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对藏传佛教有个全面的认识

2018-10-11 14:38:12 佛学研究   王璐

12.jpg5N1中国藏族网通


5N1中国藏族网通

过去,一提起藏传佛教(俗称喇嘛教),有的人就只是想到西藏,想到黄教(藏语称“格鲁派”)。其实,这里边有两个极大的误区。首先,藏传佛教绝不仅仅只流传在西藏;第二,藏传佛教也完全不单单是只有黄教一派。藏传佛教的分布地区很广,主要有国内和周边国家地区两大部分,这是传统的藏传佛教分布区。当然,近年来,随着藏人的流动,在欧美甚至非洲等地也有了一些新建的零星藏传佛教活动点,但它们不属于我们叙述的范畴。5N1中国藏族网通

我们首先说说国内情况。我国的藏族地区是藏传佛教的发祥地和主要信仰区。但是,另外还有一些其它兄弟民族也信仰藏传佛教,他们是门巴、夏尔巴、蒙古、土、裕固、纳西等民族。就说藏区吧,除西藏之外,还有一个面积比它还要大的分布在四川、青海、甘肃、云南的藏族居住地区,这里的总人口,比西藏还多。而这样一大片藏区和兄弟民族地区,理所当然也是藏传佛教的国内流行地区。5N1中国藏族网通

其次再说说周边国家和地区的情况。在与西藏、云南相毗邻的锡金、不丹和尼泊尔、印度、巴基斯坦、缅甸北部地区,历来都居住着不少传统的藏人和一些属于藏文化圈的其它民族,而且在这样一个相当大的范围内,至今藏传佛教依然十分活跃。
据笔者实地考察,仅尼泊尔北部地区就有大小藏传佛教寺院3000余座,其中历史较为悠久、影响较大的也占1/10左右。那里的藏人、夏尔巴人、洛巴人和达芒、古客、马南等十几个民族都是它虔诚的信徒。除此之外,北部蒙古人民共和国以及西伯利亚的布利亚特蒙古人地区的藏传佛教,如今不但没有混灭,还大有重新复苏之势。
国内、国外这样一个比西藏大得多的藏传佛教文化圈内,流传着藏传佛教的各个教派,其中既有古老的宁玛派,也有噶举派的各个分支,还有萨迪派和在西藏本土几乎灭绝的稀有教派——觉囊派等等。甚至在相当多的地方还保持着原始本教的信仰,它们当然都有自己各式各样的寺庙。因此,我认为,无论从地域上还是教派上讲,都必须对藏传佛教有个全面的认识。因为,这是研究藏传佛教史、藏族史,乃至藏学诸多方面问题的需要,当然也与许多现实问题有着密切的关系。首先,只有把这个大范围之内藏传佛教各个教派的历史与现状的研究开展起来,才能把藏传佛教来龙去脉及全部历史搞清。5N1中国藏族网通

例如,有不少人认为,最初佛教传入西藏的路线之一就是经由尼泊尔,好几位相当有影响的藏传佛教大师都是首先在尼泊尔一带修炼和弘法,然后才到西藏去弘扬佛教的。虽然一千多年过去了,但至今在尼泊尔还保留着许多他们当年活动时的圣迹。例如,在加德满都“仰垒雪”地方就有一座那时莲花生大师取得大手印最高成果的静修洞,至今香火依然很旺,前来拜谒的各国信徒络绎不绝。5N1中国藏族网通

佛教在西藏站稳脚跟,并兴旺发展起来,形成各具特色的教派之后,由于为了扩大影响,和出于教派斗争等种种需要,藏传佛教的不少教派又陆续回传到了尼泊尔,对那里再次产生影响,不但先后建立了众多的宁玛、噶举、萨迹、格鲁派寺院,而且至今还保留了玛尔巴、米拉日巴等许多历史上著名的藏族大师静修时住过的山洞,它们同样受到尼泊尔信徒虔诚地供奉。仅从一个尼泊尔就可以看出,在上述整个藏传佛教文化区之内,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各式各样的藏传佛教文物古迹,它们对于全面研究藏传佛教的弘传过程,前后弘期、上部律传、下路弘传,以及各个教派的历史都是不可多得的重要依据。5N1中国藏族网通

藏传佛教也正因为有了西至克什米尔、拉达克、尼泊尔、孟加拉,东至我国甘肃、青海、四川,北至新疆,南至云南这样一个广阔的大舞台,才得以吸收丰富的文化营养,避开了历史上朗达玛灭法等种种迫害,迂回发展,保存至今。因此,我们若要获得研究藏传佛教历史的全部资料,就必须扩大我们的视野,追踪它的发展足迹。
另外,我之所以呼吁加强对周边地区藏传佛教的研究,也是出于对藏传佛教古老教派研究的需要。由于历史上教派斗争的原因,许多古老教派的势力便避开斗争漩涡的腹心,沉积在周边地区。在这个广大的地区,各式各样古老教派的寺庙至今仍存。而在西藏占绝对优势的格鲁派寺院,在这些地区反而显得特别稀少。5N1中国藏族网通

例如,在尼泊尔的3000座寺庙中,格鲁派寺院约不足1。而其余绝大部分都是在西藏少有的其它教派寺院。再如,在远离西藏的果洛,宁玛派和噶举派不仅同样占绝对优势,甚至还发现了一批觉囊派寺院。如此看来,格鲁派在整个藏传佛教信仰区内并非占主导地位,其文化内涵也不比上述几个教派古老和丰富。因此,我们在研究藏传佛教时,必须根据这个实际情况,对各个教派都要给予应有的重视。再者,在这个广大的周边地区,由于相对受到政治、军事、教派斗争等人为的破坏较少,藏传佛教的许多珍贵文物古迹反而较多地被保存了下来。
例如藏文古籍,据了解,仅在尼泊尔一地,经过3年多的努力,就已经搜集到6万多函,不仅数目惊人,其中还有不少是在西藏本土也难以找到的珍稀之本。这部分宝贵图书,已经引起国外学者的注意,德国人不仅在加德满都专门为它们建立了一座图书馆,还聘请了当地藏文水平较高的工作人员,开始实施搜集编目的第一个五年计划。5N1中国藏族网通

据他们讲,还准备搞几个五年计划,直到把尼泊尔地区的藏文古籍搞完为止。而现已整理出的部分书目,已经引起世界各国学者的关注。笔者在该图书馆参观时,就曾亲眼见到专程从美国来查阅资料的人。除此之外,当然还有数不清的唐卡、壁画等宝贵文物,有待开发利用。可叹的是,藏传佛教的故乡虽然在中国,但对周边地区藏传佛教的历史与现状的研究工作,却让外国人捷足先登了,大有几位国外的知名学者,早就对克什米尔、拉达克一带进行过实地考察,并写出了相当有份量的外文专著。而国内的学者,却由于种种原因而很少有人进行这项艰苦的工作。我衷心地希望有更多的人对这个问题感兴趣,并支持和参与这项本应属于我们的事业。王璐  佛学研究(1994-06)5N1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