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萨尔》与“格萨尔学”

2019-02-27 13:05:06 甘肃科技   王兴先


k5S中国藏族网通

1.jpgk5S中国藏族网通

摘要:介绍了《格萨尔》与“格萨尔学”的发展历史,并对两者的关系进行了论述。k5S中国藏族网通

关键词:民族文化《; 格萨尔》;格萨尔学 k5S中国藏族网通

格萨尔学是在研究英雄史诗《格萨尔》取得的重大成果的基础上逐步创立起来的一门新兴学科。《格萨尔》流布广,影响大,内容博大精深。《格萨尔》研究方兴未艾,发展势头强劲。k5S中国藏族网通

1《格萨尔》k5S中国藏族网通

《格萨尔》是古代藏族人民创造的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后相继流传到蒙古族、土族、裕固族、撒拉族、普米族、纳西族、白族、傈傈族、羌族等兄弟民族当中,并在长期的流传过程中与各自民族的古代社会生活和传统文化相交融,形成了各具本民族文化特质的《格萨尔》。k5S中国藏族网通

1.1藏族《格萨尔》有分章本和分部本之分k5S中国藏族网通

《贵德分章本》是分章本申最著名的版本,因为它流传在青海贵德地区,故由此而得名。它也是最原始的分章本,颇具代表性。其他几部分章本比起《贵德分章本》就显得有些粗略,故事情节也不完整,文字也没有《贵德分章本》那么优美感人。有的所谓分章本则是后人所为,不是真正含义上的分章本。但令人遗憾的是《, 贵德分章本》的藏文原著失于“文革”动乱之中,至今未能找到,现在读者看到的是已故王暖教授和花甲艺人二人在“文革”前的汉译本,1981 年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单行本。k5S中国藏族网通

分部本约有三百多部,除去异地本约有一百二十部,约有一百五十万诗行。在世界各民族史诗中数它最长,约是《伊利亚特》的100 倍、《奥德赛》的125 倍、《摩婆罗多》的7. 14 倍、《罗摩衍那》的31. 25 倍、《玛纳斯》的7. 5 倍、《江格尔》的11. 5 倍。k5S中国藏族网通

此外,流传到其他兄弟民族当中且已形成了各具本民族文化特质的《格萨尔》,如蒙古族的《格斯尔》,它有《鄂尔多斯本》、《卫拉特本》、《巴林本》、《琶杰说唱本》等。藏族《格萨尔》和蒙古族《格斯尔》中的绝大部分已整理成文字正式出版,只剩一部分当代艺人的说唱本正处在录音整理阶段,有望早日完成。又如:只有本民族语言而无本民族文字的《格萨尔》,从对古代社会的认识和学术作用角度来讲颇有价值,如土族、裕固族《格萨尔》等。对它们,我们采取了国际音标记音对译,而后整理翻译成汉文。这样做不仅原原本本地保持了无文字民族史诗的原貌,而且也比较完整地保留了这些相关民族的语言,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其历史价值就显得更为重大了。如对土族《格萨尔》,我们已记音对译了一万四千一百六十四诗行,其余部分正在记音对译,全部完成后其篇幅之长要超过荷马两部史诗的总和。裕固族《格萨尔》有东部与西部之分。对西部的我们只抢救了一小部分,已记音对译成文;对东部的我们正在抢救,有望抢救搜集、几音对译的多一点。流传在云南省普米族、纳西族、白族和傈傈族当中的《格萨尔》,其老一代说唱艺人已大都谢世,有望寻找到他们的传承者,力争玉成其事。k5S中国藏族网通

《格萨尔》在国内外著名史诗中其篇幅最长,流布最广,影响最大。因此,为了全面系统地展示《格萨尔》丰富多彩的历史全貌,为了把《格萨尔》这一伟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完整地保存下来留给人类的未来,我们组织一班人竭尽全力编纂《格萨尔文库》。《格萨尔文库》分五卷多册,约三千七百二十万字,是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当前主要是集中精力进行精选规范、整理翻译、记音对译和注释说明等项工作,现已出版了三卷六册,即第一卷藏族《格萨尔》第一、第二册;第二卷蒙古族《格萨尔》第一、第二册;第三卷土族《格萨尔》上、中册,共约八百五十万字。英雄史诗《格萨尔》不仅分别是藏族、蒙古族、土族、裕固族等多民族的形象史,而且也是这些民族的文化交往史。我们编纂《格萨尔文库》则完全可以说:“我们不仅要站在今天看过去,还要站在明天看现在。现在您做的这些事,都是为了明天做的。保护历史是最好地面对未来。”(见冯骥才著《: 永远的吻》 67 68 页) 。同时,我们编纂《格萨尔文库》还有一个重要目的,那就是为了做好新兴学科———格萨尔学建设的基础工程。k5S中国藏族网通

2“格萨尔学” k5S中国藏族网通

《格萨尔》史诗,其篇幅之宏伟,结构之独特,流布之广泛,题材之博精,主题之明确,人物之众多,形象之鲜明,语言之精当,哲理之深邃等等则为格萨尔学这一新兴学科的形成和建设提供了基本条件。国内外有许多民族史诗,但不一定都具备这个基本条件,即便具备了也不一定个个都能形成一门学科。这是因为它与每部史诗具有的民族文化内涵及其生命力和影响力紧密相关,也与从事每部民族史诗的研究者能否善于抓住机遇充分发掘它的潜在价值有关。今天 ,我们可以说《: 格萨尔》研究之所以能够逐渐形成一门独立的学科,就是因为既有《格萨尔》史诗本体提供的形成一门学科的基本要素和它所富有的历史文化之魅力,又有它的研究者们的创新思维和开拓性研究之功,以及二者的有机结合。我国格萨尔学界有不少同行都为它的成功加砖添瓦,功不可没。《< 格萨尔> 论要》一书就是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写就的。著名藏学家、《格萨尔》研究泰斗王暖教授曾评价《< 格萨尔> 论要》“在《格萨尔》研究史上,应当算作一部力做”,“应该说是较全面研究‘格传’的一个先行者吧!”这是因为:《论要》一方面分类归纳、条分缕析地充分展示了《格萨尔》史诗所描述的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全貌,另一方面又从理论上加以概括,阐明格萨尔学学科建设的理论走向。说“较全面研究‘格传’- - ”,乃是指我除从文学方面研究《格萨尔》之外,又进一步提出了还要从民族、语言、宗教、民俗等多角度着眼来研究《格萨尔》。这一思路为之后格萨尔学多个分支学科的创立和建设奠定了基础。与此同时,我们为了紧密配合这一学术思想的实施和落实,提出了研究与抢救搜集相结合、研究与整理翻译相结合、研究与学术活动相结合、研究与学科建设相结合、研究与人才培养相结合的五结合研究方略。在抢救搜集方面,我们在全面调查《格萨尔》在多民族群众中流传情况的基础上重点抢救了土族、裕固族《格萨尔》;在整理翻译方面,我们抓住了以藏族《格萨尔》为主的《格萨尔文库》的编纂出版工作;在学术活动方面,我们走出去先后参加了分别在挪威、日本、奥地利、荷兰、英国、美国等国家举办的国际藏学、国际汉藏语言学研讨会,扩大了视野,增长了学识,请进来成功举办了第四界国际《格萨尔》学术研讨会,进一步扩大了《格萨尔》在国际学术界的影响,特别是让他们了解了《格萨尔》所具有的多学科的研究价值;在学科建设方面,我们提出了格萨尔学多个分支学科的分类,将研究引向深入;在人才培养方面,我们招收《格萨尔》硕士研究生,已毕业五届,现在在校研究生十二名,除获得硕士学位授权点历史文献学(格萨尔学) 之外,又是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博士点中的一个重要方向,招收博士研究生,从而为《格萨尔》研究培养具有高学历的人才创造了有利条件。k5S中国藏族网通

1999 9 23 日,胡锦涛同志《在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优秀成果颁奖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面对国际国内形势的发展变化,需要我们从时代特点和当代中国的实际出发,深入探讨、准确把握和正确回答我国及世界发展所面临的重大问题。因此也就需要我们进一步拓展哲学社会科学的视野和领域,形成新思想、新观点、新方法、新学科,把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推上新的水平和新的境界,使面向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事业有一个大发展。” “ ———同时,要重视基础研究,加强重点学科和新兴、边缘、交叉学科的建设,全面地发展哲学社会科学。” (见《光明日报》1999 9 25 日一、二版) 。胡锦涛同志的这段讲话给我们指明了创建格萨尔学这一新兴学科前进的正确方向,进一步让我们确定了“格萨尔学”的学科地位,并从民族格萨尔学、语言格萨尔学、宗教格萨尔学、民俗格萨尔学、文艺格萨尔学、版本格萨尔学、史地格萨尔学、经济格萨尔学、军事格萨尔学、伦理格萨尔学等边缘学交叉的多个分支学科进行建设,如民族格萨尔学就是从民族学的角度来研究《格萨尔》中所记述的各民族的古代称谓,研究从氏族部落、部落联盟到部族的形成、发展规律以及各个氏族部落、部落联盟、部族之间的关系等等。这一建设已取得了显著成效,被连续两次评定为省级重点学科。k5S中国藏族网通

胡锦涛同志在上述同一讲话中还指出:“哲学社会科学的一切学科和领域,都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决不能搞指导思想上的多元化。唯有如此,才能保证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正确方向。”我国是《格萨尔》史诗的故乡,格萨尔学研究的丰富资源在我国,是任何国家无可比拟的。我们在格萨尔学的研究和建设中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则是根本,它决定着我国格萨学研究的性质和方向,也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我国格萨尔学的学科建设才能具有中国特色,才能取得重大成果,才能对国际格萨尔学研究产生重大影响,才能对人类文化建设做出重要贡献。k5S中国藏族网通

王兴先 甘肃科技 2003 年第12 期  (西北民族大学格萨尔研究院,甘肃兰州 730000) k5S中国藏族网通


k5S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