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记忆与社区建构:一个城市边缘藏族村落社区的人类学研究》出版发行

2019-01-24 20:39:59 情系卓仓   扎 洛

1.JPGPSz中国藏族网通

卓仓藏族研究的心血之作
——彭毛卓玛著《社会记忆与社区建构》之序

扎 洛PSz中国藏族网通

彭毛卓玛博士的学位论文应领导和同事们的催促要交付出版了,这是一部前后进行了六年研究,又经历4年“沉淀”的心血之作,十年磨一剑,名副其实。付梓之前嘱我做序,资短历浅如我,何敢造次,惟因本人对卓仓藏人这个主题稍有涉猎,也曾参加了彭毛卓玛博士的学位论文答辩,有明月先得之幸。今蒙惠赐,再读全文,确有颇多感受,就以读后心得权充序言吧。PSz中国藏族网通

彭毛卓玛在本著中的研究对象是青海湟水谷地一个古老的藏族村落——“玛藏德哇”,通过规范细腻的田野调查,对该村的经济生活、宗教文化、社会结构、民俗婚姻及当下城市化转型过程中的困境等,进行了全景式的民族志书写。立足于“边缘人”这个概念对玛藏德哇的历史遭遇、文化认同、生计选择等作了深入的讨论。通过边缘来看中心一直是人类学研究的经典方法,当年约瑟夫•洛克研究纳西族时就指出,无论汉文化还是藏文化都渊博如海,只有从两者的交汇之处才能反观中心。玛藏德哇在文化上属于卓仓,地理上却孤悬湟水北岸,“卓仓的人,华热的地”,这种交错、边缘的特质为文化比较、认同构拟提供了可能。作者通过内部抽象和外部比较两种方法为我们解剖、展示了玛藏德哇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及深层的文化心里结构。她的叙事笔法细腻生动,评论简略精到。虽不见满篇的晦涩概念装点门面,然而背后的学理架构却清晰而牢固,这正是要给人看、让人读的著述态度。简而言之,《社会记忆与社区建构》是一部很接地气的人类学田野研究成果,作为一项村落个案研究,结构完整,资料丰富,叙事流畅,思考成熟,是近年来藏区人类学研究中的佳作。PSz中国藏族网通

《社会记忆与社区建构》贯彻始终的核心问题之一是玛藏德哇及其所属的卓仓藏人(或可称卓仓藏族部落)在近六百多年与汉族、蒙古族、土族、回族等多民族杂居历程中,何以能够彼此和睦相处,又能坚韧地保留、传承属于自己的民族文化,迄今村民仍然为拥有这种文化而感到由衷地自豪?这是当下许多人关心的话题。现代社会的人员流动、文化碰撞波澜壮阔,前所未有。边疆与内地、我族与他族之间的交流屏障正在消解。在这样的时代洪流面前,许多人担心本民族、本地方的传统文化是否会被冲垮冲毁?祖辈传承下来的文化价值、风俗习惯是否还能延续?文化上的焦虑和无奈成为一种普遍的情绪。然而,卓仓藏人的历史和现状似乎能够带给我们些许的安慰和思索。PSz中国藏族网通

卓仓藏人作为一个明确的组织单元形成于明朝初年,来自卫藏地方的三罗喇嘛劝降西北蒙藏诸部归顺朝廷有功,明太祖朱元章敕建瞿昙寺,特赐周边七沟百姓为香火地,令其子弟管理,由此形成了以瞿昙寺为中心的区域性政教合一管理单元,“卓仓措瓦”也由此而成。有明一代,因为瞿昙寺传承“灌顶净觉弘济大国师”、“灌顶广智弘善国师”两个系统,并兼西宁僧纲司都纲,因此,瞿昙寺虽地处沟脑遐远,却是驿马飞驰、商贾云集的景象。清雍正年间因受罗卜藏丹津事件影响,政治地位逐渐衰落,然而作为一个区域性文化单元却延续下来,成为安多藏区独具特色的亚文化区域。PSz中国藏族网通

河湟流域,自古多民族杂居。汉唐以降,分析郡县,汉文化远播口外。今天卓仓所属乐都县,古称碾伯,是河湟地区诗书文化底蕴最为丰厚的地区;明清之际,蒙古各部轮番入主,不仅掌控地方政治,同时也带来草原之风,对当地藏族的风俗习惯影响至深;清季民国,河州马家崛起,河源山乡,随处可闻天方宣礼之声。几百年的历史发展中,卓仓藏人始终与上述民族杂处而居,甚至已经成为区域“孤岛”。然而,正如我们在别处所见,民族间之交往交流并非只有单一的结局,而是有多种可能性。最常见的结果有二:一是彼此界限逐渐瓦解,出现各种类型的融合。本书也提到在青海省湟源、大通等地的部分藏族已经完全接受了汉文化,而与藏族文化已经十分隔膜了;一是界限愈益明确,彼此愈加排斥。全球化时代并非如人们期望的那样实现了文明和谐与世界大同,同时还产生了不少的民族冲突,甚至有人断言会出现“文明的冲突”。当然,还有一种类型是彼此交流往来,但又各以自存,并非谁“吃”了谁,谁“化”了谁,而是各美其美,彼此相安。卓仓藏人大抵属于后一类型,虽然有六百年的杂居历史,但仍然坚守自己的文化,保持着本民族文化的活力。班班多杰教授《和而不同:青海多民族文化和睦相处经验考察》一文中指出,卓仓藏人的文化同时表现出了最开放和最保守两种特性:开放是说几百年来当地藏人中不乏诗书立身,科考入仕者,坊间亦有某某家的先辈因为题写中堂、对联而闻名一时的传说。源自汉地的风水堪舆、刺绣女红之类,也是日常所见,确有一种充分吸收外来文化的气度;保守是说当地实行严格的部落内婚制,甚至是骨系阶层内婚制,换言之,它不仅排斥与异民族通婚,甚至也排斥与藏族其他部落通婚。直到今天,“骨系”仍然是卓仓藏人缔结婚姻的第一原则,“骨系”高低甚至成为当地人社会身份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此外,他们在语言上坚持“卓仓话”的正统性,这是一种将卫藏方言和安多方言相结合的语言,虽然多数人具有藏汉双语能力,但在所有重要场合他们坚持以藏语为第一语言。PSz中国藏族网通

事实上,卓仓藏族已经在多民族杂居的历史中建构了一套以内婚制为核心、地方性文化相配套的区隔内外、内部凝聚、自我延续的社会机制。这一机制是基于自我保护的人为构筑,还是纯属历史的巧合,还需要深入探究。无论如何,有皇帝敕谕规定的地缘边界,得到朝廷眷顾而高于周边民族的政治地位,政治上层源自卫藏而形成的特殊语言和风俗习惯,等等,这些因素都可能强化了卓仓藏人的内部认同。总之,通过对卓仓藏人案例的分析,我们看到了各民族政治上相互尊重、经济上互助合作、文化上“各美其美”的历史演进。文化多样性至于人类社会如同生物多样性至于自然世界,因多样而丰富,因多样而安全,尊重和保护每一个民族的优秀文化是全社会的责任。但是,任何一种文化要成为人们赖以生活的支撑,必须是开放、包容、与时俱进的,只有不断地丰富其内涵、深化其思想,民族文化才能在外来文化、流行文化的冲击荡涤中获得真正的生命力。PSz中国藏族网通

社会学、人类学的理论建构大都建立在案例研究的基础之上,这些作为理论建构基础的社区,实际上都成了经典的样本及开展其他研究的参照,比如费孝通先生笔下的开弦弓村、禄村,埃文斯•普里查德笔下的努尔人,玛格里特•米德笔下的萨摩亚人,等等。笔者以为卓仓藏人完全可以成为东部藏区人类学研究的经典案例,他的历史文化内涵足以支撑这样的使命。首先,卓仓藏人近六百年的历史相对清晰完整,上与中央王朝有密切的交流,不仅管理地方事务,还直接参与多民族统一国家的缔。同时,与卫藏地方实力集团保持着联系,当地瞿昙寺、卓仓寺僧人保持着前往卫藏各著名寺院学经的传统。卓仓藏人的政治变迁,生动地反映了元明以来西部地区的历史演进。其次,由于各种原因,卓仓地区的瞿昙寺、卓仓寺与周边地区藏传佛教名刹如佑宁寺、塔尔寺、拉卜楞寺、塘让寺、拉莫德欠寺、芦花寺等关系密切。由于活佛转世的影响,卓仓藏人在历史上与尖扎、循化、民和、互助、武威、阿拉善等地保持着密切联系。这种以宗教为纽带的跨区域互动至今仍未引起学界足够的关注。再次,卓仓藏人的传统文化丰富而系统,传承较为完整,同时,因为与其他民族长期杂居,又表现出包容、兼收的特色。如何处理内部传承与兼容并蓄,有着怎样的内在机制?揭示和回答这些问题,对于消除人们的文化焦虑无疑是有积极意义的。总之,作为一个学术研究的案例,卓仓藏人这个主题对于多学科研究来说,具有足够的纵深。实际上近年来卓仓藏人已经吸引了一批学者的关注,每年都有多学科的成果面世。《社会记忆与社区建构》关注的是卓仓藏族中的边缘群体,同样给我们展示了丰富的内涵,希望有更多的学者能够以此为基础,逐步深入推进,通过卓仓藏人研究来认识藏族社会,认识河湟地区的族际互动,认识多元一体国家形成和发展的奥秘。PSz中国藏族网通

最后,再次真诚地祝贺彭毛卓玛完成了精彩的研究,期待《社会记忆与社区建构》能够成为卓仓藏人研究的集结号,吸引学界群贤,万花怒放,共襄盛举,铸就学术研究新高地。PSz中国藏族网通

注:《社会记忆与社区建构——一个城市边缘藏族村落社区的人类学研究》,彭毛卓玛 著,甘肃民族出版社,2018年出版。PSz中国藏族网通

编辑:仁增才郎