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罐罐茶

2019-01-24 16:04:10 青海日报   杨岩峰

2.jpgWKp中国藏族网通

在故乡喝罐罐茶,已不是为了解渴或品味,而是一种生命的需要和情感的传承。一杯罐罐茶里,融进了所有的艰涩沧桑,也融进了所有的温馨甜蜜,罐罐茶里,熬得尽是思念,煮得尽是回味……WKp中国藏族网通

我出生在柴达木,从小就生活在柴达木,由于父母工作的地点和环境都远离原生态的青海风俗习惯,加上回老家的时候很少,都习惯了和内地人一样喝绿茶。可在我有限的记忆里,每一次回到湟源外婆家,外婆总是早早就准备好了火炉,罐罐,茶叶,还有那热气腾腾的葱花油馍馍,外婆双手把罐罐茶捧到炕桌上的时候,它还在“吱吱”冒泡泡,看着都馋人。WKp中国藏族网通

外婆家人口多,母亲姊妹七个,母亲老大,出嫁到了柴达木地区,她下面还有六个弟弟。母亲要是回到娘家,大伙都凑上来围着火炉,再烧烤几个硕大的洋芋。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也算是外婆格外开恩吧,让阿舅给我们三个外甥和几个姑舅妹子往杯子里都放一小块冰糖,六舅小我四岁也有一小块冰糖,五舅大我一岁却没有这种待遇了。我的外公外婆在一帮儿女、儿媳妇,外孙、外孙女和孙女的吵闹声中簇拥着,脱鞋上炕。WKp中国藏族网通

第一杯茶必须是外公和外婆的,有小辈恭恭敬敬双手端上。这样的时候,外公抚摸着自己下巴上的胡须点头笑着,外婆的笑靥就像新娘子一样美,乐呵呵地,嘴里却骂着:“吵死了,你们各回各的炕,各喝各的茶。”然而,土炕上依然吵闹声声,火苗腾腾,没有人真的会理会外婆的唠叨,大伙儿边喝着罐罐茶,边唠着家常,外公和外婆吩咐着儿女们第二天的农活,并谆谆教导小辈们做人的道理……WKp中国藏族网通

庄稼人的一天,是从一杯杯浓酽苦涩的熬茶开始的。与沉重深厚的黄土为伴,他们甩袖成云,挥汗成雨,春来将希望的种子撒播在贫瘠干枯的土地里,眼巴巴地看浓云从西边滚来,渴望雨水降落,精心耕耘,心意沉沉地期盼秋后颗粒满仓……这一漫长的过程总是靠每日一杯杯罐罐茶来浸润。这一过程是对生活的蒸煮,也是对人生的蒸煮。WKp中国藏族网通

我很小的时候,贫穷落后总是如影相随。那时,天刚麻麻亮,村里的老汉们已全无睡意,他们伴着幽微的晨曦,从田地边拾来硬材,架起火炉,然后盘膝而坐,在烟熏火燎中开始一天的必修课:喝罐罐茶。WKp中国藏族网通

宁静的乡村,在罐罐茶的香雾中,像火苗一样开始了它平淡而充实的一天。这是农人在一天里最舒坦、最幸福的片刻。浓浓的酽茶,呛人的烟雾,以及云里雾里的老者,定格着那个年代的时光,诠释着那个时代的生活,缓慢而悠然,苦涩却温馨。这幅古老的剪影在我童年时就被刻印在脑海,挥之不去,以至也让我对罐罐茶有了格外的迷恋,每每出门在外,一日不喝瘾发,二日不喝头疼,三日不喝瞌睡迷梦乏。WKp中国藏族网通

“瞌睡迷梦乏,想喝一罐茶。”这是流行于湟源人的一句口头禅。这里的“一罐茶”指的就是在老家风行于城乡、流行于四季、适宜于男女的罐罐茶。它就像一曲古老的歌谣,口口相传,代代相传,长盛不衰;它又像线装书籍里的一幅黑白插图,以素淡简约的姿态,陪伴时光,慢慢流淌。年年岁岁,一罐沸茶,熬煎日月星辰,弥漫袅袅茶韵;茫茫尘世,半盏酽茶,品味悲欢离合,蒸腾悠悠茶香。WKp中国藏族网通

岁月在流逝,年华在老去,而罐罐茶却像一株没有年轮的树木,依旧清新如初地陪伴着古老的家园,亲切的故人。在历史的长河中,许多东西都随波而逝,而博大精深的中华茶文化,独具一格的故乡罐罐茶,却和着那柔和恬淡的茶色,永不泯灭。因为那一罐汤茶,汩汩流出的是和美、宁静、淡泊、纯洁和谦恭的美德。WKp中国藏族网通

聪慧憨厚、勤劳朴实的大部分青海人,一生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地从贫瘠干枯的黄土中不断汲取自己微薄的希冀,总会甘贫乐道,悠然自得。在其平凡普通的人生中,有一样东西始终牵魂梦绕地陪伴着他们。WKp中国藏族网通

它到底是什么呢?WKp中国藏族网通

悲喜人生,在倾斜的茶杯里瘦去;似水流年,在煎熬的罐罐中远去。WKp中国藏族网通

一杯浓酽苦涩的罐罐茶,倒映着青海人曾经苦涩难熬的日子;一杯稠稠吊线罐罐茶,蒸煮了故乡湟源人沉重艰辛的人生!WKp中国藏族网通

渐行渐远的湟源罐罐茶,那曾烟熏火燎、浓稠如线、苦涩难当的日子已成为一幅幅沉淀在岁月深处的图画,却被沧桑世事打磨得铮铮发亮。WKp中国藏族网通

寒冬季节,总使我记挂起外婆,她好像依然在村口大树下等我回家,依然跟我一起喝着浓浓的罐罐茶。WKp中国藏族网通

外婆离世十几年了,那魂牵梦绕的罐罐茶也早已远离了我,如今,思念的泪水依然在流,罐罐茶的浓香仿佛就是外婆的味道……WKp中国藏族网通

想念故乡的罐罐茶,更思念我的外婆呵!WKp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梦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