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医大师卡洛教授

2018-01-18 10:08:28 哈尔滨德格藏医医院   尹慧

1.jpge9k中国藏族网通

卡洛教授近照
那一天,他7岁,本该是他放马山野的年龄,他却收心拢性,毅然迈进苦学藏医药的殿堂,汲取他玉树参天的营养;那一年,他57岁,本该是他解甲归田的年龄,他却老骥伏枥,一头扎进藏医学科研阵营,抛洒他踌躇满志的心血。如今,他已75岁高龄,仍然以一个普通医者身份,致力于他所热爱的藏医药事业,“不计名不计利”体恤民众疾苦,不遗余力救死扶伤无数,赢得了百姓的认可及医药界同仁和弟子们的尊重和敬仰,成为当今医学界德高望重的大师之一。
哈尔滨市德格藏医院名誉院长,现年75岁的卡洛大师,他成功了!他所取得的成就不但让藏族同胞高山仰止,也让兄弟民族的同行钦佩不已,他的丰功就如一面面迎风招展的旗帜,引领并感召社会各界仁人志士前进的方向。
看看他的头衔,我们就知道他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主任医师、藏医世家传承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藏医专家,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理事,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导师,首届青海省藏医学会常务副理事长,果洛藏族自治州卫计委藏医药发展规划总顾问,果洛州藏医院终生名誉院长,果洛州喜马拉雅藏医药研究学会终生名誉会长。
他以其渊博的学识,精湛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受到广大患者的一致好评,成为当今藏医界德高望重、具有权威性的藏医大师。多次荣获国务院、卫生部、人事部、科技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青海省政府、青海省卫生厅、青海省科学技术委员会、青海省科技厅等授予的“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全省劳模”“先进个人”等一系列荣誉称号。
无疑,卡洛大师在藏医学领域是一个成就卓著的人。
人都说,成功的路上不拥挤,那是因为成功者所走的不是寻常路,他所拥有的是一颗坚韧的,承载着沉甸甸的社会责任的心。回首来时路,他的履历必定是成就斐然。
作为文革后首批致力于恢复、挖掘、整理、发展、弘扬藏医药文化的先驱者,卡洛教授先后于1980年主持创建了果洛藏族自治州藏医院,果洛州藏医药研究所,并任果洛州藏医院第一任院长,为果洛藏医药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1984年当选为青海省藏医院第一任(藏医专业)院长、党委书记的卡洛教授,承担起了青海省藏医药事业发展的重任。80年代至90年代作为青海藏医药领域的领头人,在他的带领下青海省藏医院逐步发展成全国首家藏医国家药品临床试验基地、青海省藏医示范医院、全国首家三级甲等藏医医院、国家重点民族医院建设单位。
      与此同时,受青海省政府及省卫生厅的委托,全力创办青海省藏医学院,并被聘请为青海省藏医学院筹建办公室主任。青海省藏医学院的成立,解决了青海藏医药事业后继乏人的现状,使青海省藏医学院成为青海省乃至全国藏医药专业高级技术人才的培训基地。
      大凡在某一领域有所建树的人,都必须具备一颗高度敬业之心。
卡洛大师的心里不但装着藏医药发展的现状,更装载着藏医药的未来。他时刻把弘扬藏医药、传承民族瑰宝视为己任,呕心沥血,矢志不移。在拜金主义盛行的今天,尤显难能可贵。e9k中国藏族网通

2.jpge9k中国藏族网通

卡洛教授在给患者诊脉
为了不断挖掘、抢救和传承濒临绝迹的藏医药瑰宝,1986年卡洛教授邀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夏吾才让(已故)和夏吾多杰等绘制了藏医药名师帝司·桑吉嘉措医学著作“曼唐”插图46幅,被认定为中国藏医界无价之宝;1987年邀请著名藏学专家、玉树藏族自治州政协副主席阿庆活佛制作了濒临失传的藏医外治器械共86件中的56件;1988年卡洛教授参加并主持藏药药浴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疗效观察的科研工作,获得青海省科学技术委员会颁发的《科技成果证书》;1991年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国际传统医药大会,并在大会上作了“藏药药浴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53例疗效观察”的学术报告,得到国际医药界专家对藏药药浴的高度认可与评价。之后,藏药药浴科被评为青海省卫生系统名科、省级特色专科、国家级重点专科等称号。1997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卡洛教授的“藏医放血部位的厘定和层次解剖”成果,授予部级三等奖。
2000年卡洛教授退休后,仍然身体力行,把满腔热血奉献于藏医药事业。协同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青海省科技厅、青海省民族大学、果洛州卫计委、果洛州藏医院、果洛州喜马拉雅藏医药研究学会等单位主持“抗风湿藏药五味甘露药浴方的二次开发”“藏药马钱子胶囊技术攻关”“牧区多发性疾病肝包虫藏医治疗临床观察”“藏药浴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临床观察”等科研。
不难看出,卡洛大师从迈进藏医药殿堂的门槛那天起,就已经做好了为藏医药献身的准备,因为他的脚步和心智,从没有停留于每天八小时的工作日。他的胸襟早已在责任与担当的支撑下变得壮阔无边了,在渐行渐远的悬壶济世的道路上,他听得见使命的召唤。
为了与世人分享他的成果,为了让藏医药发扬光大,卡洛教授在繁重的行政、诊疗工作之余,不辞劳苦,著书立说,撰写大量的藏医药学著作。
早在1982年开始,他就编撰整理出版了《堪仓临床医案》《藏医药胆石治疗经验》《藏医药物别名》《藏药珍宝药品的服用法》等藏医药学专著;整理、翻译、审定、校证藏医巨著《四部医典》《蓝琉璃》《藏医曼唐系列挂图》、帝玛·丹增彭措《医著选集》和《晶珠本草》《中国医学百科全书(藏医部分)》;撰写《全国藏医中专教材》《藏医大专教材》等教科类书籍。卡洛教授还与毛继祖教授一起进行了《藏传医药经典丛书》(《蓝琉璃》《医学四续》《晶珠本草》《月王药珍》)编译,与文绍敦教授主编了《四部医典之“藏医放血疗法”》等藏医药文献古籍的研究、整理和翻译,这对藏医药文化的交流、继承、弘扬、创新、研究及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这些藏医药学著作均被列入我国民族医学经典著作,载入历史和医学教科书中,为藏医药学的继承、弘扬和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卡洛教授先后数次应邀赴英国、德国、瑞士、奥地利、土耳其等国家讲学、问诊,其间精心治疗了国外许多患者的疑难杂症,为中华传统藏医学的发扬光大作出了巨大贡献 。
悬壶,在远古时代就已成为中医的代名词,所谓“ 壶翁乃身怀医技、乐善好施之隐士医者”。由此看来,卡洛大师是民族医的悬壶者,亦是乐善好施者,因为他的修行已让他拥有了一颗大慈大悲之心,于是,他的“济世”之行,不仅仅停留在治病救人,而且已经发扬到扶危救困的善举。
卡洛教授一直把自己的爱心融入到社会公益事业中,先后为藏区的教育事业、卫生事业、玉树地震、果洛雪灾等各类活动中拿出自己200余万元积蓄捐助公益事业,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赞扬;为支持果洛州藏医药事业的发展,将自己收藏多年的珍贵“藏医传统外科器械”无私捐赠给果洛州藏医院,使全体医护人员得到了极大的鼓舞;针对农牧区贫困患者来省城就医难等问题,出资20万元建立了果洛州医疗救助会(医家人),一定程度解决了广大农牧民患者看病难的问题,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肯定和赞许。
有目共睹,卡洛教授是一个卓越的医者,亦是一个杰出的慈善家,一个从未懈怠责任的行者,一个弘扬民族文化的扛旗人!
在诗为证:
扬鞭跃马敲金镫,碧血忠心化丹霞。旌旗猎猎壮歌行,浩浩长天唱大风!e9k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