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游人间的“星辰” ——牦牛记之五

2018-06-07 16:28:41 西海都市报   李羌

中国已有三千年以上的牦牛驯养历史。世界上现有牦牛大约1300万头,85%分布在青海、西藏、四川、甘肃等省区。剩下的15%,分别分布于蒙古国,中亚地区和俄罗斯的高地。6NA中国藏族网通

作为青藏高原最大的哺乳动物,牦牛的驯化和放养,主要由高原游牧民族完成。范晔的《后汉书》中写道:“冉駹夷出旄牛,重千斤,毛可为旌,观此则牦牛之名盖取诸此。”这是古人作出的推测。实际上,如果深入藏文化的丰富世界,我们才可能感受到牦牛在藏民族文化心理的多义性和主要象征,才能理解牦牛和藏民族的精神信仰、生活实际之间密不可分的联系。牦牛这一年轻而又古老的动物,是藏民族先民最早驯化的牲畜之一。从这个驯化过程,也能窥测藏民族文化心理的成长史,生产和物质的发展史。因此,在藏族的神话传说故事中,牦牛的涵义极为丰富。6NA中国藏族网通

有一则关于牦牛的传说是这样的:一个名叫色安布的小伙子,从一只小鸟处收到山神儿子带来的信。信中说,山神要把女儿嫁给他。小伙子很高兴地答允了这门亲事。山神把大女儿变成一头猛狮,色安布见了很害怕;山神把二女儿变成了一条蛇,色安布望而却步。山神把小女儿变成了一头野牦牛,并向他猛攻。色安布沉着地用神赐的魔棍一点,野牦牛变成了一个姑娘。色安布与姑娘成亲生子,生活在一起。很久之后,姑娘上天去了,她留下的唯一的儿子,成为了藏族塔拉克氏族的祖先。6NA中国藏族网通

这是一则文化寓意相当深厚的民间故事,其中暗含藏族对于自然的认识,隐喻着藏族先民的牦牛驯化史,以及与牦牛建立的亲人般的共生关系。把自己的族源和牦牛联系起来,不仅仅因为牦牛是藏族生活中须臾不可分离的伙伴;而且,牧人从牦牛那里获取了一种相符于雪域高天的审美观、生活观和精神支撑。6NA中国藏族网通

微信图片_20180607162914.jpg6NA中国藏族网通

藏族史书《西藏王统记》中,也有类似的神话记载:止贡赞普与大臣罗旺达孜决斗,罗旺达孜用计杀死赞普,夺了王位,并命止贡赞普的王妃牧马。王妃在山上放牧时梦见与雅拉香波山神变幻的一位白人结合。醒来只见一头白牦牛从身边走开。这位王妃妊娠后生下一个血团。她把血团放在一只野牛角里,孵出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就是后来西藏历史上著名的如列吉意即,他的名字的意思是从角中出生的人。6NA中国藏族网通

从以上两则传说中,可以看到藏族对于牦牛强烈的情感认同。藏族的山水崇拜,尤其是神山的化身,更是明白地显示了这个伟大民族对于牦牛护持的感恩之情。从西藏到青海甘肃,再到四川云南,青藏高原如列如队的高峰巨峦,组成了地球上的高海拔俱乐部,其山神漫步云际,穿行人间,敦守四野,成为了一方民众心理的依靠。有意思的是,雅拉香波、冈底斯、念青唐古拉、阿尼玛卿、年保玉则等著名的山神,他们的化身都是白色的牦牛。将神圣、崇高、纯净、吉祥的白色,和生产生活中的伴侣牦牛结合起来,藏族就这样发明了一个通联神界与凡间,力量与审美高度融合的文化符号。这种文化象征既具有世界文化的普遍性,又带有青藏高原显著的特征,在今天仍然值得深深品咂。6NA中国藏族网通

像大地一样坚实的牦牛,带来安康生活的吉祥的牦牛,教会人们发现美的结构的牦牛,当得起各种礼赞。但是,思维能力强大、逻辑推导严密的藏族,不是单一地看待主观和客观世界,对于牦牛的认识和表达,附着着藏族的发展记忆和对艰辛生活的根本认识。牦牛的凶猛和蛮力,应该给几千年前的驯牛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种印象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后世对于牦牛的另一种表述。比如说,那则关于朗达玛的传说中就含着对于牦牛之猛力的暗写。那则传说如下:有兄弟三人在祈祷时只为自己,而忘记了向佛祖推荐牛,牛知此事后,发誓来生要毁灭佛法,即转生为达玛赞普,头上长出两个骨突,状若牛角,形象凶恶。在长篇巨型史诗《格萨尔》中,则将牦牛描述为力大无比的神:北方魔国魔王的寄魂红铜角野牛被岭地人们煨桑时燃起的桑烟所激怒,先后冲入聚集的霍尔和岭地人马中间,造成了人畜大量伤亡。在史诗中,野牦牛具有撼天动地的力量,它的出现带着风暴、日蚀、野火等等可怕灾难的能量。6NA中国藏族网通

采取两分法,辨证地认识和理解牦牛,认识我们身在其间的天地和事物,显示藏族精准的观察力和思想力。这样的认识完整清晰,价值取向却又褒贬有度。野牦牛的力量和凶悍,被民众充分利用,成为了镇宅护守,家庭和财产的保护神。当年,可可西里盗猎猖獗之时,索南达杰等人组成的野牦牛队成为那片净土生灵的守卫者,成为了藏羚羊的保卫队,其功勋永勒江源。6NA中国藏族网通

虽然,人们惊惧于自然(牦牛)原始的伟力,但是,对于自然(牦牛)的赐予更是感恩礼赞。在藏族神话中,人们把野牦牛称作天上的“星辰”,古老的藏歌中时常出现神牦牛巡游人间的奇境。神牛和后来传入的佛教结合,使得白牦牛的地位上升。据说,莲花生大师初到藏地降伏白牦牛,并让白牦牛神成为了藏传佛教的护法神。对于白牦牛的崇拜和礼赞,千百年来贯彻在藏家儿女的生活里。就在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牧民才旦和儿子两代人经过了30年的努力,建立了自家100多头白牦牛核心种群。天祝白牦牛是海拔3000米以上高寒草原上的特有畜种,是稀有的珍贵遗传。最有力的文化传承和生物生态保护,来自人们自觉的认识和自觉的行动。天祝白牦牛的保护,就是这样成功的案例之一。6NA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李庆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