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印记」西藏文物保护与建设力度持续加大

2018-01-04 11:33:51 中国西藏网   苏文彦

中国西藏网讯 西藏是中国文物大省,在西藏这片雪域高原的高天厚土上,有着灿烂悠久的历史文化。截至2017年11月,西藏自治区政府公布的第七批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有225处,其中包括了213处古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及石刻等,西藏所辖的国家级、自治区级、县级三级文物保护单位合计已达1424处,西藏文物保护力度也持续加大。
其中,始建于明代的乃琼寺又名“乃琼扎央林”,位于拉萨西郊,这里供奉着被藏传佛教信众认为最为灵验的乃琼护法神,旧西藏的地方政府——噶厦的很多重大决定,包括寻找达赖转世灵童等都要向“乃琼”降神者请教后才能裁决。
乃琼寺壁画绘于17世纪中叶,描绘了藏传佛教格鲁派所奉世间护法神的主神白哈尔和他的化身及其伴神,以及众生因前世所做恶业而在地狱受惩罚的场景,在艺术风格上带有中亚游牧艺术的特色,在造像上受印度、克什米尔风格的影响,在色彩线条上带着浓郁的尼泊尔和汉地的画风,是西藏珍贵的壁画艺术遗产。
遗憾的是,由于历史及自然原因,壁画损坏严重。2003年寺庙曾组织了一批人对回廊壁画进行“修整复新”,却因修复方法不得法,使得壁画失去了原有的精气神。为保护、抢救这批壁画,中国著名画家、收藏家叶星生组织力量带着绘画工具、塑料薄膜,搭着帐篷对尚未遭到破坏的壁画进行抢救性临摹,经过近半年的努力,共完成线描稿20余幅、色彩稿10余幅。NZN中国藏族网通

1.jpgNZN中国藏族网通

2.jpgNZN中国藏族网通


图为叶星生团队临摹的乃琼寺壁画线描稿及色彩稿(局部),叶星生供图。
叶星生团队自发地保护西藏壁画的努力还可以追溯到更早,他们先后对大昭寺、昌珠寺、萨迦寺、夏鲁寺早期壁画及明清壁画进行临摹,为西藏绘画艺术的抢救、保护、传承与发展作出了努力。上世纪80年代,叶星生就曾带领弟子对大昭寺法王洞(曲吉祝波)吐蕃壁画进行临摹,还曾被僧人误锁室内一天两夜,尽管饥渴难耐,但仍点着汽灯坚持工作。
如今再次回顾这段历史,叶星生表示,二三十年前,很多人对寺庙壁画的保护尚不了解,但是进入21世纪后情况改变很大:“比较肯定地说,现在文物部门请了很多专业团队对西藏传统壁画进行科学的保存修复,不是像原来那样请几个画家来画,这个我很放心。十年前我写过一份紧急呼吁,(因为)那会儿就是没人管,方法也很原始。现在西藏自治区非常重视这方面(的工作),所以我这几年继续在对一些精品、绝品壁画进行学习、拍照、临摹,但更想做出创新。”
从民间力量自发保护,到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大力投入,这一个小小的故事却折射出近年来文物保护方面发生的巨变,而这只是西藏不断加大的文物保护力度的缩影。
2016年度,中国国家文物保护专项补助资金项目批复11个,共计5277万元;2017年度,西藏抢救性项目批复16个,共计7000万元。“十二五”期间,国家共安排专项资金10.09亿元对西藏46处重要史迹和公共文化设施进行建设;“十三五”期间,西藏文物事业的总投资将达到18.4亿元,共87个具体项目。西藏文物保护维修项目数量将创历史新高,保护类型也将更多、覆盖面更广。NZN中国藏族网通

3.jpgNZN中国藏族网通

图为维修壁画工作人员对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普兰县科迦寺的壁画进行修复。西藏日报记者潘多摄
与此同时,现代科技的发展和新技术的运用也让西藏文物保护具备了更多的可能性。从二三十年前只有画笔和煤油灯等简陋装备,到今天的无人机、数字化、虚拟现实技术等纷纷“披挂上阵”。层出不穷的新技术既增强了文物保护的力度,又让更多人得以近距离接触这些珍贵的遗产,实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的目标。
据悉,“十三五”期间,中央还将实施一批西藏重点文物保护工程,对藏传佛教寺庙的藏品、壁画、建筑进行调查、测绘,建立文物保护数据库。这正契合了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和“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西藏未来的文物保护事业必将取得更多更好的成果。(中国西藏网 文/苏文彦)NZN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