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寺院与藏族教育

2018-09-26 11:40:26 法音1991(6)   周润年


U3A中国藏族网通

1.jpgU3A中国藏族网通

法尊大师曾经在谈到藏族教育时说:西藏的教育,就是佛法。离了佛法,也就没有教育了。”(见《现代西藏》)这话虽然言过其实,却也不无道理。千百年来,藏族地区曾用寺院佛学教育代替社会的学校教育,寺院即是学校,喇嘛就是教师,佛教经典就是教材。在藏族封建农奴制社会的教育机构中,除了一小部分官办的僧俗官吏学校及私垫外,其余大部分是藏传佛教的寺院教育。藏传佛教寺院教育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而且对藏族社会曾产生过极为深远的影响。U3A中国藏族网通

U3A中国藏族网通

藏传佛教的寺院教育有着悠久的历史,据藏文佛教史籍记载,早在公元五世纪时,佛教即非正式地渗人吐蕃社会,到了公元七世纪上半叶赞普松赞干布为了弘扬佛法,翻译佛教经典,遂遣吞米桑布札为首的十六名聪明才智的藏族青年前往西域各国留学。吞米桑布札等藏族青年在研究各国的语言文字的基础上,创制了藏文。此后,赞普松赞干布闭门学习藏文,由于藏王重视教育,并亲自带头学习,一时掀起了臣民学习藏文和佛法的热潮。到公元八世纪中叶,为进一步发展佛教教法,赞普赤松德赞在西藏山南扎囊县境建立了第一座寺院桑耶寺,便遣七人出家为僧,史称“七觉士”,专门从事宗教文化的学习。此后,又聘请印度和藏族僧侣十三人为教师,招收学僧二十五人,学习藏文及佛教典籍,这就是藏族历史上最早的教育。U3A中国藏族网通

公元九世纪中叶以后,藏族地区陷人了长时期的分裂状况,原先从内地和印度进人西藏的僧侣,流派不一,藏僧学佛译经,收徒传法,也各有门庭。于是不同的流派和门户,设教布道,各化一方,遂出现了许多教派和教派支系。为巩固阵地和势力,各派系又与封建割据势力紧密结合,形成“政教合一”互为表里的统治核心。从九世纪到十三世纪初,佛教僧人纷纷从各地涌向卫藏,建寺院,招僧徒,于是出现了大小不同的寺院教育。如十七世纪中,喇钦贡巴绕色和卢梅等人,招收了上千名学僧,培养了一批有佛学知识的弟子。U3A中国藏族网通

公元十三世纪中,元朝统一了全中国,藏族地区也正式归人全国统一政权。这一时期,藏族僧俗众人频繁出人内地,将内地的造纸术和印刷术传播到藏族地区。据《西藏佛教史略》记载,蔡巴·噶德贡布曾七次到达内地,返藏时带回汉族的能工巧匠,兴建佛堂,雕塑佛像,还创建刻书坊,将内地的印刷术传播到乌思藏。此后,藏族地区的佛教寺院不仅培养造就了大批译师,而且大量的佛学典籍也陆续问世。所有这一切,为藏传佛教的寺院教育的发展奠定了一定的基础。U3A中国藏族网通

公元十五世纪初,宗喀巴大师面对藏传佛教的“颓废萎靡之相”,清除颓风,拨正戒行,肃清秽行。由于宗喀巴大师的卓越学识,严格遵守戒律的威望,很快得到了广大藏族僧侣的普遍信仰和崇拜。宗喀巴不仅是西藏宗教的改革家,而且在改革藏传佛教寺院教育方面也颇有建树。他将寺院的学经组织和经济组织分开,建立了按部就班、循序渐进、比较完备的学经制度,因此说宗喀巴也是一位寺院教育的改革家。随着格鲁派的形成,藏传佛教发展到高峰,在藏族中几乎达到了全民信教的程度,随之大大小小的寺院星罗棋布,遍立于整个藏族地区,据乾隆二年(1737)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申报理藩院的数字:达赖所属寺庙315。座,僧侣302560人,班禅所属寺庙327座,僧侣13670人。(载魏源《圣武记》卷五)如果把格鲁派以外的各教派所属寺庙和僧侣加在一起,将远远超过以上数字。这些大大小小的寺院不仅成为当地宗教、政治、经济的中心,而且成为文化教育中心。 U3A中国藏族网通

U3A中国藏族网通

藏传佛教寺院内的学经机构,是藏族封建农奴制社会的一个庞大的教育系统。随着 “政教合一”制度的确立,藏传佛教寺院凭借着宗教和政治上的双重权威,控制了藏族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艺术等各个领域,寺院教育成为当时唯一的教育事业,可以说一座较大的寺院就是一所大学或一所专门的学校,社会上有文化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僧侣出身。由于藏传佛教的派系复杂,所以各寺院学经制度亦存在着一些差异。藏区的寺院教育以拉萨三大寺(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最为完备,其规模较汉地寺院大,为藏区最高的教育中心,各地数以万计的寺院就是各地的中小教育中心。U3A中国藏族网通

藏传佛教各教派的寺院教育组织体制都自成一个系统,以中心寺院为领导,每个寺院又有各自的组织。拉萨三大寺的组织机构分为三级,最高一级组织称为喇吉,主管全寺的经济、僧众纪律以及大法会等事宜,第二级组织称为札仓,是寺属的教育单位,主管僧人的生活、学经等方面的事项.第三级组织称为康村,是寺院的基层组织,康村是按僧人所属地域划分的组织,一个僧人进入寺院,都要按照他家乡的地域编到一定的康村中学习、生活。上述三级组织皆拥有自己的财产,除独立实施内部管理外,下级组织必须服从上级组织的领导。各级组织均实行委员制,并且主持人有一定的任期,以免权力过于集中于个人或受世俗贵族势力的操纵。U3A中国藏族网通

学经僧人入寺年龄不等,有五、六岁的小孩即入寺的,也有成年以后才人寺为僧的。对刚进人寺院的僧人,寺院不考虑他们的年龄和学历,一律分到各自所属的康村。开始不能马上学习,除替老师干杂活外,还要为寺院出各种杂差。在此期间,新僧必须出席康村一日早、中、晚三次集体诵经和札仓每日一次的集体诵经,并不得有迟到和早退的现象,一旦出现缺席,则必遭开除处分。经过一阶段的考察,寺院认为合格后,才对新僧进行详细登记造册。按照寺院的规定,学僧由康村指定老师,也可以自己找,在老师的指导下学习藏文字母、拼音、常用词汇和简单的文法。当初步掌握了藏文的基础知识后,即开始念诵和背诵一些短小的经文,如《阪依颂》、《救度母赞》、《忏悔经》、《吉祥百拜经》等。对于刚入寺僧人的教育方法主要是死记硬背。通过启蒙学习后,成绩突出的僧人,由寺院推荐到格鲁派著名的六大寺院(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扎什伦布寺、拉卜楞寺、塔尔寺)学习深造。凡进入六大寺院的僧人不管年龄、学历如何,寺院一律以扎仓为单位,把他们编人预备班中学习。由预备班升人正式班时间的长短,由每个僧人的老师决定,时间短的只需几个月,时间长的则要数年。转人正式班后,即可逐年升级。各寺院的班级划分不同,最高一级称为“增扎堂波”。僧人在学习期间,除了开坛时能听到堪布喇嘛的讲经外,基本全靠自学。所有格鲁派寺院的学习程序都要遵循宗喀巴大师先显后密的方法,按部就班地进行学习。 U3A中国藏族网通

显宗学院是研习因明学、般若学、中观学、俱舍学和戒律学的,课程以五部大论为主。即:(1)《释量论》,法称著,该书共分四品,是评述和疏释印度陈李那所著的《集量论》要义的因明著作,属于形式逻辑的范畴。此部各寺所设的班级和学习时间不同,有的分为三年三级,也有的分为五年五级。(2)《现观庄严论》,慈氏著,此书主要讲佛教教义中的“定学”,共分八品,前三品释境,即学佛的人应明之境,后四品释行,即学佛之人应修之行;最后一品释果,即学佛的人最后证得的果。此部各寺分为四年四级和四年六级。(3)《入中论》,月称著,此书主要讲解和阐明龙树的中观学说,全书共分为十品。此部分为四年二级。(4)《戒律本论》,功德光著,专讲僧人的行为规范和佛教戒律,共分为十七事三科。此部一般定为四年二级。(5)《俱舍论》,世亲著,全书共分为八品,主要讲佛教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此部一般也定为四年二级或无固定的年限。除五部大论外,还学习大德高僧的有关著述和注疏。从预备班开始,到修完_L述的全部课程,一般需要二十多年的时间。 U3A中国藏族网通

显宗学院的学僧一般经过十多年的学习,学完因明学和般若学的课程,能熟读《现观庄严论》和《释量论》,并且通晓其大意者则授予“然坚巴”(相当于中学毕业)的名号。升到最高一级,学完五部大论,达到既能背诵经文,又能淹通经义,经札仓考试及格者,获得“噶仁巴”(相当于大学毕业)学位。此后,要继续高升,仍要学习一段时间,根据自己的学习成绩,由自己的经师提名,陆续办妥有如散放布施之类的种种手续之后,方可取得参加“格西”考试的权利。 U3A中国藏族网通

“格西”是藏族僧侣学位的总名称,即“格威喜年”的简称,意为善知识,相当于现在的博士或硕士。格西学位共分为四个等级,一等称“拉然巴格西”,意思是拉萨的博学高明之士,二等称“措然巴格西”,意思是全寺性的卓越高明的人,三等称“林赛格西”,意思是从寺院里选拔出来有才学的人;四等称“朵然巴格西”,意思是在佛殿「1前石阶上经过辩论问难考取的格西。考取一、二等格西不分寺院界限,而且规模很大,和平解放西藏之前,直接由西藏地方噶厦政府主考。参与考试的僧人每年正月齐集拉萨,参加一年一度的祈祷大法会(即传大召),法会上令应试人主坛,由三大寺的大喇嘛及其高僧自由问难,应试人对僧人们提出的问题必须对答如流,准确无误。如应试人对经典不熟悉,便很容易被人难倒。故考取这两个等级的格西一般都具有真才实学,名副其实,其水平相当于现在的博士。考取三、四等格西皆由寺庙内部掌握产生,不必经噶厦政府批准,三、四等格西相当于现在的硕士。获得格西学位的人,尤其是“拉然巴格西”,在藏族社会中享有很高的地位,受到极大的尊敬。他们不仅可以普遍得到人们的布施和供养,而且可以胜任本地寺院的堪布或寺院的高级僧职和其它重要职位。因此,藏族僧侣把考中“拉然巴格西”看作无上的光荣,就象汉人考上状元一样,是一个普通僧人通向僧侣贵族的唯一途径。但这是极不容易的事情,据统计在三大寺学习的僧人大约有一万五千多人,而能进入正式班次的不到一半,能考取格西学位的还不足百分之零点五。 U3A中国藏族网通

密宗学院是专门修习密宗的最高学府。修习密宗的僧人分为二种,一种是获得显宗格西学位者,还可以进入密宗学院深造,毕业后有高升至甘丹赤巴地位的希望。如升任了甘丹赤巴,还有可以出任摄政王的资格。这种僧人一进人密宗学院就属于领导阶层,气他们有资格出席领导会议。另一种是无学位者,他们一般由各寺直接来密院修习,毕业后返乡充当巫师或咒师,也有留在密院谋职者。拉萨上下密院各设有初、中、高三个学级,三个学级均无固定的修习年限。教学内容主要有四门,即《事续》、《行续》、代无上瑜伽续》和《瑜伽续》。修密宗的僧人生活艰苦,修行制度严格,注重修习仪轨,较少研习教理。U3A中国藏族网通

U3A中国藏族网通

所述,藏传佛教的寺院教育不仅历史悠久,而且范围广博、影响亦颇深,在藏族教育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藏传佛教寺院教育在教育体制、培养人才、保存古籍和宏扬藏民族的传统文化等诸方面曾起过积极的作用。 U3A中国藏族网通

(一)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的教育体制 藏传佛教寺院教育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在教学体制、内容、方法、学位、考试等方面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的体制。主要有以下五点: U3A中国藏族网通

(l)严谨的教学体制。藏传佛教寺院对各级学僧都有不同的管理制度,对于学经的僧人从一人寺到转人正式班后,即可逐年升级,一般每级为一年或二年,最高级为十三级或十五级,每一学年又分为两个学期,中间亦有假期,称为“曲查”(意为学经的间歇期)。这种教学期限层次分明以及教学组织系统而又严谨的体制是其他宗教教派所少有的。U3A中国藏族网通

(2)固定的教学内容。藏传佛教寺院的学僧在启蒙阶段主要学习基础文化和工艺技术,同时也学习一些礼仪,要求学僧必须掌握大小不同的宗教仪式、程序、经咒和法器等,这是极其严格和极其复杂的事情,一点也不能错乱。当把这些学到一定程度后,即开始学习五部大论,这一套教材已成为藏传佛教寺院教育的固定的教学内容。这种学习程序体现了由浅人深、山易到难、由简到繁的逐步深化的渐进过程。 U3A中国藏族网通

(3)独特的教学方法。藏传佛教寺院的教学方法主要有二种。一种是先让学僧读背经文,在熟背经文的基础上再进行讲解,这种教学方法可加强学僧的记忆、理解和掌握经典要义的能力。另一种是对辩和立宗辩,立宗辩最常见的辩论方式是由立宗人树立一宗,并且为此而进行辩论,对辩由两人进行,先由甲提向乙回答,告一段落,再由乙提问甲回答,回答的方式和立宗辩相似,只是不象立宗辩那样经常举行。这种学习方法具有很大的启发性,一方面通过辫论和答辩的方式,学僧之间可以在学识上取长补短,互相促进,另一方而讲辩可以激发思考,培养口才,增进记忆。 U3A中国藏族网通

(4)严格的考试制度。藏传佛教寺院考试极严,考僧如不能背诵指定的经文,不但考僧要受到惩罚,而.且其指导教师也要受到批评。考场一般都设在大庭广场_匕考僧和考官要在各级监考和全体僧侣监督之下进行答辩、释难等一系列考试。因此,要求考官要公正出题,考僧要有真才实学,考试成绩低劣者即留级或调迁,成绩优秀者即升级或跃迁。这种考试制度避免了考场作弊及违法乱纪行为的出现。U3A中国藏族网通

(5)健全的学位制度。藏传佛教寺院教育实行学位制,凡是进入寺院的僧人只要刻苦读书、勤奋学习都有可能取得从“然坚巴”到“拉然巴格西”各种不同学位之一种。这一整套学位制度的建立,对于吸引学僧埋头学经以巩固寺院教育起到了重要的作用。U3A中国藏族网通

(二)培养出一大批人才U3A中国藏族网通

藏传佛教寺院哺育过许许多多叱咤凤云的历史人物,他们为维护祖国的统一和民族团结,弘扬藏传佛教,繁荣藏族文化,从这一方面或那一方面都作过重大贡献。 U3A中国藏族网通

政界方面:如八思巴、释逛也失、六世班禅贝丹益喜和章嘉瑞贝多杰等人,他们皆顺应了历史发展的趋势,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人民的愿望和时代的要求,以自己的特殊身份维护了祖国的统一,在繁荣经济和稳定社会秩序等方面都起到了积极作用。 U3A中国藏族网通

翻译方面:如洛钦·仁钦桑布、布敦·仁钦朱、卓米·释迎洛追、玛·雷必西绕等人,他们都是藏族历史上的翻译家。他们终身辛勤地从事翻译工作,把兄弟民族和邻国的先进文化传播至雪域圣地,为发展、传播各民族间的文化付出了宝贵的生命和巨大的劳动,做出了不朽的功绩。广大藏族人民把他们誉为“洛杂瓦”(意思为“世界的慧眼”),给他们以崇高的地位。U3A中国藏族网通

民间文学方面:如萨班·贡嘎坚赞、索南扎巴、仓央嘉措和官却·丹贝仲美等人,他们在长期的生活中创作出许多脍炙人口的格言、诗歌、故事、神话等藏族民间文学,大大的开阔了藏族人民的视野,丰富了藏族文化的宝库。至今,他们创作的一些格言和诗歌在人们中广泛流传,成为人们行动的标准和生活信条,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至理名言。 U3A中国藏族网通

天文历算方面:如木雅.坚赞贝桑、噶玛巴·饶琼多杰、普巴.伦珠江措、达玛西仁等人,他们在长期观察日、月、星辰和动、植物的变化中,逐步总结出藏族的夭文历法。除本民族的独特创造外,还吸收了祖国古代和外来的天文历法知识,在不断认识实践的基础上,丰富了藏族的天文历算的内容,从而进一步促进了藏族天文历算的发展。 U3A中国藏族网通

藏医藏药方面:如玉妥·云丹贡布、松巴·益喜班觉、礼增诺布、第马丹增彭等人,他们长期深人实地调查研究,总结民间藏医的经验和医术,从而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知识。此外,他们还不断地吸取了汉地、印度和阿拉伯等地的医学经验和理论,逐步形成了具有独立的完整理论和丰富临床经验的藏医学。因此,在藏医史上,他们被尊称为医圣和药王,倍受人们的崇敬。 U3A中国藏族网通

此外,在历史、地理、建筑、雕塑、绘画、音乐、舞蹈、印刷、手工技术等方面还有许多藏传佛教寺院培养出来的学者,他们以自己的特殊身份和不懈的努力,为繁荣藏族的文化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U3A中国藏族网通

(三)保存了大量的典籍 U3A中国藏族网通

从创建桑耶寺起,藏传佛教寺院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学者,他们写下了大量历史、科技、文化、宗教等方面的书籍,形成了中外闻名的藏族文化宝库。由于佛教教育的需要,历代寺院的学者都致力于典籍的搜集、整理、翻译和撰写,为藏族保存了大量的珍籍独本。如萨迎南寺拉康曲美大经堂的整面西墙全是经典,共计有二万八千余部;该寺大经堂对面二楼中间的书房藏有文学、医药、历史、宗教、哲学、天文历算等藏文书籍二千多卷。拉卜楞寺藏书二十二万余部,藏文经版六万二千余块。总之,藏族地区大大小小的寺院都是不同类型的图书馆,收藏有无数的文化典籍。这些典籍既不是左开本和右开本,又不是有线装帧和无线装帧,而是单页叠放在一起未有装订的长条书。普通的藏文长条书都没有彩色插图和纹样之类的装帧。贵重的经典,卷首页皆以花纹和佛像装帧,并配以插图。书籍上下夹以木板,夹板均为红漆描金,制作精细。有的夹板上还镌刻有佛像、火焰、宝珠和佛教的吉祥八宝等彩色图案。有些贵重的藏文经典还用深黄的锦丝绸包裹数层,上下夹以檀香木板,然后用细牛皮条或丝绳捆扎,当作神品供奉。U3A中国藏族网通

藏传佛教寺院收藏的典籍卷峡浩瀚,内容丰富。除佛教经典外,还有记载藏族的历史、哲学、天文、历算、辞书、文法、诗歌、音韵、文学、音乐、美术、建筑以及雕刻工艺技术和地震等方面的著作。这些书籍,对于研究藏族的历史、宗教、教育、医学和文化艺术等方面都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U3A中国藏族网通

26-藏传佛教寺院与藏族教育@周润年周润年先生《藏传佛教寺院与藏族教育》就藏地学经机构、教育制度、教学方法、考试制度以及人才成就等作了详细的介绍,为我们了解佛教在藏地的社会功能提供了很好的资料。U3A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