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登尼玛:论教育研究者的视阈与责任

2019-02-25 10:50:56 教育研究   巴登尼玛

1.jpgmnl中国藏族网通

巴登尼玛 :四川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院长 西南大学民族教育与心理研究中心教授mnl中国藏族网通

一、影响教育研究者研究的因素mnl中国藏族网通

教育的性质决定了教育科研首先建立在研究者已经形成的带有对事物的基本判断和行动介入的领域之内,而这种判断的价值源头是研究者自己的需要,通常情况下,研究者受到下面几个方面的影响或制约。 mnl中国藏族网通

第一,研究者所受的文化制约或影响着其研究。每个人都是一定文化的产物。人的生命一旦产生,就一直面对着沸沸扬扬的文化世界。生活中的人总是受到各种赋有文化意义的基本训练,一定文化模式培养出来的人都形成了这样一种意识:事情就该是这样的,一切都得像这样去想、这样去做。研究者也是人,当然逃不出自己成长中受到的文化的影响,其文化所使然的信仰、由信仰所使然的价值、由价值所使然的行为无时不在、无处不有。研究者的视野、研究的问题、理想的假设等相关要素都逃不出其文化框架。无论研究者接受了多么高的教育,但其终极判断水平总是由其在不同时期所受的教育而形成的价值观决定的。所以,任何研究都只能是“在带有对价值的基本判断和行动介入的领域内”。因而,在教育研究中研究者对人的理解,对人类贡献的责任心,对教育价值的认识水平就显得尤其重要。虽然研究者不能掌握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但应该力求让现实中的每个人都最大限度地享受到全人类的文明成果,并促使人类和谐地生存于天地之中来思考教育、研究教育。 mnl中国藏族网通

第二,研究者的目的与追求直接影响其研究。研究者研究的目的与终极追求也是在其价值判断的影响下做出的,是受其自身文化价值所限制的,这种限制也许是显性的,也许是隐性的、下意识的,但其目标总是指向符合自己文化价值的方向。这就难免与研究对象所拥有的文化价值之间形成矛盾或不一致。处理这种矛盾或不一致,无论是以研究者自己的价值作为尺度,还是以研究对象的价值作为尺度,都是不公平的。为了追求公平,研究者必须悬置自己的价值,以博大的文明胸怀来理解并掌握人类最高层次的爱所蕴含的价值来引导研究。每个人的研究历程也就是不断理解与掌握人类最高价值的成长过程。 mnl中国藏族网通

第三,研究者工作的视角制约其研究。研究者的视角往往受限于研究者所掌握的学科知识,自然科学的研究人员用自然科学的方法来审视研究对象,把研究对象看成是完全的自然客体,用公式和数据来表达、来做结论。在教育研究中不可否认要用到自然科学研究的某些方法,如统计、测量等,但这些方法只能在研究者对人的理解的水平上来运用,研究者的人文素养或对人认识水平的高低决定着其对自然科学研究方法的有效选择与运用。mnl中国藏族网通

研究者从文学和美学中了解人类对自己的批判,了解人类自身的追求和希望,了解人对完美的理解与求索。从历史学中了解人类的故事,知道人类自身的错误与遭遇,通过分析、总结人的弱点与缺陷,从中去领悟人的终极价值。就此而言,教育科学研究者的人文素养是其研究的基础,关系到研究的起点与目的,显性或隐性地制约着研究者建立假设,确立研究对象,选择研究方法,从而决定着其研究成果的科学价值。mnl中国藏族网通

二、教育研究者的责任mnl中国藏族网通

教育作为人类的生命行为,是人类生存并不断改善自己处境的活动。这一性质决定了教育研究涉及人类生存的全部内容,是多层次多维度的,要求其研究者达到比单一学科研究要求更高的境界。这个境界不仅是一般的研究方法和对已有理论的了解,更重要的是对人类的爱与责任。mnl中国藏族网通

教育研究者的目的源于对人的爱与责任。每个研究者都是带着自己的目的从事研究的,尽管人们已经发现这个问题,并提出了许多方法去避免研究者自己的“小目的”不要控制或干扰理想的“大目的”,但事实上,绝对消除研究者的“小目的”是不可能的。笔者认为,研究者只有最大限度地理解人的生命,理解人的优点,理解人的终极目标,理解人的弱点,理解自己的弱点,才能建立理想的教育信念。mnl中国藏族网通

做人是所有研究者成为教育科学家的基础。教育研究者必须做一个好人,做一个理解他人,理解在不同环境中生存的人,理解人在整个生物链中的地位,理解社会与个人、国家与个人,理解个人思想与人类文明之关系,理解传统与未来,理解权利与平等,理解名利与幸福,等等。充分理解与享受人类全部文明基础之上所形成的做人理念的教育科学家才能成就他们的研究与成果。我们的研究应建立在对人的理解的基础之上,没有对人的理解,研究就没有灵魂。 mnl中国藏族网通

研究者对已有理论的学习将进一步提升对人性的理解。研究者的学习过程就是对自己原有的修养和做人水平的进一步修正或提升,对自己原有的人性理解的反省与升华。学习的过程是一个拓展视野,了解前人和他人研究领域、研究目的、研究的问题和研究成果的过程。这个过程也是学习者与前人和他人相互沟通思想的过程,从而使自己的概念与大家公认的概念接轨,达到能与同行切磋、对话的境地。当然,也是通过学习,研究者才逐渐了解到前人和他人的研究方法,并领悟这些具体研究方法后面的指导思想,与自己思想方法进行比较,充实自己,探索出适用于自己研究的专门方法,展开自己的研究。这个过程是研究者自我修炼的艰苦过程,是进一步批判自己并判断别人和前人思想的过程。mnl中国藏族网通

当然,现实中研究者常常引用前人或他人的研究成果或话语来充实自己的研究,用别人的话语来表达自己的理论或思想,以便让读者了解其研究后面有雄厚的思想基础。但应该知道,无论研究者引用的话语是出自多么伟大的人或多么著名的人,但要表达的总是研究者自己的思想,这些引用不过是佐证材料或表明研究者自己思想的形成过程而已,这并不能说明该研究就是站在被引用者已有基础上的研究,更不能说研究者已达到了比被引用者更加高明的程度。同时,由于研究者受自己思想和研究目的驱使,在引用前人或他人话语时便不可避免地存在对前人或他人的话语的断章取义。所以,就教育科学研究而言,其研究水平的高低不是研究者引用了多少名人或重要人物的语句,而是研究者自己思想水平的展示,是研究者对人理解的水平,对人性理解的水平,对人的善与恶的理解水平,对人类的爱和对如何实现这种爱的方法的理解水平的展示。总之,所有的研究都展示着研究者的人类信念及其责任的认识和实践水平。mnl中国藏族网通

摘自:《教育研究》,2008年12月15日。mnl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