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塔尔寺酥油花灯会中的民间信仰

2019-02-18 14:08:29 湖南科技学院学报   周加才让

8.jpgv3O中国藏族网通

摘要:节日起源于仪式,因此节日大多与宗教有关。酥油花灯会也同样起源于宗教活动,在40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已经演变成藏民族独有的宗教节日,岁时节日,成为藏民族民俗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塔尔寺酥油花通过灯会的表现形式,表达着对佛像、佛寺的敬仰之心,离开宗教信仰就无法解释其源头和内涵,但它们已经“民间化”,成为一种民间文化表现形式,不同程度地负载着“信仰”价值。通过酥油花灯会中的民俗活动,可以看出藏民族的民间信仰。v3O中国藏族网通

关键词:塔尔寺;酥油花;灯会;民间信仰v3O中国藏族网通

12.jpgv3O中国藏族网通

一塔尔寺酥油花灯会的民俗活动v3O中国藏族网通

民间灯会是一种民俗事象,它是岁时节日民俗中一种独特的表象形式。塔尔寺灯会是纪念宗喀巴大师的极大盛会。藏传佛教信仰最突出、最充分的表现就是对佛教领袖人物及活佛、喇嘛的顶礼膜拜 [1]。在整个藏族地区,无论是城市和农村、山区和平原,皆围绕着纪念释迦牟尼、宗喀巴大师和达赖喇嘛等佛教领袖人物举行一些活动,其节日名目繁多。而酥油花灯会就是其中鲜明的代表之一。v3O中国藏族网通

塔尔寺酥油花灯会在藏语叫“却楚毛钦莫”,是藏传佛教正月祈愿大法会中最隆重、最热闹的的一天,在每年的正月十五举行。在酥油花灯会中,到处都可以看见藏民族的信仰习俗。正月十五之前,塔尔寺周围呈现出异常繁忙的景象。民众穿新制皮袄,足蹬皮靴,头戴皮帽,胸前佩带宝壶,腰挎长刀,或骑马或步行纷纷向寺院聚集,呈现出一片盛境。正式会日,各大经堂、佛殿全部开放,任教民参拜。离酥油花灯会还有 10多个小时,但朝拜的人们身穿节日的盛装,涌进塔尔寺。有的人转动着转经筒,有的人绕着塔尔寺磕起长头。据传说,塔尔寺的菩提树有十万片叶子,每片叶子上都有佛像,因此,朝拜的人们磕十万个长头后,才进殿朝拜,献上哈达,给酥油灯添上自己带的一点酥油,并捐献自己的一点心意。v3O中国藏族网通

酥油花当天举行诵经、磕头、供灯等隆重的祭祀活动,祭祀宗喀巴大师在天之灵和祈愿大师赐予善良的人们以吉祥幸福。每一个藏传佛教的民众都会在几天前就开始做酥油灯。为纪念这个特别的日子僧人和信教群众都会点燃酥油灯,吃面旮瘩粥以示怀念 [2]。据传从供灯火焰的光亮和稳定程度,预示来年是否太平。长明的酥油花灯表达了藏民对佛供的热衷,寄托了对理想来世的渴求,他们希望佛力无边无限,自己的生命力也如同不停燃烧的供灯一样生生不息。藏胞尊崇宗喀巴为“天上、地下唯一明灯 ”,世代相袭,所以到塔尔寺膜拜是广大黄教民众一生的夙愿。各地的藏族虔诚民众,不远千里,携儿带女,磕长头、转经轮来塔尔寺一睹酥油花的风采,献哈达、祈福还愿。v3O中国藏族网通

转经轮:酥油花灯会那天,到处都可以看到很多民众在塔尔寺转经轮。经轮是藏传佛教民众祈祷所用的一种法器,又称“嘛呢经铜”、“经鼓”等。在寺院周圈转经的走廊里最为多见的嘛呢转经筒,藏话称之为 “廓拉”。常是木制或铜制的两种经筒。经轮一般高两尺余,直径约 8寸,外有木框,上下有轴,纵轴两端是转动力点,可以施油润滑。筒面上常浮雕刻绘着六字真言和八宝图案,筒中填满了佛教经典。转动这些转经筒得靠手推手拨,一般轻轻一推一拨即可转动。转动,即意味着将里面所装的经文咒语念了起来。由于很多教民不识经咒文字,转动它便可完成自己的佛事活动,还可以满足宗教情感需求。灯会那天,虔诚的民众转着经轮,围绕塔尔寺转几圈。v3O中国藏族网通

悬挂经幡:一到酥油花灯会,塔尔寺对面的小山丘上飘浮各色的经幡。虔诚的民众们在山丘上挂满经幡。经幡也称为风马,风是传播、运送印在经幡上的经文远行的工具和手段,是传播运送经文的一种无形的马,马即是风。藏民族认为雪域藏地的崇山峻岭、大江莽原的守护神是天上的赞神和地上的年神,他们经常骑风马在雪山、森林、草原、峡谷中巡视,保护雪域部落的安宁祥和,抵御魔怪和邪恶的入侵。信奉藏传佛教的人大多没有接受过学校的文化教育,看不懂经书,念不了更多的经文,只为借助自然的力量来替自己念经了。随风而舞的经幡飘动一下,就意味着他们念了一次经,以此来表达他们对天的虔诚和敬意。这样,经幡成为连接神与人的纽带,风幡所在即意味着神灵所在,也意味着人们对神灵的祈求很多前来观看酥油花灯会的人,振奋地高呼吉祥颂词,向空中抛散一种印有宝马驮经的五彩小纸片“风马”,并煨桑致意,以示向山神、天神、水神的敬畏和祭祀。这样的五彩“风马”旗片在塔尔寺到处可见。v3O中国藏族网通

献哈达:藏语意为礼巾,是藏、蒙等民族礼仪往来时常用的丝织礼品,而献哈达是一种普遍而崇高的礼节。灯会那天,民众们参观酥油花时,必向酥油花献哈达,表达对佛的无限敬仰和信教的虔诚之心,同时也祈求万事吉祥如意。人们通过祈祷来坚守自己的信仰,并通过祈祷来求得健康平安、净化心灵。v3O中国藏族网通

转佛塔:灯会那天,很多民众早早到塔尔寺围绕佛塔顺时针转,以示祈佛及祈愿。转佛塔与转经轮性质等同,或转或围绕其磕长头,其次数依自己的心愿和活佛的指点而定。多数民众都想多转几圈,为此,他们小跑步走,多者转上万圈。转佛塔时或口诵“六字真言”,或诵其他祈祷经文,心神专一,十分虔诚。v3O中国藏族网通

磕头:灯会那天,会发现只要是藏族人都会磕头。藏族人朝觐佛像、佛塔、活佛及拜谒长者,都要磕头。磕长头,一般是在有宗教活动的寺庙中进行。两手合掌高举过头,自顶、自额、至胸拱揖三次,然后匍伏在地,伸直双手划地为号,如此反复进行。磕短头,也在寺庙中进行。合掌连拱三次,然后拱腰到佛像脚下,用头轻轻一顶,表示诚心忏悔。拜谒长者,要磕短头,表示尊敬祝福。灯会那天,很多人都早点过来塔尔寺在看灯会之前向塔尔寺佛像磕短头,有些人在塔尔寺周围磕十万零十个长磕。每个人都很虔诚地向佛像面前磕头,以求平安及幸福。v3O中国藏族网通

点灯:在佛教“灯”是光明与智慧的表征,亦为十种供养之一。祈望透过燃灯的说明和意义,能点燃您心中的“自性灯”。灯是智慧、光明的表征;燃灯供佛始以佛说灯是光明与智慧的表征,是佛门中重要的供养具之一。在佛前燃灯,是用以标帜佛的智慧波罗蜜。《无量寿经》说:“为世之灯明,乃人间最胜之福田。 ”灯会那天,民众们点上更多酥油灯,衬托酥油花花架,让它显得更加灿烂美丽。v3O中国藏族网通

13.jpgv3O中国藏族网通

二酥油花灯会中的民间信仰v3O中国藏族网通

通过酥油花灯会中的民俗活动,可以看出藏民族的民间信仰。佛教对藏族社会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无处不在,甚至可以说宗教就是生活,生活即是宗教。藏族人的主要价值观就是藏传佛教的信念,或者说佛教学说是藏族价值观的核心和基础。v3O中国藏族网通

由于僧侣阶层在知识结构和意识形态都拥有无可逾越的上层性,普通民众的宗教生活中都迫切需要僧侣的参与和指导,所以僧侣同样受到民众的尊重和崇拜。僧侣在整个社会中既是高高在上的,又是与下层民众紧紧相连的。人们相信喇嘛是引导他们进入佛道的唯一导师,人们无论活着还是死后都需要喇嘛做他们的向导。在人们心目中,喇嘛属于“三宝”中的第一宝,不论属于哪一种教派的喇嘛,对于贫民百姓来说是皈依和依靠的对象。v3O中国藏族网通

大多数信教群众的信仰与寺院僧众的信仰有相当大的差别,普通民众也对宗教信仰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们虔诚地信奉神佛,认真地履行宗教义务,心安理得,始终不渝,近似于人的一种本能,是自身生活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多数普通群众则是追求一种现实意义上的解脱,以达到来世幸福的目的。居住在城市、交通要道及藏汉杂居地区的藏族群众功利化倾向越来越明显,从信仰的目的到信仰的形式较之以往都有了很大的改观。从信仰的目的来说,他们对佛法的顶礼膜拜不完全是终极关怀,同时也是为了现实关怀,也就是说为今生今世的利益,而不全是为了来世。v3O中国藏族网通

“塔尔寺酥油花”是一种藏传佛艺术原本是“流动的佛像、佛寺” [3]。这些文化表现形式,离开宗教信仰就无法解释其源头和内涵。但它们已经“民间化”,成为一种民间文化表现形式,不同程度地负载着“信仰”价值[4]。v3O中国藏族网通

观看酥油花灯会本身就是一种具有一定规模的民间宗教信仰行为,另一方面,人们前来塔尔寺观看酥油花灯会,还延伸进行一系列其他的行为,如旋转经桶、悬挂经幡、磕头、献哈达、点酥油灯、放风马、捐钱等。v3O中国藏族网通

这些内容形式不同的行为叙事,从实质上讲,无一例外地都是民众生活民间化了的、简单可行的向神佛礼供的行为。虽然行为各不同,但都表达了民众对酥油花及宗喀巴的崇敬,祈求得到佛力的加持。在人们的观念中,单一的礼佛行为微不足道,程度轻微,难以完全表现出他们内心强烈的宗教情感和需求。只有在酥油花灯会这一特殊的日子,将生活中的多种宗教物品调动起来,一而再再而三,让它们在酥油花灯会这一空间里充分发挥反复强调的功效,才能获得身与心的终极满足。转经、献哈达、磕头、点酥油灯等,都是礼佛和祈愿的行为方式。我们也可以把这些礼佛和祈愿的行为叙事,看作是将外在“物”的世界与人内在“心”的世界钩连在一起的最佳途径,外在的物质充当了接近神圣的中介角色。这些行为所要呈现出来的是人们试图建立一种特殊的关系,即人和神的关系,更多意义上体现的是人不断地向神靠近的过程。v3O中国藏族网通

酥油花当天举行诵经、磕头、供灯等隆重的祭祀活动,祭祀宗喀巴大师在天之灵和祈愿大师赐予善良的人们以吉祥幸福。v3O中国藏族网通

吉祥信仰的形式可以追溯到人类远古的童年时期。那时原始人对自然界的理解和支配能力是极低的。在酥油花当中很多时候都采用了藏族传统的吉祥图案例如:八吉祥、七珍宝等寓意团结和睦,生活幸福。从造型来看,造型吉祥多样。藏传佛教美术作品主要用于表现其宗教思想,一般给人的感觉不是赏心悦目,而是威慑骇怖。寺院中见到的除了庄严肃穆、超凡脱俗的大佛像,就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凶神恶鬼,色彩大白大绿,形象凶恶异常。如萨迦南寺的“巴姆”壁画中,全身赤裸裸的巴姆女鬼在火焰中舞蹈,头披长长的白发,血目裂睁,眼角斜垂,且滴着鲜血,鼻孔朝天,血口大张,獠牙横列,身披带血的人肠,两个巨乳直垂到肚脐。这形象已够可怕的,再加上大蓝大白大红的强色彩,更使人心惊胆战。类似的画像和塑像在藏传佛教寺院比比皆是,其护法神、阎罗王、守护神、尸林神等,统统“体壮多肢,怒目圆睁,手持装满人血的头颅,毛发直竖,凶相毕露。v3O中国藏族网通

这些造型无不散发着一种吉祥和美好。祈福消灾、趋吉避害是人类社会特定阶段的精神需求,以消灾纳吉为主题的吉祥艺术创造迎合了民众对无力征服却又渴望能够抗拒的自然灾害和人为祸患的心里希翼,起到了慰籍精神、改善命运、向往美好的重要途径。吉祥与凶兆、邪恶、灾祸、晦气相对,对婚丧嫁娶、生子继嗣、延年益寿、升官发财、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等的极度重视,显示出民众对以生存为核心的自然要求的肯定和希望。这些符合民众切身利益、希望和理想的要求始终能够唤起人们生命深处的纳吉意识,并通过酥油花这一艺术形式表达了对美好生活的热爱以及对宗喀巴的颂扬。80年代制作的大型酥油花《文成公主》,主要以近三百个人物和长安、日月山、江河源、拉萨等地理背景构成,其中协调地配饰着奇花异草,形象逼真地再现出汉藏佛教艺术中优美的一面。以龛供为主要形式的小型酥油花制作以造型精妙,色彩绚丽柔嫩,花色品种层出不穷,形式多样,充满吉祥喜庆的视效为特色。如“切马”盒中作为供品的“吉祥八宝”油塑浮雕花卉组合的吉祥图案、立体“羊头彩塑”装饰供品,在寺庙与民间祭祀供品中必不可少,几乎家家必备。龛供酥油花常以数十或数百集中陈放,形成了妙趣横生的风格形式。有的寺庙则别出心裁,把百余件酥油花组合成巨型祭坛,构成弦妙的神秘意境。内容以佛教故事为主。如果说雕塑精美的酥油花,举办盛大的酥油花灯会是出于吸引信民聚赉布的功力原因,那么酥油花表现的内容则是出于弘扬佛法,宣化民众信仰的内在因[5]。v3O中国藏族网通

三塔尔寺酥油花灯会在当地民众民间信仰中的地位及作用v3O中国藏族网通

作为宗喀巴的出生地,塔尔寺在藏传佛教中享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地,是民众心目中的圣地。宗教对于生活在艰苦地区的人们来说从精神上调整了人们面对贫困及困苦所遭受的心理压力,佛教的出世思想,又将把现实美好生活的希望转移到未来,使之成为精神上的终极思想和动力,成为广大藏族人民的精神家园、祈福场所。 v3O中国藏族网通

1.建构了个人生活秩序v3O中国藏族网通

社会结构中最小的基本单位是人,酥油花艺术转变为一种节日,是因为由单个的个人汇集而成的,正月十五那天,不同地区的民众们不约而同地走到塔尔寺,参观酥油花灯会。在藏族人心目中,酥油花灯会是新年开始的象征,是对美好生活的祝福与祈愿。v3O中国藏族网通

每一个参加酥油花灯会的民众们都为了看一眼酥油花,并献上洁白的哈达,不远辛苦而赶来,并面对酥油花都有一种敬畏之感及神秘之感,并向酥油花表现敬重、崇拜,祈求自己的各种心愿。他们相信来到塔尔寺面对酥油花而祈求的心愿肯定会实现,并相信心灵得到净化与升华。 v3O中国藏族网通

2.增强了塔尔寺与民众的情感,加强了民族凝聚力v3O中国藏族网通

宗教是节日的内涵,节日是宗教的形式,宗教教义通过广大群众参加的节日而得到宣扬,节日因为宗教的需要而流传下来。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些宗教节日或带有宗教色彩的节日,由于广大群众的参与极大地丰富了节日的内容,在酥油花灯会中,由于精美的酥油花,大大地提高了节日的趣味性,从而加强了这些节日的稳固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宗教内容又成了酥油花灯会的外壳,观看酥油花成了群众参与节日的内涵。v3O中国藏族网通

酥油花灯会以另外一种方式讲述佛教故事,影响着民众的世界观、认知、审美等思想意思和精神活动。酥油花灯会作为宗教节日,调节了生活,放松了人的精神面貌。节日是生活的高潮,酥油花灯会借助酥油花的审美功能,净化了民众的心里,放松了人的精神面貌,起到了娱乐与审美的功能。v3O中国藏族网通

酥油花灯会是藏民族宗教生活的标记,也是藏民族的文化象征。酥油花灯会起初就是只是出于宗教目的的酥油花展,起到了宣扬佛教精神的一项活动。但在几百年的历史传承中逐渐与民众信仰生活紧密联系起来,成了一种拉近寺庙与民众的情感纽带,加强了民族的凝聚力,促进了藏民族的文化艺术,成了藏民族的宗教节日,一种传统节日。v3O中国藏族网通

参考文献: v3O中国藏族网通

[1]丹珠昂奔. 佛教与藏族文学 [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1988. v3O中国藏族网通

[2]罗桑丹增. 藏族民俗[S].四川: 巴蜀书社出版社, 2003,6. v3O中国藏族网通

[3]尕藏才旦, 格桑本. 雪域气息的节日文化 [M].甘肃:甘肃民族出版社, 2000. v3O中国藏族网通

[4]刘锡诚主编. 中国民间信仰传说丛书 [C].石家庄:花山文艺出版社, 1995. v3O中国藏族网通

[5]杨贵明. 塔尔寺文化[M].青海:青海人民出版社, 2001. v3O中国藏族网通

周加才让 湖南科技学院学报 2010年第2期v3O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