作“仲巴”。“仲巴”这个词中,“仲”指格萨尔王的故事,“巴”指的是人。在那个文字不曾普及的年代里,人就是故事的载体。9dE中国藏族网通

《格萨尔王传》这一宏大的文学作品,不是哪一个艺人或几个天才诗人的作品,它是经过了无数人的不断丰富、不断改编、不断整理而形成的空前的集体创作。9dE中国藏族网通

西藏、青海、甘肃、四川的交界地带,是格萨尔史诗最早流传的区域,这里是藏族人赴拉萨朝圣的必经之地,也是藏族人与其他民族进行商贸交往的重要地区。伴随着朝圣者和商旅的脚步,说唱艺人们的歌声逐渐流传到藏区之外。9dE中国藏族网通

为什么如此广袤辽阔的区域,都在传唱同一部史诗?为什么那么多不同文化的民族,都在崇拜同一位英雄?9dE中国藏族网通

在史诗中,格萨尔是降伏妖魔、抑强扶弱、救护生灵的雪域王者,是这片大地上善良、平凡生灵的保护神。9dE中国藏族网通

生活于此的人们一代又一代反复传唱他的故事,这些故事渐渐成为他们心底里最深切的信仰。9dE中国藏族网通

央吉卓玛是中国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的博士后,她的研究方向是《格萨尔王传》。9dE中国藏族网通

卓玛家在玉树被称为“抄本世家”,从高祖开始,就悉心抄录搜集各个版本的《格萨尔王传》。到了卓玛已经是第四代了。9dE中国藏族网通

玉树“抄本世家”的第一代传人名叫嘎鲁,是四川德格人。嘎鲁年幼时家境贫困,就到八邦寺当小喇嘛,一位活佛十分喜爱嘎鲁,教会他读书写字。《格萨尔王传》是嘎鲁最喜爱的故事,慢慢地,他开始抄写这部史诗。多年后,嘎鲁带着家人移居青海玉树,将这门手艺传授给了外孙,也就是卓玛的爷爷布特尕。9dE中国藏族网通

布特尕是抄本世家的第二代传人,他一辈子一共抄录了42部《格萨尔王传》,加起来有上千万字。9dE中国藏族网通

杨恩洪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的研究员,20世纪八十年代,在玉树的一次考察中,她发现了这个抄本世家。9dE中国藏族网通

从第一次见面之后,杨恩洪便和抄本世家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三十年来,只要去玉树,杨恩洪总会去抄本世家看看。9dE中国藏族网通

如今,卓玛的爷爷布特尕已经去世,卓玛的父亲秋君扎西身体也不好,杨恩洪十分珍惜和老朋友见面的机会。9dE中国藏族网通

几个世纪以来,格萨尔王的故事在说唱艺人们的口耳相传中,逐渐丰富乃至于宏大。而抄本的出现,则为史诗提供了更为可靠和规范的传播方式。9dE中国藏族网通

关于格萨尔史诗最早的抄本出现于何时,目前尚无确切考证,一般认为,在公元14世纪前后,已经有着大量抄本的出现。9dE中国藏族网通

传说中,格萨尔是这片土地和民众的保护神,他的故事和佛教传说逐渐融汇在一起,而有关格萨尔史诗的抄本,则与佛教典籍一同被传诵。9dE中国藏族网通

如今留存下来的这些抄本,在漫长的岁月中,刻上了沧桑的痕迹,它们的作者是谁,早已散佚在历史的烟尘中,无从考证。然而我们能够想象的是,几百年前,认真虔诚撰写的某位僧侣,为我们记录下了这一珍贵的文献。它穿越时光的重重迷雾,抵达今天。让这部伟大的史诗以有形的样式,得以存活下来,出现在后人面前。9dE中国藏族网通

一代代的书写者留下了这些弥足珍贵的抄本,在这一行行文字中,寄托着一个民族的文脉和信仰。9dE中国藏族网通

北京民族文化宫里保存着一本古老的书籍,蒙古文刻本《十方圣主格斯尔可汗传》,这是史诗《格萨尔王传》现存最早的刻印本。1716年,这一刻本在北京刻印刊行,人们通常称其为“北京木刻本”。9dE中国藏族网通

这部《十方圣主格斯尔可汗传》一经出版,便在蒙古族地区迅速传播开来。传播到当时的内蒙古、喀尔喀各部,居住在阿尔泰山周围和天山一带的卫拉特人,以及远到伏尔加河流域的卡尔梅克人那里,甚至还传到了唐努乌梁海的图瓦人中间。9dE中国藏族网通

在“北京木刻本”发行60年后的1776年,俄国旅行家帕拉斯出版了他的游记《在俄国奇异的地方旅行》,在这本书中,帕拉斯介绍了流传在蒙古部落的史诗《格萨尔王传》。这是国外学者第一次在著作中介绍这部史诗,帕拉斯根据的就是1716年的“北京木刻本”。9dE中国藏族网通

四川甘孜,这个名为德格印经院的建筑,至今已有二百七十多年的历史。无论从宗教史,还是从印刷史上看,德格印经院都是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文化存在。它的藏版库大小共有6间,约占整个建筑面积的一半。9dE中国藏族网通

二百七十多年的光阴,印经院中堆满了经卷和印版。漫步其中,如同落入时间的巷道,不同年代的雕版在这里静静栖息。这里的每一寸空间都仿佛有着特殊的重量,那是岁月流逝的痕迹,厚重而沧桑。9dE中国藏族网通

3 (1).jpg9dE中国藏族网通

江州是这里的印版师傅,每天他要印制上千幅经卷或者画卷,他正在印制的是《格萨尔骑马征战像》。这幅雕版十分珍贵,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精致的刻工,见证着百年前那位匠人的功力与专注。9dE中国藏族网通

德格印经院中,除了《格萨尔骑马征战像》,也保留着一部分《格萨尔王传》文字的雕版,史诗中最经典的《天界篇》《英雄诞生》和《赛马称王》等篇章都有刻本流传。9dE中国藏族网通

如果说艺人们的口耳相传犹如草原上牧民的漫步,那么抄本则给了人们较为平坦的道路,而刻本就好像把双腿换成了奔驰的马蹄,这种机械的行为使文字内容的传播更为快捷。9dE中国藏族网通

从江州进入印经院到现在,已经过去了33年。漫长的时间倏忽就不见了。许多匠人一生的时间,就这样变成了一幅幅经卷和一张张画卷。9dE中国藏族网通

米海尔·艾尔菲女士是法国颇有名望的藏学家,曾几次深入藏区考察,并出版过多部有关格萨尔音乐的论著。虽然她今年已经90岁高龄,但是谈起格萨尔史诗,依然滔滔不绝。她至今还记得,当年读大学时第一次接触到格萨尔的情景。9dE中国藏族网通

米海尔·艾尔菲女士的老师石泰安,是国际著名藏学家。他的著作《西藏史诗和说唱艺人》,被学术界认为代表了当时这一研究领域的最高水平,至今也少有人能够超越。9dE中国藏族网通

20纪四十年代,石泰安到中国四川地区考察时,被格萨尔史诗深深吸引。返回法国后,他全身心投入到藏族史诗的研究工作。在法兰西公学院任教期间,石泰安还开办讲座,让更多的人了解格萨尔史诗的故事。9dE中国藏族网通

如今,格萨尔史诗的研究者已经遍布英国、法国、德国、奥地利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东方的英雄史诗,跨越山河阻碍,突破语言壁垒,传播到世界各地。9dE中国藏族网通

对于国际藏学界来说,亚历山大·大卫·妮尔是一位传奇人物。在她一生中,先后五次进入藏区,东方的游历岁月从23岁持续到了77岁。她的传奇经历,在西方掀起了持续一个多世纪的藏学热潮。9dE中国藏族网通

19世纪末20世纪,年轻的大卫·妮尔供职于吉美博物馆,在这里,她对东方的佛教壁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同时也学习了中国和印度的文学与哲学。9dE中国藏族网通

1922年到1923年的冬季,大卫·妮尔的考察足迹涵盖了扎陵湖和鄂陵湖、雅砻江和黄河的源头。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她接触到了有关格萨尔史诗的文本。9dE中国藏族网通

在前言中,大卫·妮尔这样形容格萨尔史诗在藏区的影响,史诗 “被吟诵着,歌唱着,带着无限敬意地倾听着,人们还把格萨尔当作除暴扶弱的人,等待着他,希望他返回。”9dE中国藏族网通

直到晚年,对于格萨尔这位神秘的人物,和格萨尔史诗这一宏大的诗篇,大卫·妮尔始终抱着浓厚的兴趣。她迷恋着这片众神曾经行走的土地,迷恋着这回环往复、曲折跌宕的诗篇,终其一生未曾忘却。9dE中国藏族网通

而在她的身后,更多的学者被史诗《格萨尔王传》所吸引,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足迹。9dE中国藏族网通

2 (1).jpg9dE中国藏族网通

1929年的夏天,在大卫·妮尔曾经游历过的地方,行走着一位身穿长袍的年轻人。这位名为任乃强的汉人是南充中学四川乡土史的教师,趁着夏季,去西康地区进行历史地理考察。9dE中国藏族网通

随着考察的逐渐深入,这位年轻的学者对康巴大地产生了不同寻常的情感。他发现这个一向被人们视为荒蛮之地的地方,竟蕴藏着众多不为人知的历史文化与民俗民风。9dE中国藏族网通

任乃强后来在《西康图经》中描述康巴地区的藏族人有四种美德,即仁爱、节俭、从容、有礼。9dE中国藏族网通

任乃强考察到新龙上瞻地区时,和当地头人的外甥女罗珠青措结为夫妇。在自己的婚礼上,他第一次听到格萨尔史诗的说唱。9dE中国藏族网通

按照习俗,婚礼要进行七天,这七天中,每当傍晚时分,说唱者会唱起格萨尔的故事,古老而朴实的旋律便在这苍莽大地上长久地萦绕回荡。9dE中国藏族网通

任乃强请到一位藏语翻译,为他把说唱的内容逐句翻译成汉语,之后他把这些内容整理记录,仿照说唱者的语调,按照汉语的韵律译出。于是,历史上第一篇格萨尔史诗的汉译本诞生了。9dE中国藏族网通

之后的十几年中,任乃强多次深入藏区进行实地调查,在对格萨尔史诗有关文献史料深入研究的基础上,他认定《格萨尔王传》是一部藏族诗史。从此,格萨尔研究成为他一生的事业。9dE中国藏族网通

一千年前,雪山巍峨,江河蜿蜒,游吟诗人们传唱着格萨尔王的故事,一千年后的今天,山河依旧,史诗《格萨尔王传》的传播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9dE中国藏族网通

在《格萨尔王传》漫长的生命中,学者们的加入,只有很短的一段历程。然而在这几十年的时间里,对于《格萨尔王传》的研究,却已经深入到文学、史学、宗教、民俗、社会学、语言学等诸多领域。9dE中国藏族网通

几代学者们的努力,对于《格萨尔王传》的搜集保护有非常大的作用。《格萨尔王传》如今已经有120多部、100多万诗行、2000多万字,仅从篇幅来看,已远远超过了世界几大著名史诗的总和。更重要的是,它远远没有止步于此,它还在不断地生长。9dE中国藏族网通

在这一片广袤的雪域高原,举目所及,没有什么比高山更加雄伟。高山的面庞隐藏在冰雪之下、云雾之中,沉默、冷峻,令人敬畏。也许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说,这一座座雪山,就是神的领域,是世界雄狮大王格萨尔未曾远去的背影。9dE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加毛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