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的回流:恰嘎•多杰才让与诗歌

2018-07-02 16:47:00   德吉草

1.jpgtk2中国藏族网通

对于广大藏族青年读者来讲,恰嘎•多杰才让是个很熟悉的名字。自20世纪80年代初期,他的名字就跟藏族文坛结下了不结之缘,在当时不多的藏文杂志和报刊上陆陆续续地刊登过他的小诗。80年代,随着整个藏民族文化的复苏,多杰才让的作品也如解冻的流水,每每淌过读者的视野。
多杰才让的作品有小说、诗歌、散文、文评及学术论文等多种。但在几十年的长期创作中,触动他感情、激发他创作欲望最多不是用冷静的理性思维观察分析自己民族的现实生活后良苦用心的小说构思,也不是旁征博引、畅抒己见的论文框架描勒,而是用自己的心声、真诚歌唱,表达给草原母亲的赤子之情。这一刹那涌人双眼、贯注到心肺、倾诉于笔端的便是语言的精华——诗歌。他用这种人类最古老而又永远年轻的书写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所见所闻-《雪域啊,母亲》、《恰卜恰草原上的幸福之歌》等,都倾注着作者对雪山的崇敬、对草原的挚爱和对生养故土的眷恋之情。他笔下的这片神圣的净土:
雪域民族父辈相传的故地
上有广袤的阿里三部
中有神奇的卫藏四部
下有富饶的多康六岗
这里是金山银矿的源地
牛羊骏马驰骋
这里是五谷丰盛的宝库
金色阳光垂挂中天
黑暗阴霾逃之天天
这里是佛光古刹的圣土
高僧大德每每莅临……
这里使长者胸襟广开
孩童欢嬉雀跃
虎气的男子勇武剽悍
妩媚的女儿环佩叮当
是福乐十全的土地
用今天的目光审视,作者在文字的表述以及抒发情感的也许很平常,很难诱发人们潜在的与诗双向交流的感悟。然而,诗为言情,情为心生。此诗表达了作者对这片生息之地执著不变的深情,他心目中最肃穆的风景寄托的是他内心天地中独特的精神价值,以及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他所崇尚的生存境地和故土意识。一个真正的诗人,不管他对面前的现实投入了多高的创造热情,对现实或宽容或抗拒地接纳或排斥,一颗不变的赤子之心的跳跃是铸就他诗人品格的重要因素。缺少了这点诗的“钙质”,失去了这种内部机制中主观色彩的强度,诗的脊梁绝不会因语辞的华美而挺立;相反,会给人一种媚俗空泛的厌恶感。也许,这正应了著名诗人伊丹才让的这句话“诗人啊,你需要有一颗赤子般回应的心。”我想,这句话应该成为每一个诗人起步时所必备的行囊。
纵观多杰才让的创作,可以发现两种不同的思想交织在他的诗篇中。这也可以从时间上分为早期诗作与晚期(近期)诗作两部分。他的以《雪域啊,母亲》为代表的早期诗歌,充满了年轻人的激动和热情。作者所目睹所感触的是生活中蓬勃的朝阳、怒放的花朵、和风细雨披遮下的新时代生活。《兰州春光》热情讴歌了祖国大西北秀丽壮美的风光。作为龙尾山下民族高校中苦读的诗人,眼中必定注满了春光融融下的所有美好的景象,诗中表现的也正是这种心境照射下的景象。tk2中国藏族网通

如果说今天多杰才让的诗在内容上有所变化的话,那么,以他自己的话来说便是:“我曾真诚地将情感之苦乐奉献给雪域母亲,因为她不仅是养育我成长的母亲,而且更是我创作生活中最真实的动力与源泉……可是,生活并非全是欢快的乐章,悲中含笑,乐中生悲的另一组生活面面,迫使我不得不用手中的笔来展示。”这种展示的转变过程,对于作者来说可能是一次大的心理经历;从思想上来讲是一次自觉深化自我的行动,犹如一个人经历从无邪的童年到深沉的中年再回归到垂暮的老年~样;从作者的创作期来看,进入思想上的理性阶段。我们的诗不能只停留在一个民族表象的生活现象中,只展示自然风貌的奇伟和人情风俗的古朴,而应潜入到这个民族深层次的思想岩浆中,去聆听那翻涌波动的心理律动,去感悟他们对真善美的包容、超越和沟通。在这样的表达过程中,每一位诗人取舍生活的艺术眼光、艺术感应的程度各不相同,所以诗的风格也因人而异。多杰才让所截取的生活面面从过去那种雄浑壮观的自然风貌描写转向对现实的描绘,沉痛地感触阴暗中飘浮的飞尘,笔峰犀利,率真直言。他在诗歌《梦神》中这样写道:
如果历史的创伤不能愈合
那伸向未来的手脚就有被折断的危险
同室操戈的旧痛不能治愈
和好如初的后代同样会面临死亡
如果愚昧的洪水不能阻止
科学文明的大道照样冲垮断裂
宽容的心胸容纳不了时代炉火
真理的光焰就会被乌云遮盖tk2中国藏族网通

诗人用先哲教诲了多年的至今仍是完美人性最宝贵财富的“精神指导”来抒发他对同胞们的爱与情,这里所表现的对故土和民族的亲切感、责任感,是源于作者对民族审美情感的自觉培养过程。这个过程就是汲取民族传统文化的养料,在远离草原的他乡,用广阔的视角重新观察审视,并通过与其他民族的多层次比较后才发现的一种深层次上的民族心理素质。也正因为有了这种比较,他的诗开始由浪漫主义走向审视的现实主义轨道,批判意识强烈,笔峰犀利。他嘲讽那些利己的、用金钱和美食辅垫身价的僧侣,揭露昏庸无能、损公肥私的贪官,痛恨那些为寸土之争弄枪动武的生命残杀。他呼喊,为了草原来之不易的安宁与幸福,让那舞动的经幡不要再有旧年的硝烟痕迹;为了雪域高原的纯净,用我们真善美的传统再度扬起不可失落的生命价值;为了文明昌盛的文化繁荣,让我们勇敢地抛弃偏见与嫉妒.不被愚昧的暗流阻挡。这种热诚的信念,不仅是作者悟出的,也是他前期积淀在心中深层的意蕴。它所释放出的是一种对新的生活的崇尚与希求。只有真诚的艺术知觉才能把诗人的这种情感传达于读者。而艺术知觉的敏锐与否,又是作者能否与生活、与读者共鸣的关键。在这一点上,多杰才让还需要有一个平静的等待过程。tk2中国藏族网通

藏民族用纯真与善良向世界敞开过心胸。这个世界也因她真诚率直的天性而回报给她艺术和诗歌的无限激情。在处处洋溢着自然纯朴的美、闪烁着自由天性的万物面前,我们的诗人应该说是最富有魄力和自信的。我们的祖辈,曾经用诗歌的彩桥将万事万物深邃的奥秘传递给每一颗求知的心,留下了浩繁卷帙和令人仰视的文化财富。我们的土地,呈现着它未曾雕饰的天然之美——雪峰晶莹,草场碧绿,庙宇辉煌,高原的气息荡漾周围。那么站立在这中间的诗人,感应着这浑然天成的艺术境界,他的笔下不再因拘泥而单调,不再因赶潮而盲从,在刚毅、坚韧、思辩的民族性格中,继承传统诗歌注重音律、提炼哲理的艺术追求,并在现代诗歌讲求寓意、深刻象征的跳跃性、含蓄性中,真正把握自己,寻找到一个最佳的突破口,才是多杰才让今后创作真正的走向!
既然你用诗的方式介绍了自己,那么你也必然要用诗的意义充实自己。tk2中国藏族网通

2.jpgtk2中国藏族网通

作者德吉草教授简介tk2中国藏族网通

德吉草,⼥,藏族,1963 年⽣,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任西南民族⼤学教授,中国少数民族语⾔⽂学硕⼠⽣导师。1984年—1993 年,在甘南藏族自治州政府编译局从事古籍⽂献整理和翻译⼯作。1986年—1988年,中央民族学院参加全国第⼀届少数民族古籍整理进修班的进修。1993年8 月,调⼊西南民族⼤学民族语⾔⽂学研究所。2000年起,在西南民族⼤学藏学学院任教⾄今。
本⼈自参加⼯作以来,长期致⼒于藏族教育、藏族⽂学的教学与研究⼯作。先后主持并完成国家社科基⾦项目《宗喀巴⼤师中论⼴释释注》等4 项,参研国家社科基⾦项目2 项、省部级项目5 项。编译藏佛教典籍《隆钦七宝藏论》;出版《歌者⽆悔》、《族群互动与多元创造》(合作)、《藏族道德》、《藏族简史》(修订本)、《四川藏区的⽂化艺术》、《诗意地栖居》、《当代藏族作家双语创作研究》、《藏族当代⽂学批评》等8 部学术著作;撰写《藏族现当代⽂学选编》、《藏族当代⽂学简介与批评》2 部教材。先后发表《藏族当代⽂学再思考、《认识阿来》、《多元⽂化主义与藏族母语⽂学》、《失落的浪漫与苏醒的庄严》等学术论⽂30 余篇。
近年来,先后获中国藏学研究“珠峰奖”、少数民族⽂学评论优秀奖、四川省教改项目⼀等奖、西南民族⼤学教学质量⼆等奖和西南民族⼤学首届教学名师、四川省优秀教师等荣誉称号。tk2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