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四节:萨迦宁玛噶举派大师对宗喀巴大师赞颂

2016-12-10 12:24:09 至尊宗喀巴大师传   法王周加巷著 郭和卿译

第四节、萨迦宁玛噶举派大师对宗喀巴大师赞颂
这一传记之尾,可能还有数页,过去所见诸书本中,未见有书尾完全的。因此,除明显者书出外,不能尽书。关于其他善巧成就者所著宗喀巴各种传记中,所有大师所出的弟子情况,凡是明显者,大都与以上文字所记载的相同。因此,也就不重复再述。此外,在宗喀巴大师座前,可能未亲闻法缘者,以及那时和后期所出的萨迦、宁玛、噶举、主巴、觉囊、博东等派的善巧成就诸人,也对大师身、语、意三密史事,心生信仰,而尽量散供其赞颂的花朵者,虽是难于尽述,但是为了救治一些有偏私动机者起见,略说一些:如博东智王季麦却勒朗嘉上宗喀巴书中说:
“善巧鹅王善慧尊,名称如鼓遍传声,演说嘉言师足下,季麦蜂童如是称。”
又向广泛的尊卑人等作如下赞颂之说:
“师之广大诸史册,长久住世如真闻,并见显密道次第,由此我心喜乐生。
我若由此能速往,他方世界去往生,定谒师尊佛化身,亦谒住彼诸贤人。
我对师与师教法,一心向往彼方行,如常啼觅般若经。”(常啼菩萨为求般若万里寻师)
噶玛巴•得银协巴也作有赞颂说:
“愿得吉祥!世间自在(观音名)有寂祥,祥瑞圆满智大悲,悲心为利有情义,如义愿作育众生。”1aP中国藏族网通

又说:“师为佛陀胜教法,扶持增长诸事业,具力著作诸论述,愿教如昔成吉祥。
多闻广大善宫中,禅定妙慧坛城全,净善名称光朗照,善友如月正现圆。
世间幕中得解脱,喜空义边众有情,令普解脱之舵手,愿教如日长光明。
如昔继承佛位中,长久住世我启请。
附带供上礼物黄缎祖衣一件及铃杵全套,附有彩红套子。”
又有达昌译师协饶仁钦,最初他也由于执先入成见,对于大师的论著,作出有十八种矛盾的驳斥,后来他真实通达密意,心生追悔!而对宗喀巴大师赞颂说:
“敬礼上师文殊尊,成就善愿伟大力,大慧诸佛之眼前,教众吉祥扬名称。
敬礼具德善慧称,已达福慧二资顶,(福慧二资)住持无量诸佛规,无边众生之师尊。
诸功德藏堪礼敬,雪域东方宗喀地,富饶全聚稳固根,功德枝发诸方盛,
美誉芳香师前礼。大智无畏童慧等,(指仁达哇等师)普依智中之智人,师对所有诸经论,
皆离愚昧师前礼。清净戒律大海中,充满多闻教理珍,具智龙王普依敬,
智广师前我启请。师慧如日童年时,广阅诸经教莲苑,我心骄如睡莲闭,
深广智师我启请。北疆句义晓者稀,决义增损更见微,能修教义已难遇,
此三究竟师前礼。(晓句义、决增损、能修义三者)
一些离理立教宗,一些离教仅见理,教理俱备诸佛经,能善分析师前礼。
一些重戒离密宗,部分重密复破戒,所有佛法不相违,全圆善修师前礼。
执显为胜轻视密,以密矝骄空谈显,所有显密全圆证,察唯此法师前礼。
一些解行破正见,部分重见弃学行,能显见行互助情,教诲此义师前礼。
一些重说轻修行,部分执修轻教论,说修兼备圣教证,阐明此理师前礼。
显密特是金刚乘,续部特是无上义,二次特是幻化身,(生圆二次第)空前论著师前礼。
我亦从今一切生,如我大师修佛法,爱他胜已增上心,如护自命求加持。
效师主持胜作风,偏私之魔虽乱教,一视同仁是师衷,愿除遍私共触通。”
这些赞词,确是想到宗喀巴大师对于一切经论的密意,及显密持深且细的难义要扼,都真实无谬,而生起真实信仰的赞词。决不是奉承和曲解而说的。而是从正直而作出的赞颂。显然是利根者追随于正法而生起信仰的心情。如果其他智者也能如是(如达仓那样)知悉大师的诸论述,是肯定情不自禁地生起敬信的。
同样,萨桑译师也作有颂说:
“佛刹之中唯师尊,作出阐明佛教业,我当说是继佛者,弥勒是否生嫉心。”
又说:
“龙树师徒往他方,示中观道无他师,为摧虚妄坚固山,我师降下金刚雨。”
还有噶玛巴•弥觉多杰作有赞文说:
“至尊弥勒、文殊、大堪布•勒季多杰、喇嘛乌玛巴等,都是远离一切愚昧垢染的文殊语教传承者,我以虔诚顶礼而皈依,并求加持。复作颂说:
此间北方佛教法,大都成为邪行时,能作涤净宗喀巴,格鲁派前我赞扬。
持萨、达规桑普哇,藏土佛教将没时,新布教法宗喀巴,格鲁派前我赞扬。
我师特由妙吉祥,赐龙树教如日光,持中观规宗喀巴,格鲁派前我赞扬。
色等体性虽未空,由色达空无自性,说空义王宗喀巴,格鲁派前我赞扬。
师于数年时期中,从汉直至印、克间,宏遍僧规宗喀巴,格鲁派前我赞扬。
成师之徒今以后,决不外向师和教,永久皈依宗喀巴,格鲁派前我赞扬。
随师修行诸徒众,由大乘道得苏息,为他舍命宗喀巴,格鲁派前我赞扬。
一些对师怀恨肠,护法威力施惩创,如法护教宗喀巴,格鲁派前我赞扬。
一些已净未净众,念师实际或梦中,前来慈视宗喀巴,格鲁派前我赞扬。
北方霍、蒙、多康疆,教化人与非人等,能伏难伏宗喀巴,格鲁派前我赞扬。
布教真实尽无余,为除往昔诸罪障,速修积忏宗喀巴,格鲁派前我赞扬。
虔诚皈师诸有情,今后富足无虚妄,如意满愿宗喀巴,格鲁派前我赞扬。
师之著述法理中,此间虽有作责难,无畏建教宗喀巴,格鲁派前我赞扬。
师示贤善若修行,具足无等芳香风,悦意调柔宗喀巴,格鲁派前我赞扬。
如是由信礼赞详,能作宏师教法众,愿皆随入佛事业,及师宗规我回向。
   此颂文系由居于杂日山洼,合掌当胸供养最上珍宝仙花处所的噶玛巴,别名噶玛巴•弥觉多杰以对宗喀巴大师坚定的信仰而撰出此赞颂。又说:
“此间雪域疆土中,持戒仅存形象时,由我罗桑扎巴师,(宗喀巴名)释迦戒法得住持。
主持僧伽戒律幢,无数如昔舍利弗,遍满赡洲大地上,不信大师信谁长。
我昔因嫉生恨肠,长时追悔忏罪殃,恶友抓着我未知。愚痴作弄我懊丧,多生摄受祈师长。”
这位噶玛巴回复色拉寺杰准巴的信中说:“你(杰准巴)的破斥,完全妥善地趣向释迦教义方面,萨迦派的善巧诸人,住于正直心时,是有发生明智的人。我对于宗喀巴大师的认识,不仅是在此世间的认识,而是有坚定的信仰之力,因此对如释迦教义的大师之宗,根本没有认为错误的想法。虽是如此,但对于我的徒众们,现在除仍用西藏前代的引导法外,没有按照宗喀巴大师之规,来作教抚。这一原因是:大师宗义,理极细微,后代诸人难于如理通晓。尤其是萨迦、嘎举这方面,由于宗派成见的动机,更不敢说(其他宗派的教义)。”
第九世噶玛巴•旺秋多杰也作有赞颂说:
“遍知释迦之教法。师对离边中观义,世俗有而胜义无,开示此义师前礼。
新旧显密示悬记,由悲按时视众生,仅由法缘能获赐,果位无伦师前礼。
制戒罪过毫未染,守持戒律之大规,调柔勤行四事业(息、增、怀、诛)
敬礼三德宗喀巴。”(善巧、戒严、贤善三德)
又第四代夏玛哇(红帽派活佛)却吉扎巴也开示徒众说,宗喀巴大师之正见是殊胜卓越的。并作有赞颂说:
“后期亲近噶、印、萨,所有智成诸师中,罗桑扎巴善巧师,获得阐明显密教。”
传为那若巴化身的一切智主巴•弥涝白玛噶波也著有赞颂说:“顶礼于大法王东方宗喀巴罗桑扎巴之无垢莲足下:
福善大海世间中,善慧日光出现后,大地暗消显尊胜,名称之本师前礼。
师与诸佛之功德,衡量之时无重轻,堪作五百之顶严,(五百罗汉尊者)
一切智师前礼敬,狮子座上狮吼声,一切大象咸恐惊,(大象喻其他说法师)
无等师名狮吼称,(大师成佛名狮子吼)教法明灯前礼敬。增上戒学如檀香,
师恩德风遍此境,轮回热苦消除尽,堪赞徒等前礼敬。”
又说:
“无与伦比宗喀巴,欲与比式智骄众,难与相比唯师尊,白莲赞说无比伦。”(莲华经中悬记赞大师无与伦比)
如是等许多善巧成就者赞颂大师的情况,是无量无边的。总的说来,如伊桑哲哇的著述中说:“那时,唯一是宗喀巴大师事业的纯洁白伞,遍盖着此间一切大地。”确如所说,由大师的悲心与事业,普遍于一切世间,因此凡成为大师的应化有情,及由虔信而作祷祝和散供赞颂之花者,是难以尽述的。于此不过是略述大概而已。
于此断句处,作中间赞颂说:
此世空前善知识,大悲智藏妙吉祥,僧衣美彩出现时,知以红花覆全疆。
豆蔻花覆亦发芳,遍布大地方隅上,师之功德虽隐藏,遍于世间谁能挡。
犹如泥中生莲根,发育茂时利酿蜜,蜜蜂自然来聚集,无边徒众如云聚。
具足戒律复多闻,说、辩、著等无畏生,现证身力圆智成,如空行星发光辉。
往昔释迦于世间,三乘法灯炽燃时,三次结集经情况,仅时不同余尽同。
从彼力中于此疆,由持金冠善妙宗,顿遍众生得利乐,成如圆劫时所行。
不分教派诸大师,由师稀有史事力,成为引生悦意钩,普散赞花于师前。
而今虽至诤时末,全圆无误教心要,仍有缘份可享用,除师恩外谁可骄。
以故对师三密德,应离偏私慧观时,为求加持当启请,愿众生受师摄持。1aP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