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大师密勒日巴的信仰人生

2018-09-29 09:52:47 生命与国学   尕藏加

1.jpgPTF中国藏族网通

尕藏加教授在第三届生命与国学高峰论坛发表演讲
作者简介:尕藏加,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摘要:密勒日巴(mi la ras pa,1040—1123)是藏传佛教噶举派第二代祖师,同时,又是藏传佛教著名的瑜伽大师、密宗大师、苦行僧和道歌家,更是藏传佛教界即身成佛的代表性高僧。密勒日巴的一生,既是以坚韧不拔、追求佛法的信仰人生,又是以坚定的信念和顽强的毅力即身成佛的宗教人生。他长期在穷山僻壤、荒山野地,修炼密法,取得成就,悟出佛法,获得觉悟;他用道歌吟唱的形式,传扬佛教思想,并广收徒弟,讲经授法,在藏传佛教界和广大信众中具有广泛而持久的影响,在藏传佛教史上树立了一个孜孜不倦、精进求法、取得成就的信仰人生的典范和楷模。
关键词:密勒日巴;信仰人生;传记;道歌PTF中国藏族网通

2.jpgPTF中国藏族网通


引言
在密勒日巴传记中有一段对当时当地人们的社会生活情景所作的栩栩如生的描述——在喜马拉雅雪山近西藏雅鲁藏布江上游处,有一所小小的村落。村民们以农牧业为生,过着简单纯朴的生活,快乐无忧。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事,除了务农游牧之外,就是崇奉佛法和恣情歌舞了。这儿,人人都会祈祷,无论在牧场上,在农田里,或在佛寺中,随时都能听见那高昂悲朗的歌声。因为,在这一块广阔的自由天地中,人和大地自然已经融成一片。他们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也没有什么可约束的了。兴之所至,就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放声高歌;在高高的雪山顶上,引吭长啸;在潺潺的流水旁边,低回沉吟。
一个秋天的晚上,牧童们已从山上放牧归来;女人们喂完了小牛,挤完了牛奶;男人们已经把马群赶上了山。大家都做完了一天的工作,都高高兴兴的来参加晚间的集会。
在村庄的尽头处,有一片大草原,苍翠雄劲的古松,像座屏风似的沿着草坪的东边整齐的排列着。松树下一堆熊熊的烈火正旺炽地燃烧着,温暖了每一个围火与会的人。歌声,笑声,和孩子们兴奋的喊叫声混杂着,充溢着草坪的每个角落。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从村中漫步的走向前来,他的身旁跟着一位来自异乡的朝山僧,渐渐地走近了那正在欢笑喧嚷的人群。老者的来临,给草坪上带来了一阵肃静。老人走到众人中间,向大家说道:“今晚的庆祝会,恰巧是八月十日莲师节。我们村上来了一位善歌的远方朝山僧,我特地请他来参加我们的晚会,为我们唱一些他的家乡歌曲,想来你们都很喜欢听吧!”于是,那位朝山僧放下手中的书,向大家合掌致敬,之后,高唱起来,歌词翻译如下:
浪涛云海,在广阔的高原上,飞奔浩荡;
飞絮般的白云,在万里雪山的怀抱里,缭绕飞扬;
这是人间的净土,佛国西藏!
我听见密勒日巴的诗歌,在牧场上;
我听见密勒日巴的诗歌,在道路旁;
我听见密勒日巴的诗歌,在巍巍的佛寺里;
我听见密勒日巴的诗歌,响彻了那高耸的山冈!
尊者的苦行,令我痛哭;
尊者的遭遇,令我心伤;
尊者的幽默,令我微笑;
尊者的成就,令我向往!
你的胸襟,如恒沙法界的广大;
你的境界,如华严大海的汪洋;
你的训示,如慈母叮咛的悲切;
你的诗词,是圆满佛陀,圣者的歌唱!
哦!你是万千众生的依怙!
尘沙世界无比的法王!PTF中国藏族网通

以上所引是密勒日巴尊者的一位后学所作的对于密勒日巴尊者的赞颂歌词,而密勒日巴尊者的诗歌或道歌,更是以深入浅出的手法和朴实无华的言语来述说佛法的深奥义理、前因后果、轮回转世和人间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伦理道德,不但通俗易懂,耐人寻味,而且妙语横生,撼动心灵。尤其是密勒日巴尊者作为一名有血有肉的历史人物,他的诗歌或道歌的内容包含了超越的佛教境界和当下的人间社会,具有历史的真实性和现实的亲切感。当然,密勒日巴尊者的人生轨迹中也充满着人世间的善与恶的斗争;反映了痛苦与快乐的界定;明确了积极向上的信仰人生。PTF中国藏族网通

3.jpgPTF中国藏族网通

一、生平
密勒日巴出生在西藏后藏拉堆贡塘地方,其祖先原居住在西藏北方的大草原,祖姓为琼波(khyung po)。至密勒日巴的祖父琼波·觉赛(jo sras)时,由于琼波·觉赛是一位密宗师,时常云游各地,传授密法,后来决定将全家迁移到拉堆地方,又把祖姓琼波改为密拉(mi la)。密勒日巴的父亲叫密拉·西饶坚赞,母亲叫宁察格坚(myang tsha dkar rgyan),他们育有一男一女,大的是男孩,叫特巴嘎(thos pa dgav),即密勒日巴;小的是女孩,叫白达(pe ta),即密勒日巴妹妹。密拉·西饶坚赞善于经商,其家境十分富裕,但好景不长,当密勒日巴7岁时,父亲突然病故。临终前立下遗嘱书,并将母子三人托付给伯父和姑母。后来,伯父和姑母没有遵循遗嘱书,把密勒日巴家的全部财产收为己有,而且使用种种手段,对他们母子三人进行打压和虐待。因此,密勒日巴小时候饱尝人间苦难。当密勒日巴长大后,得到母亲的建议和鼎力支持,去学习民间咒术,以便报复伯父和姑母。密勒日巴就这样走上了学习民间咒术的道路,最初他在一位宁玛派学人跟前学习文化,识字读书,后来又按照母亲的意见,亲近两位民间法师(咒术师),先后修学诛法咒术及降雹法。
据说密勒日巴很快学到一手非常灵验的咒术,当伯父家为儿子举办娶亲宴席之时,施放诛法咒术,使房屋突然塌陷,压死35人之多,仅剩伯父和伯母二人死里逃生,让他俩饱尝人间生死离别的痛苦;之后,密勒日巴又施放降雹法,将伯父家等全村庄稼颗粒不收。史称“密勒日巴咒杀怨家多人”事件。事发后,密勒日巴追悔自己的罪恶,并陷入深深的忏悔之中,最后立下誓言,学习佛教正法。PTF中国藏族网通

4.jpgPTF中国藏族网通

玛尔巴大师唐卡
二、苦修
经人举荐,密勒日巴去寻访玛尔巴大师。密勒日巴在38岁那年在西藏山南洛扎亲自拜见玛尔巴大师,乞求玛尔巴大师指点迷津,赐予佛教正法,能令其在有生之年,得到解脱。
起初,玛尔巴大师为了清除密勒日巴的业障,让他干起了耕种农田、建筑房屋等苦工,使他受尽折磨和困苦,甚至遭受非人道的待遇,让他倍感屈辱。譬如,玛尔巴大师让密勒日巴一人建筑九层石屋,期间故意让密勒日巴屡建屡拆,以此磨炼或考验密勒日巴求法的信念和毅力。在此过程中,玛尔巴大师的夫人“无我母”(bdag med ma),又一直在鼓励和安慰密勒日巴,使他有信心坚持求法。经过数年的艰苦磨炼之后,密勒日巴终于获得玛尔巴大师的信任,给他特地传授了全部密法灌顶和修持教授。玛尔巴大师还给密勒日巴专授教诫,使他掌握静功法门,为以后享受冥想的隐士生活打下坚实的基础。
玛尔巴大师曾让密勒日巴到高山峡谷中独自修炼,教导修行时如何培养耐力等事项。密勒日巴在修行洞中修炼时,将一盏装满酥油的灯点燃后,放置在头顶上,灯油不尽,身体就不能动。如此的夜以继日地禅定修行,期满十一个月后,玛尔巴大师夫妇带着食品等会供来看望密勒日巴,允许密勒日巴暂时打开修行洞门,回到玛尔巴大师的住处,补养身体,恢复健康,同时让他讲述在十一个月内修炼的体悟和心得。然后,密勒日巴又返回修行洞中继续修炼。可以看出,密勒日巴坐禅修炼所采用的是一种苦行方法。
自密勒日巴38岁时亲近和依止玛尔巴大师,经过6年的艰苦磨炼,至44岁时,才获得上师的全部密法教授。当密勒日巴惜别玛尔巴上师回到家乡之时,他的母亲已去世多年,妹妹也早已背井离乡。密勒日巴在自家屋里找到母亲的骸骨,打坐七天,焚葬尸骨,然后弃世入山静修,开始了他那一生的修炼与游方生涯。密勒日巴先在后藏贡塘地方的吉隆山顶隐迹修行九年,并取得成就,后往岗底斯雪山转经转山一年,在此期间,还与本教法师斗法,争得胜利。后来,他一直游方于深山大泽,为宏扬噶举派的大手印法做出特殊贡献,成为藏传佛教史上的著名人物,成为即身证得“殊胜悉地”的高僧,享誉汉藏。尤其是密勒日巴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人迹罕至的石窟岩洞中修行度过,从而彻底舍弃了人世间的世俗生活及其各种贪欲行为,向人们展示了一种脱俗的人生道路和生活方式。比如,密勒日巴在一个叫马相白岩的洞窟中修炼时,身边除有少许干粮外,没有任何东西,他坐在一个又薄又小的垫子上,首先请求上师本尊加持,然后坐禅入定。当密勒日巴带来的一点干粮彻底吃完之后,他不得不到野外去寻找野菜来充饥。一次,密勒日巴在山中找到一块长着十分茂盛的野菜地时,他极为兴奋,随即将修行地点移到这块野菜地附近。这样,肚子饿时,就可抓一把野菜来吃,然后又继续修炼。因此,密勒日巴的身体状况很差,正如“外无衣服,内乏营养,故身体削弱,骨瘦如柴,颜色绿如青草,毛发也变成了一丝丝绿色。”所以,密勒日巴在山洞中修炼时,经常吓跑那些上山打猎的猎人,他们都声称山洞中有活鬼,后来,有个别胆子大的猎人到山洞中细看,才知道原来是一位苦行僧。PTF中国藏族网通

5.jpgPTF中国藏族网通

密勒日巴尊者
三、觉悟
以世俗人看来,密勒日巴在修持佛法时的状况的确处于悲惨的人生境地,正如密勒日巴的妹妹白达第一次在山中见到哥哥时便失声痛哭地诉说了一段衷肠之言:
妈妈在非常想你的悲惨的情况下死了,别人谁也不来帮忙,所以我苦得了不得,不能住在那里;只好到外乡去乞食,我老是在想,哥哥是死了吗?假使没有死,也会过幸福的日子了吧!你却是这样修苦的样子,你妹妹的命运,也是这个样子,比我兄妹再悲惨的,在这个世界中恐怕没有了吧!以上引言道出了世俗人与出家人在世界观、人生观上出现的本质差别。出家人所追求的人生道路,世俗人看来,不可思议,反之犹然。密勒日巴听了妹妹白达的诉说后,作为回答吟唱了一段道歌。如《密勒日巴传》记载:
顶礼诸上师,请摄受加持山岩中的乞者!具有轮回苦痛的妹妹呀!总之一切苦乐皆无常,我起先经受如此的苦难,到究竟时一定会得安乐。因此,你应该听听哥哥的一曲道歌。我为了报答一切如同母亲般的众生之恩,所以来到这个修行地,我住如野兽,外人见之皆伤感;我食如狗猪,外人见之皆呕吐;我身如枯骨,仇敌见之也泣下;所行一切如疯子,我妹见之很伤心,但我的心,则是真佛,如来大佛见了定欢喜。
以上是密勒日巴吟唱的道歌,这首道歌揭示了佛法的精髓。佛法认为:人世间享用的物质文明不仅是极其短暂的享受,而且更是一种小乐,只有追求佛法并修炼悟道,最终所取得的成就,那才是真正的永久的享受,是一种名副其实的大乐。所以,密勒日巴抛弃世俗的任何物质享用,甚至不穿衣服。有一次,密勒日巴的妹妹白达和未婚妻哲色俩人带了一些食物来看望密勒日巴时,正巧碰上密勒日巴外出喝水,他那全身裸体,特别是变成绿色的身体,在晃来晃去,两位女士羞得不敢往前走。密勒日巴就在这种口无食物、身无衣服的情况下刻苦修炼、努力精进,如:冬天以炼“拙火定”(gtum mo me drod)来暖身。密勒日巴最后领悟了所学之各种佛法的真谛,使他追求的宗教事业达到圆满。史称密勒日巴获得了“即身成佛”的正果。
值得提出的是,密勒日巴在佛法修持上注重对大手印法以及胜乐金刚、金刚亥母为本尊的密法修持。密勒日巴以自己的生平来说明佛教小乘、大乘和金刚乘(密宗)三乘的不可分离性,若无小乘的“出离”和大乘的“发心”为基础,密宗的妙法无非是空中楼阁。可以说,密勒日巴以身体力行,谱写了一曲感人至深的佛教普度众生或密宗人生之路。
密勒日巴之所以能够如此刻苦修炼是有缘由的。他曾讲道:“我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死去,为了吃穿去化缘只有浪费时间;即使冻死、饿死,也是为了佛法,我将毫无怨悔。放弃修行,努力聚集财富,吃好的,穿好的,并与亲朋好友一起吃喝玩乐,过这种生活是虚度宝贵的人生。”这里体现了密勒日巴对人生的态度,也反映了他追求佛法的坚定信念。在密勒日巴看来,人生的价值或意义只有通过修持佛法才能实现,别无他求。密勒日巴最后在修行圣地曲沃示现圆寂,世寿84岁。如《密勒日巴传》记载:
大瑜伽自在吉祥密勒日巴的解脱大行和化度事业完满之后,为劝众生趋向佛道,便将色身融归了法界之中;而他的宏大事业,仍是永恒地、继续不断地去利益和化度广大有情众生。
可以说,密勒日巴尊者以坚忍不拔的毅力和高尚纯洁的人格,绘制了他那光辉照耀的人格形象,实现了他那孜孜以求的信仰人生,从而对当时及以后的藏区社会生活和人们宗教信仰均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尤其是密勒日巴尊者的瑜伽士的苦修精神,对于那些贪求五欲的人生者,作为苦修的楷模;对于那些安于散逸者,作为专心修习的楷模;对于那些怀疑即身成佛之妙法,而不愿实行深奥的修行者,作为成功的范例。因此,密勒日巴尊者的大半生虽然隐居在深山僻壤之中修行,但他吸引了众多学法之弟子。其中,男女瑜伽士逾越千人,获得拙火定温乐法的竟达到108人,获得成就的有25位,还有如心弟子8人,如子弟子13人,如女弟子4人。在此特别要提出的是,在密勒日巴尊者的众多弟子中有如太阳和月亮般的冈波巴(达波拉杰)和日琼巴(又称惹琼巴)两名大弟子。冈波巴(达波拉杰)的成就尤为突出,贡献尤为巨大,影响尤为深远,因为他不仅创立了达波噶举派,而且使噶举派开始转入正规宗派的发展路径。PTF中国藏族网通

6.jpgPTF中国藏族网通

密勒日巴尊者
结语
藏传佛教习惯将师徒关系比喻为父子关系,以此凸显其教法传承的重要性以及嗣法弟子在传承上师法脉中发挥的关键作用。有幸的是,达波拉杰在31岁时听到密勒日巴尊者的德誉,便生起了很深的敬仰之心,遂前往西藏的西部去拜见密勒日巴尊者,途中还拜访了以前的噶当派诸师,他们还告诫达波拉杰千万不要舍弃噶当派的教法仪轨。达波拉杰与密勒日巴结为师徒关系,是他在佛法修学路上遇到的良好机缘。达波拉杰经过艰难险阻,终于拜见了密勒日巴尊者。为了拜他为师学法,达波拉杰献上黄金作为学费,而密勒日巴尊者拒绝受礼,表现出了出家人的高风亮节,他以吟唱道歌形式迎接和款待远道而来的达波拉杰,其场景极为动心和感人。
在藏传佛教界,结为师徒关系,是一种双向选择,师徒相互考验择取。当密勒日巴尊者见到达波拉杰时,立刻就发现此人具有一种特殊的智能,遂将自己掌握的全部教法秘诀传授给他。密勒日巴尊者开始授以金刚亥母灌顶,达波拉杰依法修习,得到证验,接着再传授拙火定法等。由于达波拉杰具有深厚的密宗修炼功底,仅用了十三个月的时间,就把密勒日巴尊者传授的所有深奥密法完全地领会、接受和证悟了。之后,达波拉杰遵照密勒日巴上师的教诲和安排,返回前藏静修,三年后又依照密勒日巴上师的嘱托,遍往西藏各地的深山峡谷,寻得静修圣地专门修炼,不与常人来往,直至成就觉悟。
总之,达波拉杰作为达波噶举派的创始人,在藏传佛教史上享有崇高的地位和广泛的知名度。达波拉杰除了创建寺院、建立宗派、培养弟子、弘扬佛法、利乐众生之外,尤其结合噶当派的道次第法和密勒日巴的大手印法而撰写了一部题为《大乘道次第·解脱庄严论》的经论,不仅成为达波噶举派僧人的必修教程,而且建构了新的自成体系的教法。此外,达波拉杰的一大贡献在于他培养了四位著名的嗣法弟子。这四位大弟子不负众望,分别在前后藏等地建寺传法,从而产生相对独立的达波噶举派的四大支系,即噶玛噶举、蔡巴噶举(也称“采巴噶举”)、拔绒噶举(也称“跋绒噶举”)和帕主(也称“帕竹噶举”)噶举。至此,达波噶举或噶举派开始进入蓬勃发展的黄金时期。PTF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